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图书信息 > 图片
文学的生命
发表时间:2017-01-0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文学的生命

  作者:修晓林

  出版社:上海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7月

  ISBN:9787553505497

 

  名家推荐 

  江曾培(出版家,评论家,上海市出版工作者协会原会长):《文学的生命》是修晓林基于长期的编辑实践,在于作者深入的交往交流中,在对编辑工作与文学创作的实践中,写出的既有“文”也有“人”、既有“情”也有“识”、既有历史也有当下的散文集。不仅具有出版和文学史料的价值,同时也富有可读可思的人文价值。

  张笑天(作家):晓林的这本著作,既有对作家文学成就的评述,又有对作家人格的着笔。作者和编辑之间,我更看重彼此间不带功利的默契合作,这是心灵的交流,趣味的趋同。我在与晓林的交往过程中,始终有一种清流相知的欣慰。

  刘心武(作家):上海著名的文学评论家李子云大姐对我说过:“晓林是个男子汉”。这是审美话语,涵括了晓林那须毛发达的外貌、浑厚沉着的语音、矫健沉着的步伐、处变不惊的气度、敢于担当的品质。

  陈建功(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作为优秀资深编辑,修晓林的敬业精神和人格魅力以及业务水准,早已在文学界出版界广为传颂。他神情凝重,以绵密细腻的笔触,记录了他在文学界的行走,展示了当代作家的个性风貌。这些带有亲历性的叙说,鲜活有趣。既是当代文人相亲相敬相补相助的故事,也是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文学氛围的历史记忆。

  张抗抗(作家,中国驻家协会副主席,国务院参事):晓林的书稿写了与那么多文坛名家的交往 ,这是他半生编辑工作的珍贵纪念,也为文坛留下一部珍贵史料。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友真挚的爱护,我很感动。诚挚敬意!

  陈思和(评论家,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修晓林的这本书,所写的是他作为一个编辑与作家们的交往过程,他与作家的关系,那种组稿过程中形成的敬重作家,敬畏文字、敬业岗位的自觉意识,以及组稿后对作家念念不忘的感情交流,都是非常动人的。这是一本读书做人、修身养性的好书。

 

  内容介绍

  该书是作者基于长期的文学编辑实践,在与作家深入的交往交流中,在对编辑工作与文学创作的实践中,写出的一本既有“文”也有“人”、既有“情”也有“识”、既有历史也有当下的散文集。不仅具有出版和文学史料的价值,同时也富有可读可思的人文价值。全书55万字,书中文章深情凝重,以绵密细腻的笔触,记录了作者在文学界的行走,展示了九十为当代作家的个性风貌。他们中既有老一辈作家冰心、巴金、萧乾、刘白羽、梅志等,也有中生代作家陈忠实、张笑天、刘心武、冯骥才、蒋子龙等,还有知青作家张抗抗、梁晓声、史铁生、王小鹰等,以及青年作家走走等。这些带有亲历性的叙说,鲜活有趣。既是当代文人相亲相敬、相补相助的故事,也是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文学氛围的历史记忆。

 

  作者介绍

  修晓林 上海文艺出版社编审。曾上山下乡到云南西双版纳农垦,知青十年。专注于编辑职业三十年,经手编辑的文学作品多次获省市和国家级文学奖项。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文汇读书周报》《新民晚报》《小说评论》《文艺争鸣》《南方文坛》等报刊发表散文、报告文学、诗歌、作家专访、小说、文艺评论计二百余万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 录

  序言:作为编辑的传统风范和美德

  “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在冰心家所见所思

  历经三十二年的如愿

  ——怀念巴金先生

  大树无声

  ——柯灵印象

  “大海是永恒的,它将永远存在下去”

  —— 萧乾印象

  你看着我的那双眼睛

  —— 怀念荒煤先生

  梅花香自苦寒来 志存高洁香飘去

  —— 梅志印象

  以生活的真实,燃烧人的心灵

  —— 刘白羽印象

  一生为他人作嫁,无处不自得潇洒

  ——李济生印象

  最是温情和散淡的学者

  —— 钱谷融印象

  我们的“老船长”

