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特色推荐
版权交易:一门融理智与情感的当代艺术
发表时间:2017-09-08    来源:文学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郑周明

  

  在全球图书资讯高速流通的当下,读者能够第一时间获得某个国家某个作家推出新作的消息,随之则是期待这本书能够通过版权交易被译介成本国的语言。此时,读者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这些新书究竟是以什么样的规则或者标准在全球各国译介流通?更深入的问题或许是,为什么有的书在本国很畅销,到了其他国家则不行?选择某本书进行版权交易,如何判断它的成功或失败? 近期由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与中国文学海外推介网站“纸托邦”策划举办的一系列北京出版交流周活动中,来自全球各大出版社的出版人聚集在一起,讨论起了版权交易这门理智与情感兼具的当代艺术。从主流严肃文学、商业文学到小众图书市场的不同表现,我们会发现,版权交易双方不仅扮演了“讲故事的人”的角色,也在扮演“专业预言师”的角色。

  在书海中大浪淘沙的“书探”

  每天,纽约的图书代理人都会向当地的几十位编辑提交几十位作家的书稿和写作提案,编辑们会根据他们的个人品味、书的市场前景等其他因素仔细考量。而决定购买版权,无论是国内版权还是国际版权,都需要在很短时间内做出决定,如今版权交易激烈程度有时候到了争分夺秒的程度,特别是一些热门作家的新作,许多出版机构都在盯着它的版权归属,这中间有着大量的信息需要处理,出版社编辑需要快速做出判断,包括这本图书未来市场前景如何、是否适合出版社的出版风格、能否包装成畅销书籍等等,这时候,书探(Scout)这个角色就出现了。在美国这样一个类型文学充分竞争的图书市场,书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既不代表作家一方,也不直接购买版权,他从事的仅仅是信息交易,也正因这个群体连接起了全球不同国家出版社的信息资讯,使得他们明白不同出版社之间需要引进什么样的新书来适应当地图书市场,这为版权交易双方节约了大量成本。来自美国的书探Danny Yanez这样总结自己的工作:“尽可能收集更多的信息;尽快的向合适的客户提供正确的材料;根据质量和潜力评估我们收到的材料;帮助客户找到他们想要的书。”

  书探如何发现能成功的书?当涉及文学类图书的时候,成功和失败又意味着什么?Danny Yanez说自己判断一本书能否成功依靠三个标准:潮流、质量与出版执行。之前他遇到过流行儿童文学作家写的第一本给成人读的新书,以“9·11事件”为背景,以及一本讲述一个年轻女性参与荒野生存真人秀并遭遇全球流行病的新书。对于前者,他从理性层面认为其他国家出版社会喜欢这个故事,具有该类型故事畅销的潜质,对于后者他则从自身喜欢该书主题的感性层面推荐给了许多出版机构。许多时候,能同时满足三个标准的新书并不多,像《火星救援》《消失的爱人》这两本书最初并不被同行看好,因为此前同类型的故事实在太多了,但经过他所在团队的专业配合,推荐给了恰当的出版社,这两本书最终都引起了轰动。

  预测一本书能否成功往往需要理性和情感的配合,Danny Yanez说他能做的就是问自己:“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阅读的时候会为它激动吗?我会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吗?我还会在一年中继续多次谈论这本书吗?”同时分析“它在美国的销售情况,再考虑一下特定客户的需求以及同类书籍在其他国家市场上的表现情况”。

  严肃文学出版应学会倾听的技巧

  与美国出版界情况不同的是,法国出版界的传统是直接与作者合作,很少有文学经纪人或书探这样的角色,这也意味着其他国家的严肃文学进入法国图书市场是来自出版社的综合考量。成立于1911年的法国伽利玛出版社拥有法国许多知名作家的图书版权,包括两位诺奖作家莫迪亚诺和勒-克莱齐奥,近年像图书与电影版口碑都不错的《修复生命》和2016年龚古尔奖获奖作品 《温柔之歌》(中文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等也都出自该出版社。版权编辑Marine Duval表示,近年来出版社与中国文学市场的版权交易越来越频繁,不仅推介了许多法国年轻作家作品进入中国,中国的当代文学也加快了进入法国文学市场的步伐。伽利玛出版社旗下的“蓝色中国”(Bleu de Chine) 丛书是专门针对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品牌,从废名、老舍到贾平凹、刘震云等作家的作品都在其中,新作版权交易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不少。

