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乡村国是
发表时间:2017-12-21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乡村国是

  作者:纪红建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9月

  ISBN:9787556117802

  

  内容简介

  《乡村国是》是一部反映全国脱贫攻坚进行时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是一部文艺扶贫力作。作者走访了202个村庄,用手中的笔记录了六盘山区、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武陵山区、秦巴山区、乌蒙山区、罗霄山区、闽东山区以及西藏山南、新疆喀什等精准扶贫重点地区贫困乡村脱贫攻坚的现实场景。

  

  作者简介

  纪红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青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出版《中国御林军》、《明朝抗倭二百年》、《不孕不育者调查》、《见证:中国乡村红色群落传奇》(合著)、《马桑树儿搭灯台——湘西北红色传奇》等长篇报告文学十余部。

  发表《哑巴红军传奇》、《人民的记忆》、《走向崇高》、《不朽残碑》等长中短篇报告文学百余万字。获解放军文艺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希望杯”中国文学创作新人奖、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等。

  

  目 录

  序章    大国情怀/001

  第一章  艰难的跋涉/015

  仅仅是两个山村的对歌吗 / 017

  蓝色的祈祷,绿色的希望 / 044

  乌蒙山的石头开花了 / 068

  巴山魂 / 081

  第二章 真是上帝的弃地吗/095

  大山深处桃花源 / 097

  从大关到麻怀 / 111

  汉尧屯,那温暖的山泉 / 135

  山岩上的歌者 / 149  

  第三章期盼的目光/161

  期盼的目光 / 163

  生死订单 / 173

  路有荆棘 / 184

  电商扶贫的喜与忧 / 195

  第四章 攒劲的小伙子/201  

  攒劲的小伙子 / 203

  播种技能的种子 / 215

  南部:可推广模式 / 228

  第五章 远去的云朵/241

  远去的云朵 / 243

  走出去的收获 / 264

  桂花园里幸福的笑 / 283

  一场疾病与一种奋斗 / 292  

  第六章 天与海之间/301

  天与海之间 / 303

  晴隆的忧伤 / 313

  孤童守护者 / 323

  忘我的激情 / 342

  第一书记素描 / 350  

  第七章 希望中的忧思

  一杯牛奶的遐想 / 363

  一首民歌的忧思 / 380

  尾声 没有国界的事业 / 390

  附录 作者寻访的202个村庄名单 / 399

  后记 心声·心愿 / 403

   

  部分摘要

    仅仅是两个山村的对歌吗

     二

  “山沟两岔穷疙瘩,每天红薯苞谷(玉米)粑,要想吃顿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

  2015 年12 月19 日上午,在从吉首前往十八洞的途中,黎小涛给我念起了流传在十八洞村的一首民谣。小涛并不是花垣人,但作为一名扶贫干部,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到过那里了。他是个开朗、热情的人,一路上给我介绍起十八洞的情况来。

  小涛告诉我,十八洞村位于排碧乡西南部,紧邻吉茶高速、209 和319 国道,距花垣县城34 公里,吉首38 公里,矮寨大桥8 公里,高速公路出口5 公里,交通十分便利。全村总面积14162 亩,耕地面积817 亩,林地面积11093 亩,森林覆盖率78%。全村有4 个自然寨6 个村民小组225 户939 人。十八洞村这个名字,是有传说的。十八洞的老人说,当年古夜郎国打败仗后,翻山越岭来到湘西深山老林,发现了一个能容纳几万人的大溶洞,而且洞内有十八岔溶洞,洞洞相连,于是便定居下来,休养生息,繁衍后代。最先,这里叫夜郎十八洞,后来简称十八洞。2005 年,当地飞虫村和竹子村合并为一个村,为了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就以洞名作为村名,叫上了十八洞村。

  小涛说:“纪作家,你别看十八洞村地处高寒山区,但那里面美着呢。那里冬长夏短,属高山熔岩地区,平均海拔700 米,生态环境优美,境内自然景观独特,有‘小张家界’之美誉。那里有原始次森林——莲台山林场、黄马岩、乌龙一线天、背儿山、擎天柱等景点,特别是十八溶洞群,洞内景观奇特,神态各异,巧夺天工,被誉为‘亚洲第一奇洞’。村内瀑布纵横,枯藤老树,鸟语花香,高山峡谷遥相呼应,享有‘云雾中的苗寨’之美称。十八洞村还属纯苗族聚居村,苗族风情浓郁,苗族原生态文化保存完好,民居特色鲜明,有‘过苗年’ ‘赶秋节’‘山歌传情’等民族文化活动。”

  然而,这层叠交错的美丽背后,最悲凉的两个字莫过于“贫穷”。

  小涛说:“过去的十八洞村穷啊!全村人均耕地只有0.83亩,山多地少,有地也是三年两不收,靠天吃饭。为什么?没水!碰上干旱年,就会颗粒无收。以前,人家都不愿意到十八洞村来,既藏在山坳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也没地方住,没有厨房,没有厕所。年轻小伙子找不到老婆,年轻姑娘十五六岁就争着往村外嫁。看着‘肥水流了外人田’,十八洞村的小伙子和老男人急得直跺脚。前几年,在各级各项扶贫措施的支持下,村里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进村公路、水渠、村部大楼等基础设施的建成,着实改变了十八洞村的面貌。然而,扶贫工作队工作到期了,撤离了,全村仍然普遍贫困。2013 年,十八洞村年人均纯收入仅有1668 元。因为穷,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只剩下老幼病残留守;因为穷,村里还有几十个光棍汉找不到老婆……”