  —— 冯牧印象

  菡子阿姨

  ——菡子印象

  冷眼向洋看风雨 胸有苍生含惊雷

  —— 何满子印象

  深邃和淡定的人生

  ――怀念王元化先生

  犹恋风流纸墨香

  ——丁景唐印象

  “创传世作品,方无愧人生”

  —— 嵇鸿印象

  有追求的人永远快乐,永远年轻

  —— 欧阳文彬印象

  铮铮铁骨 剑胆琴心

  —— 峻青印象

  文学与生命同在

  ——何为印象

  一位质朴真诚、平和智慧的著名编辑与作家

  —— 徐开垒印象

  时代的印记 上海的荣耀

  ——贺友直印象

  秋水为神玉为骨 文章似锦气如虹

  ——袁鹰印象

  心中的丰碑

  ——永远怀念敬爱的谢泉铭先生

  晚秋晴好笔墨青

  ——郎慕中印象

  军旅伴一生 文坛常青树

  ——彭荆风印象

  一位令人倍加尊敬的温和长者

  ——李伦新印象

  情深似海、恩重如山的“周明叔叔”

  ——周明印象

  冰清玉洁 挚音长在

  —— 永远怀念李子云老师

  充实和美好的夕阳岁月

  ——蔡其康印象

  彩云之南的挚友

  ——张昆华印象

  “我的肉身化成灰,我的艺术依然活着”

  ——许淇印象

  “我为苦难者立传”

  ——石楠印象

  穿透历史沉浮的眼光和彻悟兴亡教训的胸襟

  ——张笑天印象

  哦,我的远在北方草原的挚友

  —— 冯苓植印象

  逐日者之歌

  —— 龙彼德印象

  让您的内心感到特别温暖

  —— 蒋子龙印象

  从容?坦荡?真诚

  ——车凯印象

  曾与蒿藜同雨露,终随松柏到冰霜

  ——刘心武印象

  文学如生命 彩笔绘南疆

  ——鄢家骏印象

  “我活着的每一天都与文学有关系”

  ——叶文玲印象

  忠实于心中的情感和民族文化的负载

  —— 陈忠实印象

  大冯,中国大地上的展翅大鹏

  ——冯骥才印象

  激情?博大

  —— 雷达印象

  “只要生活着,就要不停地创作”

  —— 文兰印象

  “我的座右铭是做一个真实的人”

  ——王晓玉印象

  从小山沟,走向大世界

  —— 张雅文印象

  大智大勇和永不言愁的邓刚

  ——邓刚印象

  “晴霁天灿烂,气宇海从容”

  ——李霁宇印象

  雀巢麦氏浓香里,一朵清芬的茉莉

  ——郁小萍印象

  直面历史、直面苦难的优秀作家

  —— 杨显惠印象  

  从版纳密林出发的文学追求

  —— 余德庄印象

  高雅情趣 精致人生

  —— 王小鹰印象

  最是那一道锐利的眼神

  —— 陈世旭印象

  一位重情重义的好领导

  —— 陈建功印象

  已经三十年 还有三十年

  ——彭瑞高印象

  “作家应对生活充满信念和理想”

  —— 刘兆林印象

  “潜龙”龙志刚

  ——龙志刚印象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梁晓声印象

  青翠竹林 美好心灵

  —— 竹林印象

  仙风道骨 冷眼观世

  —— 阿城印象

  高贵的气质 开放的心灵

  —— 张抗抗印象

  “我只写我真切体验思考过的生活”

