•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作家访谈 > 图片
李敬泽拜访马识途:谈文学相见甚欢
发表时间:2016-12-29    来源:华西都市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看望马识途,并手书“仁者寿”为马老祝寿

  2016年12月31日是农历腊月初三,革命家、作家马识途将迎来103岁寿辰。12月28日下午,马老家中迎来一位远方来客: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学评论家、作家李敬泽。在两个小时左右的见面中,两位作家一见如故,谈文学、聊诗歌,思想交流的火花四溅,不亦乐乎,也让这个岁末的冬日午后暖意融融。

  读李敬泽两本书马老“想结交”朋友

  见面伊始,马老就提到,自己近期读了李敬泽的两本书,很是欣赏。就用纸笔写下长达两页的读后感。在信中,马老说对李敬泽的书是“一气读完。真的,我曾对巴金发过不说假话的誓言,我真的是一气读完,花了我两天时间。我准备再读下去,再花不止两天时间。”

  马老还写道,自己此前并不认识李敬泽,“可是才接到你的这两本书,开始随手翻一翻,我也不知是何缘故,忽然爱不释手,一直读到底。而且又不知何故,我忽抱心愿想给你这位尚未谋面的作家写一封信。”在信中,马老对李敬泽赞赏有加,“我直白地说,你是一个与许多文学评论家不同的文学评论家。我更想说,你还是一个思想家。我不在意你为别人的创作说了什么,而在意你总想给人家说点什么,或者说指点什么。看起来,你读过不少古今中外的著作,不是浅尝辄止,而是一面看一面在思考什么。你的评论文章和人家比起来,有另外一种风格,并不枯燥、冗长,不像一篇评论文,不如说是诗人写的散文诗,言简意深,文短理长。”

  在信的最后,马老还像孩子一样天真地说:“你还有许多独到的见解,我说这一点,只是班门弄斧,不论也罢。我是欲说还休,只是想结交你这位颇有思想的朋友。我已102岁,还有机会吗?”

  看到这封信,李敬泽谦虚地笑着说:“非常感谢,深感惭愧。”

  为马老提前祝寿李敬泽手书“仁者寿”

  谈到中国文学批评现状,马老分享了他观察到的一些弊端,“现在不少文艺批评,表扬和赞美过多,见地过少。没有力量。不痛不痒。没有形成真正敢于批评、指出问题的风气。”马老还提出自己的建议,“很多话语方式都是来自国外,这个主义,那个主义,而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文艺批评传统,比如像《文心雕龙》的营养,却没有好好发扬和传承。当然,有些批评观点很不错,但都还太零星,不够系统。希望我们中国的文艺批评界,能形成属于自己的文艺批评语言体系。”

  最后,在周围人的提议下,李敬泽手书了一幅“仁者寿”,提前为马老103岁生日祝贺。李敬泽笑着说:“为马老送上祝福,肯定是应该的。只是,在马老面前写字,我有点诚惶诚恐啊。”他还感慨说,“看到马老身体健壮,令人高兴。”面对谈锋甚健的马老,李敬泽多次点头表示认可,并深有感慨地说,“马老出的都是大题目,对我深有启发。有些题目非常深刻,要给出满意的答卷,将是一件有很大挑战的事情。比如说,马老提到的,要建立中国风格、特色的批评体系。这是很不容易的。我深深感到,我们需要大努力。”

  告别之际,李敬泽不忘快乐地与马老约定,“希望与您再见面交流!或者您在春天去北京,或者下次我再来成都拜访您。”马老也是连连说,“好,好,我很高兴跟您交流!”

  记者张杰 摄影吕甲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