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脊梁——英模人物事迹诗歌读本
发表时间:2017-01-1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脊梁——英模人物事迹诗歌读本

  作者:马景良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11月

  ISBN:9787549247165

  

  内容介绍

  由马景良创作的诠释英模人物核心事迹的诗歌读本《脊梁》,丙申冬由长江出版社公益出版。

  该书由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叶延滨和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谭旭东分别作序,由著名书法家、中国书协副主席刘洪彪题写书名。首次用长篇叙事诗的形式,给我们讲述了雷锋、焦裕禄、孔繁森、时传祥、张海迪、吴登云、吴天祥、王顺友、郭明义、阿尼帕等十位英模人物的感人事迹。

  在创作过程中,作者借鉴了现代诗、律诗、古代歌行体和打油诗的一些表现形式,运用各种修辞和艺术表现手法,用大众化语言进行创作,尤其是在细节的描写上,尽量运用多种艺术手法,把笔触伸进英模人物的灵魂深处,让读者能触摸英模人物的思想,更多的去了解去理解英模人物,从而感动自己。作者是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诗人,也是一位会审美,勇于追求美的诗人。因此他在选择时代形象入诗时,在语言和意象的建构上是很慎重的,他尽可能地把时代人物的形象放到诗的情绪与氛围里去营造,让时代人物、时代英雄的形象与精神还原的同时,更有诗意性的表现。这部诗集里的作品,语言朴素、流畅,也鲜活、丰富,诗里的情感自然、真切,具有感染力。特别适合网络时代读者尤其是青少年阅读,是一本饱含满满正能量的读物,也符合习总书记提倡的“弘扬正能量,用文艺的力量温暖人,鼓舞人,启迪人”的文艺思想。

  

  作者简介

  马景良,男,大学毕业,1964年10月9日出生于湖北赤壁市苦竹桥村。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农民日报》、《中国信息报》、《长江文艺》、《新蕾》、《知音》、《家庭》、《风流一代》《中国校园文学》《湖北日报》等全国数十家省以上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纪实文学、报告文学计200余万字。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目 录

  1、“螺丝钉”雷锋…………………………… 1

  2、“掏粪工人”时传祥…………………… 23

  3、人民的好儿子“焦裕禄”…… …… 39

  4、“身残志坚”张海迪………… ……… 55

  5、“大爱”孔繁森…………………… …… 67

  6、“连心桥”吴天祥……………… ……… 91

  7、“邮递天使”王顺友………… …………103

  8、“白衣圣人”吴登云…………………… 123

  9、“博爱”阿尼帕……………… ………… 143

  10、“好人”郭明义………………………… 157

  后记……………………………………………… 178

  

  部分内容

  “邮递天使”王顺友

  王顺友,1965年出生,四川木里人。1985年参加工作,系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马班邮路投递员。200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一个人一匹马,书写一段世界邮政史上的传奇,过滩涉水、翻山越岭,在西域高原上传邮二十多年,投递准确率100%。2005年当选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受到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接见,称赞他:忠诚如铁、责任如山、亲民如水、生活如歌、情深如海。他身上“为人民服务不算苦,再苦再累也幸福”的精神,深深地感染者苗族和藏族同胞。先后被授予“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2005年,受到万国邮联国际局的嘉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第一篇章 结缘邮路

  1、父亲摔伤临时受命

  1973年冬

  八岁的王顺友什么也不懂

  但有一件事 他记忆犹新

  那年的一天深夜

  父亲拽着马尾巴

  晕倒在家门

  父亲说:雪伤了眼睛

  他得了雪盲症

  什么也看不清……

  父亲是共和国第一代邮使

  终年奔波在雪域高原

  一年也只能看上一眼

  厚厚的积雪在太阳光的反射中

  白晃晃一片

  犹如万针刺眼

  它能灼伤眼 刺痛神经

  那天 母亲找来草药煮沸

  然后用热气熏蒸父亲的双眼

  又煎了一大锅草药汤

  洗父亲的眼睛

  一整夜 一遍一遍不歇停

  父亲终于能看见些光亮了

  却开始把邮件往马背上捆

  母亲哭求也无用

  还遭到父亲的轻声呵斥:

  县委的文件不及时送到乡上

  工作会受到影响

  这也不懂?