  ——叶辛印象

  星儿,星儿

  —— 陆星儿印象

  真诚的朋友

  —— 金瑜印象

  激情洋溢 情感洪波

  —— 高洪波印象

  用生命书写生命的作家

  —— 史铁生印象

  汉王铸鼎动地歌 东来紫气映彩霞

  —— 钱汉东印象

  怎么说施放这位沉默的作家

  —— 施放印象

  南国冰凌花

  —— 凌进印象

  你为什么不做彩色的梦

  —— 彭小莲印象

  他这个“胡子”

  ——马原印象

  “我的根,深深地扎在幻想王国的黑暗处”

  —— 残雪印象

  “好书是我们的纪念碑”

  —— 金平印象

  百变奇才王英琦

  ——王英琦印象

  愉快的航船,总在生命的波浪中前行

  —— 陈村印象

  能干之人和忠诚之人

  —— 尹明华印象

  “我讲究作品的文学韵味”

  —— 宋海年印象

  拥有理想和情怀的人

  ——刘元举印象

  彪悍睿智 信义第一

  ——叶林印象

  出发,并始终热烈地绽放

  —— 王唯铭印象

  生命的苦痛 文学的力量

  —— 阮海彪印象

  独特的经历 丰硕的收获

  —— 杜光辉印象

  一位纪检干部的文学之梦

  —— 凌刚印象

  坚毅汉子李鸣生

  —— 李鸣生印象

  侠肝义胆 妙笔著文

  —— 朱全弟印象

  一个人的征途,总在路上

  —— 程庸印象

  纷乱世相中的宁静与坚守

  —— 许平印象

  血与火的考验 美与纯的追求

  —— 江前明印象

  绚丽的雨珠和朴实的泥土

  —— 曹可凡印象

  走啊走,永远走在文学的道路上

  ——走走印象

  

  附录作家眼中修晓林

  我的小兄弟

  —— 稽 鸿

  一个人的森林

  —— 张昆华

  上海有个修晓林

  —— 冯苓植

  缘

  —— 龙彼德

  无语亦佳

  ——刘心武

  上海美编修晓林

  —— 刘兆林

  晓林哥

  ——彭瑞高

  海上乒乓

  ——高洪波

  记修晓林

  —— 陈 村

  走进上海与阔别上海

  —— 张培华

 

  部分内容

 

  “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 在冰心家所见所想

  真诚人格 美的灵性 善的箴言

  

  冰心是二十世纪杰出的文学大师,是一个世纪的良知。她的文学作品,以浓郁的时代气息、清新的哲理、忧愤的格调、柔美的情致,惊动和感染了一代又一代读者。她特别关心青少年,她的作品培育和影响着多少代少年儿童的稚嫩心灵和思想的健康成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的父母亲都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小朋友》与《少年文艺》杂志工作,我有幸能够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在家里丰富的藏书中,津津有味地读着冰心的《繁星》《再寄小读者》等,印象中还懵懵懂懂地翻看过由她翻译的诗集《吉檀珈利》。她的宽广胸怀和清丽又充满慈爱温婉意味的文章,使我读后难忘,反复思之。从冰心老人心间流淌出来的话语,深情、隽永又充满人生哲思:

  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友谊是宁神药,是兴奋剂;友谊是大海中的灯塔,沙漠里的绿洲。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父母亲的好友、《人民文学》杂志社的周明先生经常到上海组稿,到我家作客时,言谈中,他经常会是亲切又自豪地说到冰心的名字,让我不由心生敬意。作为一名文学编辑,如果能有机会与这位著名作家通讯联系,那将是我的荣耀和自得。

