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深度对话茅奖作家
发表时间:2018-07-1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深度对话茅奖作家

  作者:舒晋瑜 著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

  ISBN:978-7-2-012357-5

 

  专家推荐

  舒晋瑜对作家、对作品的关怀是自然流露的,是毫无功利的,是至真至诚的。好的记者不一定非要有善辩的口才或过人的智慧,但一定要具备博大的胸怀和体贴之情。正因为此,舒晋瑜的提问亲切平和又直抵要核,总能不知不觉地激发你谈话的兴致。

  ——文化部原部长、著名作家 王蒙

  舒晋瑜是一位兼具经验与学养的提问者,她的茅奖访谈在各抒己见、众声喧哗中呈现了这项中国最重要文学奖的繁复面相。由此,这部书成为当代文学史的重要旁证。

  ——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著名评论家 李敬泽

  晋瑜是最好的访谈记者之一,面对她认真执着的敬业精神,面对她体贴、真诚和细致的访问,大概每一个受访者都会和盘托出。专访中所涉及的问题,既是当代文学界的热点,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焦点,蕴涵了深刻的文学思想,无疑是文学理论的一大宝贵财富。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著名评论家 陈晓明

 

  

  内容介绍

  《深度对话茅奖作家》是著名记者舒晋瑜追踪采访三十一位茅奖获得者的访谈录。从对首届茅奖获得者之一的李国文的访谈,到第九届茅奖获得者格非、王蒙、金宇澄、李佩甫、苏童等作家。书中还收录了作者对历届茅奖评委的访谈,以人为本,将茅奖作为切入点,从评奖与得奖两个角度透析中国文人与文学界,为中国文学的深入研究提供有力的佐证,呈现当代文学的心灵地图。

 

  作者简介

  舒晋瑜,生于山西霍州,祖籍山东博兴。毕业于中国新闻学院。自1999 年起供职于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中华读书报》,现为总编辑助理。著有《说吧,从头说起——舒晋瑜文学访谈录》《以笔为旗——军旅作家访谈录》。 

 

  目 录

  第一届茅盾文学奖(1977-1981)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李国文:钻进故纸堆,也许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评委访谈

  谢永旺:首届茅奖评出了几位新人

  第二届茅盾文学奖(1982-1984)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刘心武:我有能力厚重,但不刻意

  评委访谈

  顾 骧:先锋派作品基本无法通过

  第三届茅盾文学奖(1985-1988)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凌 力:写《少年天子》,是我首次尝试把写人放在第一位

  余小惠:《都市风流》是中国人崛起的伟大时代的缩影

  霍 达:从来没有奢望过经典

  评委访谈

  李 星:有一件事曾让我很受伤

  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89-1994)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王 火:我不是大师级的

  陈忠实:我早就走出了《白鹿原》

  刘斯奋:不拘一格 不守一隅

  刘玉民:没有激情就没有文学和艺术

  评委访谈

  雷 达:茅奖评选有四条需要坚持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1995-1998)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张 平:我要至生至死为老百姓写作

  阿 来:写作是一种高智商的游戏

  王安忆:对这个世界的变化,我无法归纳成概念

  王旭烽:没有杭州就没有我这样的作家

  评委访谈

  朱向前:茅奖价值取向因势渐变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1999-2002)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熊召政:我不是一个热闹的作家

  徐贵祥:重返“徐怀中时代”

  柳建伟:我一直关注战争与和平

  宗 璞:即使像蚂蚁在爬,也要继续写下去

  评委访谈

  胡 平:一定要了解中国才能成为大作家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03-2006)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获奖作家访谈

  贾平凹:写小说,也是写我自己的恐惧和无奈

  迟子建:当作品染上岁月的风霜

  周大新:我想写出让人感觉温暖和美的作品

  麦 家:中国谍战走向世界

  评委访谈

  孟繁华:评奖是文学经典化的方式之一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07-2010)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纪律监察组名单 评奖办公室名单

  获奖作家访谈

  张 炜:杰作不一定为文学史而写

  刘醒龙:没有挑战的阅读是伪阅读

  莫 言:作家的地位由作品而非称号奠定

  毕飞宇:别相信自己的才华有多少

  刘震云:不断把自己归零

  评委访谈

  李掖平:只评作品不论人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2011-2014)

  评委名单 获奖篇目 纪律监察组名单 评奖办公室名单

  获奖作家访谈

  格 非:《望春风》的写作,是对乡村作一次告别

  王 蒙:我从来都有几套笔墨

  金宇澄:低姿态的写作非常重要

  李佩甫:作品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我的亲人

  苏 童:我一直在挽留事物的敏感

  评委访谈

  王春林:实名制其实是把双刃剑

 

  部分内容

  序:长篇崛起的一份“档案”

  白 烨

  于1982年开评的“茅盾文学奖”(以下简称“茅奖”)。三十多年来已经评选了九届,先后有四十多位作家的作品摘得奖项,获得殊荣。尽管人们对“茅奖”不无微词,但平心而论,“茅奖”还是遴选出了不同时期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基本上做到了选优拔萃。而整体来看,连绵而来的“茅奖”,实际上也构成了长篇崛起与繁荣的成果展示与实绩巡礼。

