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
发表时间:2018-04-19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

  作者:冯其庸/口述 宋本蓉/记录整理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2017-01 

  ISBN: 978-7-100-12636-6

  

  【编辑推荐】

  本书为著名文史学家冯其庸先生口述,由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录音后转换成文;经传主五次修改、最终定稿,并附加大量彩色、黑白图片。本书文笔生动,深入浅出,图文并茂,是一部韵味悠长的口述自传,更是一幅真实再现中国近百年社会变迁的历史长卷。

  

  【内容简介】

  本书以口述自传的形式,简明而生动地叙述了著名文史学家冯其庸先生九十多年来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和他所开辟的学术道路。冯先生出身贫寒,努力攻读,毕业于著名的无锡国专,后投笔从戎。1949年以后,历经风云变幻,仍一意向学,不仅主持校订《红楼梦》而成一代红学大家,创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提出“大国学”新概念,更十赴新疆,三上帕米尔高原,又穿越米兰、罗布泊、楼兰、龙城、白龙堆、三陇沙入玉门关,查实了玄奘自于阗回归长安的最后路段。他重视文献记载,重视地面遗迹的调查,重视地下发掘的新资料。三者互相印证,才作定论。这一颇有心得的学术路径在其口述自传中得到充分的展示。

  

  【作者简介】

  冯其庸,1924年生,江苏无锡人,教授,知名学者,红学家。历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红楼梦研究所所长,中国红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等。1996年离休。荣获文化部“中华艺文奖”终身成就奖和中国人民大学吴玉章终身成就奖。主要著述,除以《红楼梦》研究著称于世,尚涉历史、国学、文学艺术、考古、文物鉴定收藏等诸多领域。其文章、专著、诗词、评批、文献加工整理,以及书信、收藏、绘画、摄影等,均收入三十五卷本《瓜饭楼丛稿》和十五卷本《瓜饭楼外集》。 

  

  【目录】

  自序

  一、童年记事

  二、求学之路

  三、执教人民大学

  四、历史剧争论和戏曲会演

  五、三年大饥荒

  六、独立乱流中

  七、解散人民大学

  八、《红楼梦》校订组

  九、红楼梦研究所

  十、《项羽不死于乌江考》

  十一、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

  十二、《红楼梦》“三汇”

  十三、《红楼梦大辞典》《八家评批红楼梦》红楼随谈

  十四、十赴西域,探寻玄奘取经之路

  十五、人大国学院和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

  十六、《瓜饭楼丛稿》和《瓜饭楼外集》

  后记

  

  精彩书摘

  关于国学的概念问题

  关于国学的概念问题,究竟哪些是国学,有一些学者认为传统的经史子集,传统的乾嘉以来的经学学派等等才是国学,其他的都不能算国学。这是一种概念,这也是历史上存在过的概念。但是我觉得,今天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国学要作为一个国家的一门专门学问,固守传统的观念,已经不足以概括当前的实际情况了。我们56个民族,汉族的文化当然居主流,但是我们还有兄弟民族的文化。我们经史子集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学问。

  所以我借用北大一位哲学家张岱年讲过的,凡是我们民族的、自己的学问,都应该算国学,因为是我们国家以内的。国学是区别于另外国家,以这个作为概念,我们应该是包括一切学问。当然他的意思是国学里可以分主次,但是不能排斥我们自己的长期以来,多少民族合成的许多学问。原先西域学也不包括在里头,但是王国维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西部的研究了,因为那个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些西部的简牍,还有斯坦因等早期盗取的大量西域文书。但是从王国维到现在多少年了,尤其1949年以后,我们西部出土了大量古代的经典,因为出土在西部就不算我们的国学?那当然不能够这样。而且我们进入西部也是很早很早的,中国的西部历史也是很悠久的,西部的民族跟我们的融合也是很早很早的。

  比如我在吐鲁番阿斯塔娜古墓看到好多幅伏羲女娲的像,就是魏晋南北朝到唐代的作品,都在墓里出来的,因为那地方干燥,没有损坏。其中有一幅画像引起我特别的注意,就是伏羲像有两撇小胡子,戴一个小帽子,那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维族的人也把我们的创始神伏羲女娲作为他的创始神。这说明我们的汉族文化跟少数民族兄弟文化的融合已经很早很早了,这是我最早发现的,我去看了以后,我一下感觉到这个太有意义了。

  据我记忆,像阿斯塔娜古墓里,这样的带有兄弟民族特色的伏羲女娲像,就有两幅。这批画没有都展出来,只展出一幅。我看到展出来的这幅,发现了这个现象,我一说以后,他们又从没有展出的里头找到了一件。

  后来他们告诉我,库车也有一幅留着小胡子,戴着小帽子的伏羲女娲像,再次证实了这个创始祖的神话已经被我们兄弟民族维族认可了,而且认可的时间不是后来,是魏晋南北朝到唐,那是够早的了。我分析,兄弟民族把伏羲女娲作为自己的创始祖和它在民间流传的时间,应该比这几幅画的时间还要早得多。

  所以我们今天来重新整理国学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够把我们民族发展的历史所形成的一个大的范围概括进去呢?所以我就提出来一个“大国学”的概念,要把我们兄弟民族的历史、语言、文化,也吸纳到国学里。后来我在《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大国学就是新国学》,就是说我们今天的国学要更新,更新不是排除里头什么东西,而是要吸纳更多的兄弟民族的历史、语言、文化到我们的国学的范畴里来,使我们研究国学的人能够视野宽阔,不是仅仅拘泥于传统的乾嘉以来的经史子集。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