  久蕴心底的机会终于来了。1988年初,我负责编辑《作家 评论家 编辑家推荐?1987年全国短篇小说佳作集》一书,这正是我接触文学名家的绝好时机。要做一个好编辑,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有影响的成绩,就要充分利用各种条件,善于将看似平面的工作,转化为立体又是五光十色的多彩收获。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我给冰心老人写信并打电话,向她老人家约稿,请她以评论文章的形式,推荐自己喜爱的小说。但我同时又担心,已是八十八岁高龄且是写作、社会活动繁忙的她,能否对素昧平生的我给予帮助和支持?两个星期过去了,正当我等得有些焦急时,收到了她的稿件。冰心在信中写到,她十分赞赏发表在当年《华人世界》第四期,瑞士藉华裔女作家、曾任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长赵淑侠的《可爱的玛琳黛》,愿意向广大读者推荐这篇小说。她在寄来的评论文章中说:“这篇小说里的故事和人物,对我都很陌生,也就是说在我自己的生活见闻中所没有过的,但读来却觉得别致、新奇、有趣。”稿件排出校样后,我给冰心寄去,请她再次审定。很快,又收到了她的回信:

  晓林同志:校样看了,只错了三个字,已改正。您和周明是好朋友,我们更不陌生了!匆匆祝好!冰心 4.10.1988

  冰心老人的这封短信,我细心保存了近三十年。对她来说,早已是成百上千次地给多少位读者和作家回复信函,而对我来说,就是这极其珍贵的一次。冰心的信中提到了周明,是因为早在三十多年前,周明就已与我们全家熟识,我从小就称他为“周明叔叔”,当年,是他牵着我的小手,走近巨鹿路的上海作协大院。特别使我难忘和感动的是,作为颇有地位和影响的周明先生,在我成长和成才道路的每一阶段,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而我又早已知悉,周明与冰心友情甚笃,是有着经过风雨考验、深厚情谊的忘年交好友。周明曾将我的在青岛工作的妹妹修晓南描写大海的散文递给冰心,冰心看后说“写得很感人”,周明也曾以动人的语气和丰富的表情描述冰心家中猫咪的神奇可爱之处,他的那种成功者的潇洒姿态,真是让我好生羡慕。正是因为担忧约稿不成,所以特地借助周明的名声,在给冰心老人写信时,特地提到了我们全家与周明的熟稔关系,以求成功。冰心在复信中的那句话:“您和周明是好朋友,我们更不陌生了!”不仅使我倍觉亲切,更是感到一位文坛大家对年轻编辑的期望和鼓励。

  八十年代中期,办刊、编书的过程中,与全国各地作家的信件来往多多,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也因为自己不喜欢旧物堆积,有着随时清理桌面的习惯,我拆看冰心的来信后,随手连同信封扔在了纸篓里,但我随即又猛一警觉,好像是做错了一件大事,迅速地从纸篓中捡回了这封宝贵的信件,分外小心又倍感珍惜地将它珍藏起来。

  1997年6月12日,我在京组稿。心想机会难得,这次一定要到冰心的家中看看,尽管此时的她已经住院,但我仍要以“空位拜访”的方式表达心中的谢意,还要向他的家人要上一枚冰心的印章,为上海文艺出版社《冰心七十年文选》的出版宣传用。那天的北京,气温高达35度,干燥中的大热,竟属于全国城市高温之首(那一天海南岛的气温只有32度)。上午去了陆天明家,为他送去“上海市第四届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获奖作品的奖金,他请我在街对面的东北菜馆午饭,我再折回弟弟修海林的吉祥里住所午睡后,再乘坐京城独有的黄色“面的”,驶往中央民族学院。

  下车后,顶着炎炎烈日的我,竟顺道走进了左边一所没有挂牌、却有学生进出的校园,在里面转来转去,就是没有找到那个牌号的教授楼,感到不太对劲时,向一位教师询问,这才弄明白是走错了校门。此时,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后背,口渴却又没处喝水,我尽力克制住自己的焦躁情绪,继续寻找中央民族学院的校门。

  当我终于走近冰心居住的那幢四周静悄悄的小楼时,心中真是一阵惊喜。可是看到灰白色的水泥墙上,竟贴着一张搜捕抢劫杀人犯的通缉令,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能将这种东西贴在冰心居住楼房的外墙上呢?