  目前,“茅奖”越来越为文坛内外的人们所广泛关注,以“茅奖”为对象的研究著述也日渐增多,几乎成为当代文学研究中的热门话题。但毋庸讳言,有关“茅奖”的既有研究,还缺少有关作家的跟踪纪实与相关采访,也缺少有关史料的系统爬梳与基本建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舒晋瑜的这部《深度对话茅奖作家》,以其现场性兼具史料性,纪实性兼具研究性,具有了自己的独特价值。

  从我的角度看,这部对话集,至少有着三方面的价值与意义。

  首先,以“茅奖”作家为访谈对象,采用“对话”形式揭示作家的心曲,探悉作品的成因,在对“茅奖”的切近与观察中,突出了作家的角度,彰显了主体的功能。钱锺书先生曾经说过:“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又何必去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但既想吃“味道不错”的“鸡蛋”,又想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却是阅读与接受中的人之常性,事之常理。而在当代文学研究领域,作家与作品,更是两个基本的观察点与重要的支撑点。而观察和研究“茅奖”,需要看作品,也需要看作家。而创作主体与作品客体的种种关联,显然关涉“茅奖”作品的成因与特色等个中隐秘。事实上,舒晋瑜的访谈,看起来是针对作家的访谈,其实也是着眼于作品的叩问。她围绕作品穷原竟委地设问,深入创作底里不厌其详地探询,实际上以探赜索隐的方式,由作家的文学意图和写作追求的角度,从构思到完成,从意蕴到形式,穷形尽相地解读了作家与作品的内在缘结,以及作品所以独到的内在密码。

  其次,切近作家作品实际设置话题与问题,访谈与对话亲切自如又内在深入。文学访谈与作家对话,新闻性与文学性有机交融,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因此话题的设计、问题的追问,就显得更为重要。而这正是舒晋瑜的长项,她在文学知识的储备上丰富而扎实,对所访作家的了解也系统而深入,因此以专业的素养设计话题,以好奇的姿态循序追问,以一种内在的亲和力使访谈的对象敞开心扉,披心交谈。如《陈忠实:我早就走出了〈白鹿原〉》,先梳理陈忠实早期创作,进而谈到各种体式的改编,以及《白鹿原》之后作家的心态与状态。这里涉及的,既有陈忠实个人的文学道路,又有《白鹿原》的影响与改编,而且时间跨度达半个多世纪。这样一些话题的提出与探讨,显然需要对作家本人创作历程、代表作品及相关影响进行细致了解,甚至是长时间地跟踪阅读与积累。唯有如此,才能了然于胸,收放自如。

  对话的内在与深入,还体现于访谈的纵深度与历史感。舒晋瑜所选取的访谈对象,均为创作上起步早、作品多、影响大的当代名家,如李国文、刘心武、莫言、贾平凹、张炜、王安忆等。几乎每个人都有三四十年的创作历史,各种文类均有涉及。要把他们一个个都了解清楚,着实要下一番功夫。即如莫言的访谈,话题是从长篇新作《蛙》说起,但却回溯到莫言早期的习作阶段,中期的创作爆发,后期的创作嬗变,视线在不断的拉伸之中,使访谈渐渐具有了历史的纵深感,这不仅在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揭悉了长篇新作《蛙》的来由与特色,而且也约略勾勒出莫言小说创作的整体性轮廓。从这个意义上看,舒晋瑜既是在以访谈新作的方式来解读作家的,也是以撰著作家论的方式来进行文学访谈的,这种认真而细致、专业和专注的背后,是她敬恭本职、敬重作家、敬崇文学的态度与精神。

  第三,由“采访手记”表达作者感受,使“对话”平添了亲切感与现场感。“对话”中的“采访手记”,是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这些手记置于文章开首,在轻松自然的文字里,负载着作者自己化理性为感性的精到感言。有的是形神兼备的作家素描,如说阿来,“有时候,他是个纯粹的诗人,他的诗歌寂静丰盈,没有半点杂质;有时候,他是个摄影爱好者,装备和作品不亚于专业摄影家;有时候,更多的时候,他是个写作者,只听从于内心的召唤,心无旁骛。”有的是画龙点睛的精要点评,如说迟子建,“三十年的创作实践,迟子建经历了新时期文学的种种潮流,但她又具有‘不入流’的勇气,这种坚持恰恰给了她自由,给了她广阔的生长空间。”有的则是亦庄亦谐的印象传真,如说贾平凹,“他的方言很重,我需要尽力去聆听他说的每一个字;这种尽力没有阻碍交流,反而构成一种兴致。后来居然渐渐都能听懂了。交流时,被烟雾笼罩的贾平凹就频频点头,是的,是的……”这些精彩文字,单篇来看是有声有色的导语,连缀起来亦是有识有见的评论,使访谈别具意蕴,成为访者与被访者、读者与作者彼此的敞开胸襟的深度对话。

  如今,作者访谈一类的文章比比皆是,但像舒晋瑜这样以“茅奖”作家为对象,既有深度又有味道的,实属凤毛麟角。而且,在经典的作家作品不断被各种流行读物遮蔽的情况下,舒晋瑜的文学访谈,不断向人们报告着最新的文坛动向、重要的作家作品信息,其意义不可小觑。因此,说它是当下文学的活动“窗口”,是极为恰当的,说它是长篇崛起的一份“档案”,也是完全名副其实的。

  (作者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著名评论家)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