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特色推荐
民族的美好“掌纹”她用一生摹画
发表时间:2017-03-17    来源:北京青年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胁侍菩萨(北魏435窟) 1945至1948年
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顶装饰设计彩色设置效果图
八树(花椒树) 1975年
花砖(联珠莲花纹)

涅槃经变菩萨头饰(中唐158窟)

 

    ◎陈青青

    展览:花开敦煌——常沙娜艺术研究与应用展

    时间:2017.3.8至3.19

    地点:中国美术馆

    “我每天兴致勃勃地登着蜈蚣梯,爬进洞窟临摹壁画。早晨的阳光直射进来,照亮满墙色彩斑斓的画面,彩塑的佛陀、菩萨慈眉善目地陪伴着我。我叫沙娜,敦煌又名沙洲,或许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常沙娜

    她出生于法国,成长于艺术之家,因为一场展览,有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年纪轻轻就得到梁思成、林徽因的赏识,并参与国家重大项目。这一路上,她似乎备受命运的眷顾,却也有着数不尽的苦难与坎坷,她就是绘制过无数美丽花纹,来自“黄沙蓝天”、无花敦煌的中国工艺设计大师——常沙娜。

    2017年3月8日,由中国美术馆、清华大学主办的“2017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花开敦煌——常沙娜艺术研究与应用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囊括了常沙娜的壁画临摹、花卉写生、应用设计等不同类别的艺术作品260多件,整个展览由“守望”、“凝萃”、“传承”作为三大主题词,贯穿了她在不同时期的艺术经历。作为“敦煌守护神”常书鸿的女儿,她更愿意将这次展览看作是两代敦煌人对遥远故土的一次隔空凝望。

    父亲在石窟外撒下波斯菊的种子

    1931年,常沙娜出生于法国里昂,因一条流经里昂的河流La Saone (索纳)而取名为“沙娜”,从小跟随父母与一群留法艺术家们生活在法国。直到1943年,常书鸿在塞纳河畔的书摊上看到了伯希和编的敦煌石窟图录,被敦煌这座丰厚的艺术宝库深深震撼,也为敦煌的破坏而痛心疾首,因此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甘肃西北部的沙漠戈壁。12岁的常沙娜随父亲来到莫高窟,初到敦煌,满眼荒凉,碱性极大的水、寸草不生的大漠戈壁让她初次体验到了环境的恶劣。后来常书鸿从外地带来了一些波斯菊的种子,撒在洞窟前的空地上,才使得她的生活中有了鲜花为伴。但是,在无花的戈壁,年少的常沙娜却在洞窟中发现了一座无比壮美的空中花园,成千上万盛开在天顶和四壁上的奇花异卉温暖了整个幽暗的洞窟,花香鸟语,满壁灵动,也让小常莎娜的心中撒下了花的种子,照亮了她以后的艺术之路。从此,这个沉浸于花中的女孩天天跟着父亲,以及董希文、周绍淼、乌密风等大师临摹壁画,练就了深厚的童子功。

    敦煌作为一座艺术宝库,保存着成千上万的壁画塑像,其中也蕴含大量丰富的图案纹样,从十六国到元代的一千余年间,中国及丝绸之路沿线出现过的装饰图案,当时的中国人、外国人的服饰、妆容等,都被敦煌历代画工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可以说,敦煌既是一方庄严的佛国,也是一个花的世界,石窟内除塑像、经变画之外的所有空间,都被各式各样的花卉图案无缝隙覆盖,佛祖身着的服饰衣纹、璎珞配饰、墙壁上的装饰,乃至莲台、地砖上,也铺天盖地、见缝插针地绘制了各种各样的花边纹样。

    林徽因导引她将石窟之花带到人间

    曹魏时期的何晏在《景福殿赋》中记:“不壮不丽,不足以一民而重威灵;不饰不美,不足以训后而示厥成。”图案纹样作为装饰,是中国传统艺术文化表现的一部分,堪称民族文化的“掌纹”,而与花结缘的常沙娜,在洞窟中临摹各式花卉图案,新中国成立后,在林徽因的指导下,她开始将敦煌图案的元素与工艺设计相结合,将石窟中的艺术元素在人们日常的俯仰还往间重获新生。