  在铺着宽木地板的客厅里,冰心的女婿陈恕先生接待了我,我坐在窗前的小桌旁,他让我先在一本“来宾签到簿”上写下自己的姓名和造访事由。客厅的正面墙壁,挂着一幅字与一幅画。那幅字写得俊逸潇洒又柔中带刚,“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冰心女士集芝庵句索书,乙丑润浴佛日梁启超”。那幅国画是一株古腊梅,旁边书写着“老树有余韵,别花无此姿,诗人风味似,梦寐也相思。冰心老人雅正。”

  陈恕先生对我说,冰心老人因为心衰住院,还说老人的身体“相当衰竭”,语气平静而忧伤。之后,我轻轻地走进冰心的卧室兼书房。一切都是十分素朴和简单,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张宽大的写字台,呵,冰心就是在这张桌子上,给我写了那封信件。在这里,我没有见到多次在照片上看到的那只总是陪伴老人的宝贝白猫。书房的左边墙上,挂着冰心与吴文藻先生的黑白合影。照片下面是一张前后没有遮拦的单人床。浅色的床单和薄薄的枕头,明明白白又空空荡荡,让人生出许多伤心和感慨。“冰心从家里的这张床去到了医院的那张床,我们都盼着她早日再回到这儿来啊。”我这般虔诚又急切地想到。脑中也出现了冰心对于生命价值和生死常态的语句:

  自古皆有死,只在乎迟早罢了。在广漠的宇宙里,生一个人,死一个人,只是在灵魂的海里起了一朵浪花,又没了一朵浪花,这也是无限的自然。

  假如生命是无趣的,我怕有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满足的了。

  还有1988年7月,冰心在《儿童文学》杂志举办十八岁以下少年作者讲习会时,语重心长的嘱咐:

  当作家,要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写作。要说真话,说实话,不然不要当作家。

  陈恕先生将我送出门口。心愿已了,我心激动。外面依然是白得晃眼的夏日阳光,当初约稿时,与冰心通电话,她那非同一般女性的、清亮又带有强烈共振的声音,又在我的耳畔响起。

  回沪后,我将自己造访冰心家的感受告诉了云南的张昆华老师,他为我的不凡经历感到高兴。一年多以后的1998年3月,张昆华由冰心女儿吴青陪同,到首都医院看望这位受到人们格外敬重的“文学祖母”、“世纪老人”。冰心躺在洁净的病床上,满心欢喜地看着张昆华为她献上的九十九朵红玫瑰。冰心还在病床上饶有兴致地听张昆华高唱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二十世纪最后一年的年初,冰心老人悄然离开了她所挚爱的人间。八宝山革命公墓的灵堂,多达数千人的作家和友人排着长队为她送行。中共中央、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敬献了花圈,在京参加中国作协第五届第四次全国委员会议和中国文联第六届第四次全国委员会议的作家、艺术家们,向冰心老人作最后的告别。照片上,张昆华先生在覆盖着来自滇池之滨玫瑰花丛的冰心遗体前深深鞠躬哀悼,这又使我想到冰心的那句名言: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也自然想到巴金所说:一代代的青年读到冰心的书,懂得了爱: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希望年轻人都读一点冰心的书,都有一颗真诚的爱心。

  我走进了冰心家中,感受到了这位“五四”新文学运动前辈善良、正直、博爱、美好的内心世界和她给人以爱的感召和蕴藉典雅的人格力量。我觉得,在冰心眼中,不管你是谁,地位怎样,名气如何,她都是以一种伟大的精神和体贴入微的爱心,看待并真诚地关心着你。

  冰心(1900—1999):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家。历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等。一生都伴随世纪风云变幻,一直跟上时代脚步,坚持写作七十五年。著有《冰心全集》等。其写作历程,显示了从“五四”文学革命到新时期文学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伟大轨迹。

  由修晓林担任责任编辑的冰心文学作品:《闻见以外的事——评赵淑侠<可爱的玛琳黛>》,见《作家 评论家 编辑家推荐·1987年全国短篇小说佳作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年9月出版。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