  我沉浸在小涛的讲述中,也在内心赞叹着他对一个山村扶贫工作如此精准的记忆。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快要走近那个未曾谋面的山村了,想着一路走来,小涛始终未给村里的扶贫干部打电话,于是我有点担心地提醒他:“黎主席,是不是给村里的扶贫干部打个电话?”小涛冲着我一笑,信心满满地说:“放心吧,纪作家,别的我不能保证,但我能保证扶贫队百分之百在村里。他们一个月有二十来天吃住都在村里,即使偶尔到城里办事找项目,也是忙完就往村里跑。”

  果不其然,当我们上午10时到达十八洞村时,龙秀林队长就像村口那棵扎根大地的银杏稳稳地立在那里了。个头不算高,但壮实;才四十多岁,却已满头白发。

  龙队长确实算得上十八洞村的一棵树了。在花垣县委宣传部和扶贫办工作之前,龙秀林一直在基层干,不要说一般干部了,光乡镇的党委书记就干了八年。后来他到县委宣传部当常务副部长,虽然机关工作也是忙忙碌碌,但毕竟还是没有在乡镇当一把手时那么事无巨细。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文艺创作的情结,只是在基层工作千头万绪,难以抽出时间进行创作,到了机关后,他总是忙里偷闲,写写毛笔字,也写点小散文,时不时抒发一下个人感情。私底下,亲戚朋友都叫他作家或是书法家,说他是文化人,叫得他心里美滋滋的。在机关工作了那么多年,加上年纪也不小了,龙秀林也没想过会再回基层。2014 年1月中旬的一天上午,他突然接到通知,说是下午3 点到县委常委会议室参加会议,研究十八洞村的扶贫工作。接到这个通知,他既感突然也感疑惑,十八洞村的新闻报道不是他分管,应该叫另一个分管新闻的副部长去才对呀。即使是扶贫工作,也应该与宣传部关系不大呀。但他对扶贫工作并不陌生,在乡镇的时候,他天天与贫困打交道,天天想着法子让村民脱贫。到会议室一翻会议资料,他就发现上面写着“十八洞村扶贫工作队”,还有工作队队员名单,有十多个人,队长就是他。队员中有不少还是县里大局的党委书记,让他当这个工作队队长,肯定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没想明白,别人也没想明白。龙秀林当时想,管他呢,可能这个工作队也就到十八洞工作一周,顶多一个月,是个短期工作队。但会一开,龙秀林才知道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不是一周,也不是一个月,而是三年,并且要吃住都在村里。虽然龙秀林没有心理准备,但毕竟是多年的党政干部,孰轻孰重他心里清楚。他毫不犹豫地领下了这个“军令状”。一散会,县委书记就把他留下,对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派你当县里驻十八洞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吗?龙秀林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书记说,第一,你当过八年的乡镇党委书记,有丰富的农村工作和扶贫工作经验,擅长与老百姓打交道;第二,你是宣传部的常务副部长,又有文学才华,能写能说,用文化的理念感化老百姓的思想,是你最擅长的。你说,不派你去派谁去?让龙秀林没想到的是,后来县领导看他将十八洞村扶贫搞得风生水起,干脆把他调到县扶贫办任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当上了正儿八经的扶贫干部。

  我们行走在十八洞村坚实、干净、宽敞的柏油路上,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人惊讶。

  昔日进村的狭窄土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两条长6300米的供水主管道解决了村民生产生活用水;村民房子里原来凹凸不平的泥巴地,现在变成了水泥地面,房屋、厨房、厕所都已经改造得漂漂亮亮……新修的石板路、新扎的竹篾墙、新添的青片瓦、新刷的木板房、新修的宽广的停车场,在暖暖的春光下,绘成了一幅优美的水墨图。

  坐落在半山坡上的梨子寨,家家房子都是全木结构。寨子里,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这种住了几十年的木屋,冬暖夏凉,通风又好。楼上的排方和无数的横梁,在秋收时节,可以用来挂晒收获的果实。苞谷棒子剥了壳,留两三张鱼尾(剥壳时剩下的叶子,湘西方言),一扎一扎地捆好,悬挂在横梁上,慢慢风干;黄豆连着根须拔下扯出,也捆成一扎一扎的,骑挂在排方上;还有喂猪的红薯藤、萝卜缨等等,一茬一茬悬挂晾干后再一茬一茬地收藏;桐球沤在侧屋,油茶果摊在楼板上……

  龙队长向我介绍说,2013 年年底的时候,十八洞村还有136 户贫困户542名贫困人口,2014 年有9 户42 人脱贫,剩下的127 户500 人计划两年内摘帽。但实际上,今年年初,剩下的127 户贫困户都已主动签字认账脱贫。

  当然,成绩的背后必然有阵痛与涅槃!

  我见到了十八洞村的老村支书石胜莲大姐;我也见到了第一支书、80 后小伙施金通;我还听说了村支书、大学生村官、同为80 后小伙的龚海华的故事……

  他们都是十八洞村脱贫与致富的带头人,阵痛与涅槃的亲历者,他们都是十八洞村山坡上那一棵棵绿色的树,他们都是十八洞村天空那闪闪发光的星星。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