  作为版权编辑,Marine Duval表示自己推荐一本书给其他国家编辑前需要进行专业的筛选工作,在综合考虑书的类型、主题、写作角度、作者,以及特定的国际市场对象之后,会从出版社超过2万种选题中挑出两到三本合适的书,发给某一个特定的编辑。接下来的这步是她认为至关重要的一步,即倾听对方需求。在国际书展上交流的版权编辑,往往需要知道对方最近购买了哪些书的版权、近期出了哪些丛书,然后判断推荐哪些书给对方,这对于这本书今后能否在另一个国家遇到良好的出版流程和营销推广有很大影响,所以,最终达成合作的出版社,“不是我们中意的出版社,而是希望出版这本书的出版社”。这也是Marine Duval强调的在国际书展上希望遇到专业的版权编辑的原因所在。

  专业的版权交易并不会止步于买卖这一环节,对严肃文学而言后续的工作也尤为重要,Marine Duval表示,作家愿不愿意参加图书宣传,到国外去推广这本书是很重要的信息,近年来中国作家也正在适应这种推广过程。此外,由谁来翻译、译者翻译过什么作品、会不会收录到某个丛书里、出版时是不是还要加上其他附加文本之类的问题都会在交易过程中得到商讨落实。

  小众图书市场的机遇

  长久以来,强大的欧美文学市场遮蔽了一些小语种国家的图书输出,这些国家的出版社又如何在国际版权交易中突显自己的文化特征、作者优势,从而输出作品?

  像北欧国家芬兰的图书市场相对而言是让外界感到陌生的,如何向国外出版人推荐芬兰的作品是一个难题,来自芬兰的版权经理SaKari Siltala表示,自己会从芬兰基本国情介绍入手,比如芬兰是全世界受教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人均阅读率很高,也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图书馆系统,甚至芬兰也可能是世界上咖啡喝得最多的国家。在文学方面,芬兰并没有同丹麦、瑞典一起成为“北欧犯罪小说现象”的一员,但是当代芬兰文学有许多优异的女性作家,史诗《卡勒瓦拉》也影响了现代欧洲文学,托尔金的《指环王》正是受到这部史诗的启发而写的。对于中国读者而言,最熟悉的芬兰作品可能就是童书“姆明系列”了,这是一个全球化的童书明星。一部分国际出版人可以通过这样一些情况对芬兰当代作品的版权交易产生进一步兴趣,而更多情况则需要这些作品能够通过获得文学奖来提高国际知名度。SaKari Siltala介绍说,近期几部在版权交易上有优异表现的作品往往是进入了英国布克奖长名单、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等欧洲知名文学奖的作品,同时在主题上也是广受全球读者熟悉的话题。

  欧美之外的国家,则用不同的方式来推进版权输出,比如巴西文学市场基本是一半本土作家一半外国作家,巴西的出版社很注重对读者群阅读兴趣进行归类分析,对不同书店擅长的图书品类销售也较为重视,来自文学出版社ComPanhia das Letras的版权编辑Rita Mattar介绍说,在2011年出版社被知名出版社企鹅兰登书屋兼并后,出版社进一步强化了数据分析能力,旗下的严肃文学、商业图书、青少年读物三大门类皆会针对目标读者的兴趣进行定期邮件推荐,以及为不同书店定制不同图书目录、与图书俱乐部合作、利用网络媒体传播图书话题等等,反映出巴西文学市场有了许多全媒体运作特征。

  Rita Mattar还谈及了一个有趣的案例,写出《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等作品的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是一个全球知名畅销作家,但在巴西文学圈里却因为一些偏见并不很欢迎他,因而该出版社在推广他新书时,“往往会更强调这本书里的主人公而不是作家本人”。

  今年的伦敦书展终身成就奖颁给了ComPanhia das Letras 的创办者 Luiz Schwarcz,他深刻感受到了近三十年里全球出版界的巨大变化,对于出版社加入企鹅兰登书屋,他认为这是“世界可以看见巴西作家”的好机遇。如今全世界对阅读的需求不断在增长,版权交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文化桥梁作用,出版人需要做的便是提高出版的技巧艺术,让阅读这件事在全世界都畅行无阻,汇聚汪洋。正如Luiz所言:“我们在用新的途径告诉人们,阅读是帮助人们躲避这喧嚣世界的一条珍贵的毯子。人类发展离不开寻求最佳的表达方式,不通过文学,还能是什么?”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