  王顺友第一次完整地知道了

  邮件的重要性

  1980年8月

  父亲递邮途中摔伤

  无法走动

  王顺友得知后

  第一次 一个人翻山越岭

  从早走到晚

  终于见到父亲

  邮路不能断

  王顺友自然接过父亲的邮包

  按时把马和邮袋送到邮局

  没想到邮局领导

  又把送邮的任务交给他

  那一年 王顺友只有十五岁

  那一年 他已经像一个懂事的大人

  王顺友没有犹豫 没有害怕

  接过邮袋牵着马

  一个人走进茫茫大山中

  2、孤独信使

  也许王顺友根本就不知道

  父亲走的这条路充满艰辛

  那是一条危机重重的路

  那是一条异常艰难地路

  那是一条孤独寂寞的路

  那是一条透支生命的路

  他的邮路584公里

  道路蜿蜒在崎岖的高山峡谷中

  还有悬崖峭壁和原始森林

  一个邮班需要14天

  一个月走两班 雷都打不动

  一年365天

  他有330天在邮路上

  3、“癫痫病”和“马脚子”

  有一年 王顺友送邮件到倮波乡

  刚将邮件搭上马背时

  一下子晕倒在地 人事不省

  口吐白沫 四肢抽筋

  经过医生检查

  王顺友患上了“癫痫病”

  大脑摔伤淤血溢于其中

  硬化后压迫神经

  才致患上这一怪病

  为了送邮

  王顺友要翻越4000米的高山雪岭

  要穿越闷热难行的

  雅砻江河谷地带

  要横穿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

  一山有四季

  十里天不同

  一会儿挥汗如雨

  一会儿凝汗如冰

  一会高原太阳灼的眼睛发疼

  一会凛冽的寒风像刀在脸上刻痕

  正因为常年奔波在邮路上

  还染上了风湿和胃病

  癫痫和头晕

  身上的伤口一个叠加一个

  手脚上全是伤痕

  马班帮的“马脚子”

  劝他离开邮路 加入“马帮”

  收入多也没那么艰辛

  可王顺友不为所动

  他所秉持的只有

  这条邮路传达给他的神圣

  高处海拔4000多米

  冰雪覆盖 时长6个月

  零下十几度 满山都是冰

  低处海拔1000米的峡谷

  四十多度高温

  有野兽和蚊虫

  睡的地方是山洞

  有时 通宵只能睁着眼睛

  渴了 喝的是山泉水 或啃几口冰

  饿了 吃的是自带的糌粑饼

  更重要的是 茫茫大山里

  只有他一个人

  无边的寂寞和孤独

  可以瞬间把他侵吞……

  恐惧的时候

  他喝一口清酒

  寂寞的时候

  甩一嗓子高音

  摔伤是常事

  流血也不陌生

  常常摔得鼻青脸肿

  衣裤被鲜血染红

  摔倒只能自己爬起

  摔伤了自己忍着疼

  一匹马儿驮邮袋

  有时还要他照应

  这一走 王顺友再也没歇停

  走了20多年近30万公里

  相当21次二万五千里长征

  从未延误过一次班期

  也未丢失过一份邮件一封信

  倒是王顺友自己

  得了一身病

  多少次摔断骨头

  多少次差点送了命……

  父亲交班时

  只说了“四个不准”:

  不准丢失和延误

  不准贪污和冒领

  为国家做事 为人民服务

  是了不起的 要做英雄

  王顺友只是一个凡人

  他怕寂寞和孤独

  也怕邮路上的死神和幽灵

  他怕悬崖峭壁的山路

  他怕原始森林中的黑熊

  他怕峡谷里的蚊虫

  也怕高山上的寒冷

  他怕暴雪和雪灾

  也怕雪崩和泥泞

  他怕白雪灼眼

  也怕高原头晕

  他怕吊桥断塌

  也怕江水汹涌无情

  他怕刺骨的山风

  也怕令人心惊肉跳的狼嚎声……

  面对危机重重的邮路

  他没有退缩

  一个坚定的信念始终在他心中

  那就是:

  为国家做事

  为人民做事

  那便是无尚的光荣

  

  第二篇章 邮包比生命重要

  1、邮路的歌声

  在那条崎岖的山路上

  总能听到王顺友嘹亮的歌声

  这是他消遣寂寞的办法

  自编自谱自唱

  只有马儿是他唯一的听众

  “高山下雪雪满坡

  我的衣裳穿得薄

  那位伙伴心肠好

  借件给我穿过河

  山路弯弯坡连坡

  风雨又来欺哥哥

  肚子咕咕直叫饿

  浑身冷的打哆嗦”

  “今年老王四十多

  牵过马儿翻过坡

  为人民服务不算苦

  再苦再累都幸福”

  “送哥送到对门坡

  一张木叶一首歌

  紧紧握住哥的手

  弯弯泪水肚里流

  只恨不能跟哥走

  盼哥回头解忧愁”