    事实上,林徽因很早就注意到了敦煌图案的价值,意识到了研究和应用这些艺术元素的重要性,想整理出版一部关于历代建筑图案的著作,她生前有一篇没来及发表的文章《敦煌边饰初步研究》,同时也书写图画了部分有关建筑纹样的手稿,但始终未能完成。40年后,常沙娜带领她的几位染织系研究生在敦煌历时三年临摹整理敦煌历代装饰图案,出版了《中国敦煌历代装饰图案》一书,完成了恩师林徽因的愿望。

    1952年,北京亚太和平会议需要设计一条具有中国风格的礼品丝巾,林徽因推荐常沙娜做设计,并且建议她将敦煌中的藻井图案应用起来,常沙娜将和平鸽的形象巧妙地与藻井纹样相结合,很快就设计出了丝巾。这款丝巾在当时成了亚太和平会议上的亮点,十分抢手,就连常沙娜本人也未能留下一条。30多年后,常沙娜偶然在北京街头再次看到了有人披着这条丝巾,她激动地上前跟披着这条丝巾的人解释道:这是我设计的,能不能送给我,我再给你买条新的。就这样,这条对常沙娜意义非凡的丝巾又回到了她身边,她至今都认为是佛缘使她们兜兜转转重新相逢。

    1958年,北京十大建筑正式启动,身为年轻教师的常沙娜参加了首都“十大建筑”的建筑装饰设计,被分配到人民大会堂设计组,参与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顶部天花板的设计工作。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顶由于空间跨度很大,一直没有找寻到合适的设计,常沙娜再一次用上了童子功,参考盛唐莫高窟第31窟藻井的莲花样式,反复修订改进,最终在设计师和工程师的通力合作下,设计出了结合通气孔、照明灯、建筑结构,以及材料、比例等一系列需求的天顶图案纹样,雍容华贵,充实完满,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赞许。除此之外,常沙娜还结合敦煌图案设计了人民大会堂外立柱须弥座、内外门楣、灯饰、窗花等,很难相信所有这些精美的设计,都是出于一个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之手。

    现如今,高速信息化使得人们被各种各样的符号和颜色所裹挟,耀眼闪烁的灯光、密集巨大的广告牌和大红大紫的舞台令人眩晕,在世界性、当代性面前,人们有时候忘记还有一种自我的立场,是来自老祖宗的良方,让我们从夺目中隐退、清醒,在传统和当代间创造出不同的图像层次。像常沙娜先生那样,将古老的纹样记取、放大,直接进入到社会空间、大众生活,她也因此成为“掌纹”的铭刻者和守护者。

    两代敦煌人  三生未了缘

    这种对于敦煌艺术的保护和传承,是常沙娜对敦煌的爱,对祖国的爱,更是对父亲的爱。1980年,76岁的常书鸿给常沙娜写了一封家书:“沙娜,不要忘记你是敦煌人,最近接到这本书,赠给你参考学习,也应该把敦煌的东西渗透一下的时候了。”纪录片《敦煌画派·花开敦煌》中,记录了常沙娜为父亲扫墓的场景,她一边擦拭着父亲的墓碑,一边喃喃自语:“爸爸,你好,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一辈子……你给我的教育,你给我的敦煌莫高窟精神,永远陪伴着我,我在这里表示对你的缅怀和纪念,爸爸,谢谢你!”

    在过去千年的岁月中,敦煌曾吸引着无数人的赞叹与膜拜,满壁的天人飞翔、莲花绿池,奇花异卉化为神灵的装点,藻井化为帝王的伞盖,佛祖的背光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在常沙娜的艺术生涯中,一只手伸向传统,一只手伸向自然,在传统文脉和大自然中不断借鉴和挖掘,一笔一笔摹画民族的“掌纹”,将佛国的美好装点人间。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