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特色推荐
莫言:谁是复仇者?——《铸剑》解读
发表时间:2018-04-13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鲁迅先生在《铸剑》里塑造了两位有英雄主义气质的人物,黑色人宴之敖者与眉间尺。眉间尺为报父仇 , 割下了自己的头颅,交给了一言相交的黑色人。黑色人为了代他报仇 , 在紧要关头,面不改色地割下了自己的头颅。

  这种一言既诺,即以头颅相托和以头颅相许的古侠士风貌,读来令人神往。

  眉间尺是个稚气未脱、优柔、善良的孩子,他对那“ 淹在水里面,单露出一点尖尖的红鼻子” 的老鼠,也抱着怜悯的心情。救起它,又觉得可恨,探死它,又觉得可怜。这是一种优柔寡断的性格,是一个“儿童”的典型心理。这种心理 , 实际上妨碍了任何一个英雄成为英雄,但又是不可避免的过程。

  但突变发生了,当他知道父亲为楚王铸剑被砍了头颅时,就好像自己的儿童时代被那柄“ 纯青的、透明的、正象两条冰”的剑砍掉一样,突然跨进了成人的行列。他“全身都如烧着猛火,自己觉得每一支毛发上都仿佛闪出火星来。他的双拳,在暗中捏得格格地作响”。杀父仇恨,使他懂得,做为一个男子汉,活在世上的唯一和最终的目的,便是复仇,报杀父深仇。当他在仇恨的猛火燃烧中,拿到那柄使“窗外的星月和屋里的松明似乎都骤然失了光辉” 的雄剑时,“他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优柔的性情,他决心要并无心事一般,倒头便睡,清晨醒来,毫不改变常态,从容地去寻他不共戴天的仇摊”。但这种成熟是很幼稚的。他毕竟还是个少年,面临实际时,他缺乏经验。在路上,一个突然跑来的孩子,“几乎碰着他背上的剑尖,使他吓出了一身汗”。在遇到楚王的瞬间,“只走得五六步,就跌了一个倒栽葱”。并且被一个干瘪脸少年,扭住不放。要报大仇,只有决心,没有胆魄、经验和超人的技艺是不行的。

  就在眉间尺难以担当复仇重任,被“干瘪脸的少年”扭住不放的瞬间,“黑须黑眼睛,瘦得如铁”的“黑色的人”出现了。他只向眉间尺“冷冷地一笑”,“举手轻轻地一拨干瘪脸少年的下巴,并且看定了他的脸”,那少年就“不觉慢慢地松了手,溜走了”。他的眼光 好像“两点磷火”一样,声音“好象鹅鸭”。这是一个冷酷如铁的复仇者形象。他不愿眉间尺称他为“义士”,说他“同情于寡妇孤儿”,“唉,孩子,你再不要提这些受了污辱的名称”。他严冷地说,“仗义,同情,那些东西,先前曾经干净过,现在却都成了放鬼债的资本,我的心里全没有你所谓的那些。我只不过要给你报仇!

  这种“只不过要给你报仇”的思想,表现了他的内心中深广的忧愤。而这种忧愤,是被抑压在心底的深处,经过像铸剑一样的锻炼,达到“青光中、看去好象一无所有”了。这正是一个久经磨练,灵气内藏,精光内敛有高度涵养的战士形象了,他善于复仇,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如眉间尺那般的“决心”“勇气”之类,因为正如他所说:

  “我的魂灵上是有这么多的,人我所加的伤,我已经憎恶了我自己!”