  歌词里 写满邮路的艰辛

  也倾注他对邮递工作的热爱

  和对妻子儿女的思念之情

   2、邮路历险

  在王顺友的漫长邮路中

  从木里到白碉经三桷桠到倮波

  最后到达卡拉乡村

  有的地方气候恶劣 空气稀薄

  垭口的山峰异常险峻

  如刀削峭壁 寸草不生

  有的地方风雨无常

  雪块飞舞石块翻滚

  还要经过茫茫原始森林

  那里有野兽有蚊虫

  一班往返十四天

  经常露宿在荒山野岭……

  邮路要经过蚂蟥区

  到了雨季

  那些山蚂蟥就会潜伏在

  石头 草地和灌木丛中

  当察觉有人马动静时

  它们就会蠕动起来

  山风吹来 密密麻麻的山蚂蟥

  随风晃动

  让人胆战心惊

  两三寸长 如毛线般粗

  黑绿色的山蚂蟥 矗立着

  一根挨着一根

  每一次 无论走多快

  无论准备多么充分

  驮邮的马儿和他自己

  总要被山蚂蟥叮咬

  直到吸满鲜血 山蚂蟥

  由毛线长成笔筒

  才自行脱落

  没有任何好的办法 而且

  不能扯 越扯越紧越钻越深

  王顺友的这条邮路

  沿途布满血痕……

  有一次,经过白场坪

  马儿一脚踩滑 险掉深沟中

  王顺友迅疾返身

  用右手抓住马龙头

  想强行将马前身抬起

  结果是和马一起被掉了下去

  万幸的是 双双被一颗大树挡住

  王顺友摔得头破血流

  眼睛和半边脸

  肿的失去了人形

  有一次 经过雅砻江

  他系好马绳背好邮包

  一个人搭上滑钩

  在长长的溜索上滑行

  在这儿 连接雅砻江对岸

  溜索是唯一的“交通”

  没想到 快到对岸时

  溜索 突然发出断裂的声音

  王顺友仰头一看

  他的心 顿时跳到了嗓子眼

  还没来得细想

  他已经从高空摔进江中

  万幸的是 他落在了沙滩上

  邮包却甩进江里

  顺着江水往前漂行

  王顺友疯了一般

  不会游泳也不顾疼痛

  抓起一根树枝

  跳进齐腰深的江水中

  打捞用塑料袋包裹好的邮包

  直到把邮件安全拖上岸

  才放下心 松了劲

  全身湿透的他

  一下瘫倒在地

  岸上有乡民看到惊险一幕

  连说他傻

  为了一个邮包

  敢不要命

  王顺友看到邮件完好无损时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说:

  邮包比我的命金贵

  命可不要

  邮包决不能扔  

  3、邮件不离身

  王顺友在邮路上

  走到那儿 天黑了就在那儿停

  晚上睡山洞

  或者扯个简易帐篷

  不管在那儿

  邮包当枕

  邮包永远不离身

  95年的一个冬日

  王顺友到倮波乡

  走在“九十九道拐”的羊肠小道中

  一边是陡峭的悬崖峭壁

  一边是雅砻江的波涛汹涌

  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马

  摔下 坠入江中

  路的坡度至少有五十度

  跟在马儿的后面

  只能看见马尾看不到马身

  那一天 王顺友和马儿

  正小心地迈步前行

  突然“呼”的一声

  一只山鸡飞出来

  把人和马都吓了一惊

  马儿一个劲的乱踢乱跳

  王顺友赶忙蹿上去

  想拉住缰绳

  谁知 受惊的马抬起后蹄

  直往王顺友肚子上蹬

  王顺友摔倒在地

  捂住肚子直叫痛

  大颗大颗的汗水直涌

  在地上躺了好一阵

  这时 王顺友多么希望 有个人

  帮帮自己啊 那怕一分钟

  就是安慰一下他都行

  可是除了他 哪里还有生命

  王顺友任泪水和疼痛的汗水流啊流

  任自己的哭声 喊声

  回荡在茫茫峡谷中

  没有生命回应 甚至

  没有一丁点声音

  此时 有的只是寂静 孤独和可怜……

  是信念战胜伤悲

  王顺友艰难爬起

  牵着马儿 一走一停

  痛的实在忍不住了

  他就捂着肚子

  大声的哭

  大声的叫

  任疼痛的汗水湿透了全身

  真是喊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就这样走一步 歇一下

  痛着、哭着、走着、不歇停

  强忍疼痛把送邮任务完成……

  九天后 王顺友回到县城

  脸色苍白的他 晕倒在家门

  是邻居把他送到医院

  检查结果让医生都吃了一惊

  肠破裂和腹腔脓肿

  全腹膜炎感染性休克

  再晚些时间恐怕保不了命

  打开腹腔

  肠子破裂了三公分

  因为耽误了九天时间

  导致肠漏

  经过医院全力抢救

  王顺友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出院后 妻子苦求他不要再干了

  可他却告诉韩萨:

  我生为邮路生

  死为邮路死

  为人民做事

  心里舒坦 无尚光荣

  只要还有一口气

  邮路就不能停

 

