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特色推荐
骑手已西去,浪漫气韵成绝响——痛悼作家红柯
发表时间:2018-03-09    来源:北京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白 烨

  

  他本可在自身独特的写作追求中,继续求索,深入实验,写出更好的精品力作,提供更多的成功范例,但这都随着他的生命的终止而终止,使得《太阳深处的火焰》成了“红柯写法”的最后绝响。

  作家红柯因心脏病在2月24日凌晨去世,事发突然,出人意料。

  24日中午时分,《西安日报》记者职茵突来电话,说红柯因突发心脏病,早晨去世了。我万分惊愕,一再问她消息是否确实。等从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李继凯那里得到确认之后,我眼前闪回着与红柯交往的帧帧画面,总觉得红柯走了的消息依然那么不真实。

  不是么?就在今年春节前夕的1月12日,我们还一起相聚于北京春季图书订货会,就他的长篇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与读者进行座谈对话。那时的他红光满面,也踌躇满志,两个小时侃侃而谈,期待新作受到读者欢迎乃至引起更大反响的意愿溢于言表。从1月12日到2月24日,仅仅相隔一个多月,生龙活虎的红柯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红柯的种种回想与怀念,悲痛与哀思,最终都化成了深深的惋惜。我为英年早逝的红柯深深惋惜!

  五十六岁,还属壮年。无论是在人生的路上,还是文学的路上,都还有壮丽的行走与精彩的风景可期。而在文学创作上一直默默耕耘的红柯,为着自己的更大进步,为着创作的更多成果,始终不渝地努力蓄势,脚踏实地地夯实基础。而在可能得到更多回报,取得更大收获之时,他却驾鹤西去。这给人的感觉,很像是种了一地好庄稼的农民,到了该收获的时候,却潇洒地转身离去,对于丰收在望的景象俨然弃之不顾。

  一个作家的写作,当然不能以是否获奖为旨归。但能否获得一些重要奖项,也是对于一个作家创作质量与艺术成就的检验与肯定。如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事实上就以彰奖精品力作的方式,对一个作家的创作水准与艺术成就,构成了重要的衡量与权威的评估。红柯曾经以短篇小说《吹牛》荣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这对他坚定文学自信,更加努力地创作出好作品给予了莫大的激励。他潜心于长篇小说创作之后,先后创作了《西去的骑手》《天下无事》《大河》《乌尔禾》《生命树》《喀布拉风暴》等各具特色的力作,从2003年的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到2015年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他几乎都有作品参与,有一届还冲进了前10名。但都在最后功亏一篑,终未能获得这一重要奖项。

  经过充分准备和自我调整之后,他在2017年精心创作了长篇新作《太阳深处的火焰》,作品以徐济云和吴丽梅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彰显了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深层碰撞等丰富的文化意蕴,立足于自省的文化批判,以及对于生态文明与学术清明的真切呼唤。故事元素中化合了丰富的文化元素,也形成了这部作品的最大亮点。这可看作红柯创作上的一次重要突破。因为内容浑厚,写法独特,《太阳深处的火焰》甫一出版,便广受关注,先后在《长篇小说选刊》和《当代》杂志举办的“长篇小说年度论坛”的佳作评选中上榜。

  我在那次北京图书订货会的对话中曾大胆预言,《太阳深处的火焰》作为近年来长篇小说的重要收获,是下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极具竞争力的候选作品。从它葆有的丰厚内含和呈现出来的风貌看,不输于已经获奖的一些茅奖作品。但下届茅奖尚未开评,红柯便撒手人寰,这使得他最有可能获奖的作品又与茅奖擦肩而过。但我认为,红柯的这部作品,应该看作是未能获奖的茅奖级作品。终生未能获取茅奖,红柯因此而更让人惋惜,更令人怀念。

  我对红柯独特的艺术气质和文学风格的戛然而止深深惋惜!

  红柯的写作风格,与他早年的独特经历密切相关。他在大学毕业之后,远赴新疆,在伊犁工作了10年,走遍了新疆各地。这10年,给了他丰沛的人生体验,更给了他深厚的文学滋养。这一切,不仅在他的文学创作上打下了深深的印记,而且构成了他创作的浓浓底色。这使他的作品,从题材到写法,都洋溢着一种浓烈的西域色彩和大漠气息,尤其是那种现实主义内核与浪漫主义情愫内在融合的独特文学气韵,更令他独标一格,具有自己鲜明的艺术辨识度。

  在具体写作中,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种元素糅合起来,具有较大的难度,鲜有成功的范例。但红柯却在这一方面自有心得,多有收获,他能使二者天衣无缝地融合起来,并运用得自然而然,这与他的新疆人生体验有关,更是他自身的文学气质使然。他本可在这种独特的写作追求中,继续求索,深入实验,写出更好的精品力作,提供更多的成功范例,但这都随着他的生命的终止而终止,使得《太阳深处的火焰》成了“红柯写法”的最后绝响。因此,他的辞世,也使一种艺术气质得以定格。这种独特艺术气质与风格的损失,无疑是难以弥补的,因而是最为遗憾的。

  尚可令人欣慰的是,红柯的离世而去,在留下无尽惋惜的同时,也留下了重要的精神财富,那就是凝结着他心血的不同时期各类作品,尤其是独树一帜的小说作品。我们可以在这些作品的阅读中,在这些文字的抚摸中,同他交流对话,与他会心会意。而他,也以另一种方式活在当下文坛,活在我们中间。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