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西南联大的背影
发表时间:2018-01-2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西南联大的背影

  作者:余斌 著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17年07月

  ISBN:9787108058409

  

  内容介绍

  作者在原始史料的基础上,历时多年进行实地寻访,以昆明大西门、文林街、青云街、翠湖,乡间的龙头村、棕皮营、司家营、呈贡龙街等地的西南联大遗迹为线,以梅贻琦、陈寅恪、冯友兰、闻一多、沈从文、吴宓、叶公超、吴大猷、顾颉刚、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冰心、赵萝蕤、查阜西以及蔡威廉、林如斯、王赓等名人旧居为点,回归历史,再现并评议了抗战时期与西南联大相关的人物和史事,并对与西南联大互为背景的昆明进行浮世绘式的描写,生动呈现了一个血肉丰满的战时昆明。

 

  作者介绍

  余斌 1936年生,籍贯昆明,云南师大教授。参与创办《当代文艺思潮》杂志,是该刊主事者之一。出版专著《中国西部文学纵观》、文史散文随笔集《西南联大,昆明天上永远的云》 (初版名《西南联大??昆明记忆》)和《西南联大的背影》两种,以及理论批评随笔集《大西门外捡落叶》。

 

  目 录

  换笔,对文学批评的疲倦(代序)

  抗战中的刘文典:文化抗日老战士

  西南联大时期的叶公超

  沈从文与昆明

  西南联大之魂——梅贻琦

  陈寅恪在昆明(外一篇)

  龙虫并雕的王力

  吴宓先生的昆明岁月

  译界女杰,燕大校花——赵萝蕤

  国乐大师查阜西

  林徽因:“太太客厅”的余波

  一颗艺术之星的陨落──蔡元培之女蔡威廉

  林语堂父女与昆明

  老舍:《大地龙蛇》

  说顾颉刚,兼及龙云

  浪漫寂寞施莉侠

  德国老师李佩秀

  棕树营出了个段连城

  蔡公馆——门外“考古”记之一

  王公馆——门外“考古”记之二

  孝园——门外“考古”记之三

  寻访闻一多节孝巷旧居——门外“考古”记之四

  卧龙藏凤棕皮营

  教授行路也有点难

  五华环山行

  老老的兴隆街

  有民权街、民生街,何以无民族街?

  老昆明的井

  昆明:过去的旅馆

  蒙自:意象重叠

  昆明,花灯岁月

  昆明,京戏岁月

  漫说大学培养作家之缘起──以西南联大中文系为个案

  从西南联大学生从军说到昆明现代派的崛起——以外文系为例

  抗战初期昆明文协成立的前前后后

  西南联大在文学里的多元呈现——从比较中看《未央歌》等几部长篇小说

  为中国大学招魂——评新编话剧《我的西南联大》

  “联合大学”不止一个——或许不算题外话

 

  部分内容

 

  从西南联大学生从军说到昆明现代派的崛起——主要以外文系为例(节选)

  与其他系相比较,联大外文系学生从军的比例肯定相对较高,这当然与他们的专业及相关规定有关。不过,外文系从军学生究竟有多少,至今尚无一个确切数字。另外一个更值得注意的问题是,按当时的情况讲,外文系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来说要好一些,如果与师范生相比,更是这样。我的此一印象来自许渊冲先生的回忆录《追忆逝水年华》和吴讷孙(鹿桥)的反映联大校园生活的长篇小说《未央歌》,两位作者都是联大外文系毕业的。这些生活条件相对较好的外文系学生能积极从军,格外难得。比如外文系学生罗宗明,据许先生的回忆录讲,他是外文系的白马王子,人很英俊,西服笔挺,英语说得流利,曾代表中国童子军去美国见过罗斯福总统。在外文系读书时,罗宗明还在英国驻昆领事馆兼任英文秘书,待遇优厚,住的是北仓坡5 号领事馆的花园洋房。但这位同学为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毅然放弃高薪应征从军,真是难能可贵。

  如今已很难全面了解联大从军同学服役的情况,但从一些回忆录里还是能知道一鳞半爪。许渊冲先生回忆,有一次他翻译的情报说:日本军舰一艘到达海防,登陆士兵有若干人,日本飞机有若干架,进驻河内机场。飞虎队秘书得到情报后,立即召集四个空军上尉参谋研究,认为很可能会对昆明进行空袭,就要他(许)把情报火速译成英文,派专车送他去陈纳德将军指挥部。第二天日本飞机果然袭击昆明,但飞虎队早有准备,不等敌机飞入市区投弹,就在滇池上空进行截击。他看到一架架画着一轮红日的日本飞机,尾巴冒着一团团的黑烟,被击落在西山滇池上空。但飞虎大队的第一中队长也英勇牺牲了。