  第三篇章 顾大家舍小家

  1、福音天使

  王顺友走的是马班邮路

  翻山涉水 穿越高寒和高温

  十分不易 很不方便

  但他却方便了沿途的乡亲

  捎衣 买药 盐巴 茶叶

  还有生活必需品

  只要乡亲开了口

  王顺友从未拒绝

  而且 常常倒贴钱还赔本

  信来了 他念给乡亲听

  若要回信

  也是王顺友的事情

  一点不马虎

  仔仔细细

  认认真真

  1998年8月中旬

  木里遭遇百年罕见的暴雨

  进入倮波乡的邮路被泥石流冲毁

  各条河流上的简易小桥

  全部被洪水冲

  王顺友可以等恢复之后再出发

  可是 他发现邮件中

  有二封大学来的信

  肯定是大学录取通知书

  这个一刻也不能等

  王顺友牵着马儿上路了

  踩过烂泥齐膝的泥石流

  趟过湍急的山洪

  躲过山上的飞石

  拽着马尾巴连爬带滚

  摔了多少跤已记不清

  出现在倮波乡的老王

  已是浑身沾满稀泥

  手脚和脸上满是伤痕

  鲜血不断渗出

  额头被石头砸肿

  马儿也成了泥骡马

  可邮包却是用塑料包了好几层

  干干净净 分毫无损

  大家围上去关心

  问他伤的重不重

  埋怨他 不该不要命

  最少也要等雨 停一停

  可王顺友却说:

  邮包里有娃娃的录取通知书

  还有报纸和信

  山里娃娃考上大学不容易

  我不能耽误了他们的前程

  当布依族女孩海旭燕打开家门

  看见高卷裤脚 浑身泥水

  腿上还流着血

  手里却拿着录取通知书的王顺友时

  眼圈发红 泪水直涌

  藏族女孩益争拉初

  捧着录取通知书时

  全家人都感动得哭出了声

  摔下山沟时

  王顺友没有落泪

  在风雨中艰难跋涉时

  他也未伤心

  而在此时此刻

  他看到乡亲们高兴激动的表情

  忍不住泪水连连

  也被深深感动……

  2、一个少不得的人

  2004年秋天

  国家为白内障患者

  免费实施复明手术 时间紧

  要尽快把通知拿到倮波乡

  因为那里有因白内障失明的老人

  当时 王顺友患胃病

  疼的很

  可当他接过通知

  连胃药也未去买

  牵着马儿就往山里冲

  那些天 秋雨绵绵

  山陡路滑无法行

  王顺友一手按住胃部

  想减轻点疼痛

  一手攀抓山石 弓着腰

  一走一停

  实在疼的受不了

  就喝几口酒

  让酒精麻痹一下

  胃的疼痛难忍

  最难熬的是夜晚的

  疼痛和寒冷

  让他彻夜未眠

  迷迷糊糊熬到天明

  几次差点倒下了

  但他还是用坚强的信念强撑

  就这样 连续七天

  他靠着意志和信念

  把通知送到倮波乡

  自己却被疼痛和过度劳累

  折磨的不像一人

  弓着背 弯着腰

  两手按住胃部

  脸白如纸 虚汗不停……

  3、“不顾家”的人

  王顺友为了大家舍小家

  每年330天在苍凉孤寂的

  雪域高原 深山峡谷 踯躅独行

  20多年跋涉26万公里

  相当于走了21趟二万五千里长征

  20多年 没一次延误

  没丢失一个邮件 一封信

  因为职业原因

  染上了一身的病

  而他在家的时间

  却少的十分可怜

  有时候甚至没时间去看老父亲

  妻子几次病倒在家

  被邻居发现时

  他只能张着嘴 嘴唇蠕动

  无法说出话来

  不能开声

  不是邻居帮忙送到医院

  恐怕早就没了命

  可是她从来不拖王顺友后腿

  她说:“你要让他不送

  他会受不了

  家是他的心

  邮路是他的命”

  有时候 实在担心 思念老王时

  她只能一个人

  悄悄抹着眼泪

  数着老王归家的时辰

  王顺友数十年不改初衷

  是因为对祖国对人民的大爱

  是一份担当 是一份责任

  2005年 他被评为全国劳模

  在人民大会堂讲述

  事业和邮路的神圣

  2005年10月

  王顺友来到万国邮政联盟

  他的事迹征服了全场人

  他作为一个普通的乡邮员

  走上万国邮政联盟讲台

  把万国邮联震动

  成为世界邮政明星

  回到祖国 回到凉山

  王顺友又赶他的邮路

  他告诉所有人

  “马班邮路是我的根!”

  

  

  

网站编辑:党建网 编辑3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