  一个能够憎恶自己的人,当然用不着考虑什么个人的决心和勇气了。他所全力追求的,便是如何制敌于死命的战斗策略和方法。作品中对那个富有象征的意义的“异术”的描写,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切暴君,都嗜好杀戮。黑衣人投其所好,用孩子的头来引诱他。最喜欢看人头的人 的头,竟也变成了整个把戏的组成部份,这富有深刻的意味。

  我很小的时候,便从大哥的中学语文课本上读到了这篇小说。许多年后,还难忘记这篇奇特的作品对于一个“文学少年”的心灵产生的巨大震撼。尽管当时并不能看懂这故事,但依然感受到了这作品是一种对人生的重大启示。那冷如钢铁的黑衣人形象,今生大概难以忘怀。

  1

  头颅与象征之类

  离开了身躯的头颅,尚能继续搏一斗。头象征着什么?黑衣人象征着什么?青剑又象征着什么?这恐怕不好说。但这一些一般的事物,在先生的笔下,的确具有了物外之意,他们既是头又不是头,既是剑又不是剑,既是人又不是人。是一种黑色的冷冰的精神。是一种冷得发烫、或热得象寒冰一样的精神!这是一篇冷得发烫的小说。

  而这种精神,恰恰就是鲁迅的一贯的精神,一种复仇的精神。

  2

  谁是复仇者?

  鲁迅是复仇者。每读《铸剑》,我急感到那黑衣人就是那满脸棱角、下巴突出、颐着胡子的冷漠的鲁迅。鲁迅把对仇敌的刻骨深仇、通过宴之敖者的形象描画展现了出来。鲁迅的一生风格与宴之敖者极其相似,那就是“冷”。他到了晚年,确实已到了杀人不见血的狠劲,用惯常的话说 , 黑衣人报仇复仇的行动过程中,体现了鲁迅的“稳、准、狠”的精神。那家伙是个天才的复仇专家,令人赞佩之极。这是鲁迅精神的典型化。

  3

  武侠小说因素

  近来我很念了一些武侠小说,颇有所得。但也深感武侠小说夸饰太过,没有分寸感,把小说本来应该具有的寓言、象征意义全部破坏了,文字和描写失去了美学价值,单靠故事的悬念来吸引读者。港台的武侠小说家实际上糟蹋了中国的传奇小说中的最宝贵的素质:寓言性。鲁迅的“铸剑”,取材于古代传奇,又加上了他自己的感情,全部投入,所以应视为全新的创造,而不是“新编”。几年来,我一直在思考所谓的“严肃”小说向武侠小说学习的问题,如何吸取武侠小说迷人的因素,从而使读者能把书读完,这恐怕是当代小说唯一的一条出路。任何历史小说,实际上都是传奇小说,历史教科书也是“传奇”化了的。

  4

  超常

  眉间尺挥剑斩下自己的头颅时,我的确大吃一惊,这孩子,如何这般轻信他人呢?他的这种敢于信任他人的精神,同样是泣天地动鬼神。超常的心灵,往往披着极其愚笨的外衣。

  5

  看透了的英雄

  对一个永恒的头脑来说,一个人一生中的痛苦和奋斗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黑衣人是这样的英雄,在某些时刻,鲁迅也是这样的英雄。唯其如此,才能视生死如无物,处剧变而不惊。鲁迅是一个时时陷在绝望心境中的作家,希望对于他,只是无边的黑暗大海上的一线光明。

  6

  超越现实

  《铸剑》之所以具有如此撼人的艺术力量,得之于其与现实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似幻亦真。而《故事新编》中的其余篇什,则显示出鲁迅经常把一己的怨慰,改头换面,加人到小说中去,如对顾颉刚先生的影射攻击,这无疑是败笔。《故事新编》中的油滑之处,大都源于鲁迅的这种态度。《故事新编》一书,隐含了现代小说中许多流派。最明显的,是这油滑,几十年后,竟泛滥成一个“准流派”——当然,这些人是取了鲁迅小说中的短处。鲁迅先生也说:“当再写小说时,就无论如何,止不住有一个古衣冠的小丈夫,在女娲的两腿之间出现了。这就是从认真陷入了油滑的开端,油滑是创作的大敌,我对于自己很不满”。这段话无疑是警钟,提醒着我的注意。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