  外文系还有一位同学叫沈季平(闻山),1944 年参军远赴印度。他的一首诗也许更能表现联大同学激越的爱国热情和抗战必胜的信念。这首诗叫《山》,不长,就抄在这里:“山,拉着山/ 山,排着山/ 山,追着山/ 山,滚动了!/ 霜雪为他们披上银铠/ 山群,奔驰向战场啊!// 奔驰啊!/ 你强大的巨人行列/ 向鸭绿黄河扬子怒江/ 奔流的方向,/ 和你们在苦斗中的弟兄/ 长白太行大别野人山/ 拉手啊!// 当你们面前的太平洋掀起了胜利的狂涛/ 山啊!/ 我愿化一道流星/ 为你们飞传捷报。”

  联大从军学生绝大部分都在服役期满后返校继续学业或领取毕业文凭,但有的同学永远回不来了。就我接触的史料说,联大从军学生共牺牲了7 位,其中就有3 位是外文系的。

  黄维是河北河间人,他是第一个牺牲的翻译官。1941 年应征时他是外文系四年级学生,也是联大学生社团“石社”的核心人物,该社以研究《石头记》(即《红楼梦》)为职志,很活跃的。他是自愿放弃去条件较好的飞虎队的机会而去了缅甸远征军的。外文系吴宓教授极喜爱这个学生,得知黄维牺牲后十分难过,在1942 年日记里做了记录:“黄维随军退归。6 月15 日,在车里渡澜沧江,中流,所携爱马忽跳动,舟覆。维与马俱堕水中。维手握马尾。及马救出,而维已被急流裹去,渺无形迹矣!闻耗,深为伤痛。……”(车里是景洪的旧名。《校史》称黄维是在随部队撤出缅甸抢渡怒江时不幸落水牺牲的。与吴氏所记略异。)两月后,外文系发黄维讣告及追悼会启事。追悼会在译员训练班举行。吴宓先生在会上致辞,对黄维的牺牲表示哀悼,也讲到黄维为人处世的性格特点和他对文学的深刻认识。吴宓还为学生撰写挽联,联云:“大勇见真仁,历劫两间存正气。 亲贤兼爱众,同堂三载醉春风。”当年联大的校风,师生的爱国情怀及师生间的深厚情谊,让数十年后的我们为之感动不已。

  缪弘是江苏无锡人,1943 年入学的低年级学生,第二年就随美军和中国鸿翔部队空降到被日军占领的敌后作战。抗战胜利前夜,在随军反攻桂林时,他随士兵一道冲锋,壮烈牺牲,还不满19 岁。1945 年,联大文艺社编辑、出版了《缪弘遗诗》,其中有一首《血的灌溉》,是在“联大五次输血后一日”写的,共两节:

  “没有足够的粮食,/ 且拿我们的鲜血去;/ 没有热情的安慰,/ 且拿我们的热血去;/ 热血,/ 是我们唯一的剩余。// 你们的血已经浇遍了大地,/ 也该让我们的血,/ 来注入你们的身体;/ 自由的大地是该用血来灌溉的。/ 你,我,/ 谁都不曾忘记。”如今有些人一点芝麻大的事动不动就喊“震撼”。什么叫震撼?请读这样的诗吧。

  外文系牺牲的另一位同学叫吴若冲,不详。

  (其他系的四位烈士是:1935 年考入南开经济系的何懋勋,江苏扬州人。抗战开始后随校迁长沙,1938 年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山东游击队,任青年抗日挺进大队参谋长,同年夏在与日伪军战斗中英勇牺牲。1940 年入学的物理系学生朱谌,河南安阳人,1944 年入缅作战,随军撤至怒江惠通桥,被日军追击而英勇牺牲。另两位是算学系的曾仪,江苏泰兴人;机械工程系的王文,河北深泽人,在空军中牺牲。其余不详。)

  70 多年过去了,今天,我们怀着深深的情感,向这些为抗击日寇而英勇牺牲的烈士致敬,致哀。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