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精品书摘
《涵养好家风》:克勤克俭,戒骄奢以约己束人(节选)
发表时间:2019-01-10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涵养好家风——党员的10堂主题党课》  人民出版社

克勤克俭、勤俭持家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一脉相承的传统美德,也是中国家庭伦理思想的精华。历朝历代的贤德之士大多将勤俭作为家风建设的重要内容,书写家规家训的名篇世代相传,身体力行以自身节俭的行为树立榜样。因此,不少勤俭节约、教子节俭的故事口耳相传,成为美谈,一直流传至今,成为如今人们学习的典范。

司马光:“以俭成名,以侈自败”

司马光是我国北宋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文学家,他认为节俭是一个人可贵的品德,是事业成功不可缺乏的条件。司马光当了宰相以后,家庭生活仍十分俭朴。他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还以此作为家教的一项重要内容。司马光晚年时,给儿子司马康写了一封信《训俭示康》,谆谆教导他一定要养成节俭的美德。信中写道:我们家向来清寒,清白的家风要世代相承。我从小就不喜欢豪华奢侈,小时候,大人要我穿那种饰有金银丝的华丽衣服,我觉得太奢侈而不肯穿。我一生只求吃饱穿暖,别无奢望。

司马光还列举了历史上许多“以俭成名,以侈自败”的故事来教育儿子。他说,宋仁宗时的张知白,虽位在三公,俸禄很多,盖的却是布被。春秋时鲁国的季文子,当过三朝的丞相,但他的妻妾却没有穿过帛制的衣服,他家的马也没有喂过粟。但是西晋的石崇,官为侍中,只是一个荆州刺史,生活却极度奢侈,曾与贵戚王恺比奢侈。他将蜡当柴烧,道路两旁以锦为屏障,长达50里,令王恺自叹不如,但石崇最后在“八王之乱”中被杀死。还有西晋武帝时的何曾,生活非常奢侈,每天吃饭就得花掉一万钱,还嫌没有好菜吃。他的儿子更过分,每天要挥霍二万钱,结果落得个倾家荡产的下场。司马光以这些生动形象的事例来教育儿子的,要他向张知白、季文子学习,以石崇、何曾之为戒,牢记历史教训,不但自己节俭,还要把它作为家风世代相传。

司马光的儿子司马康的确没有辜负父亲的殷切期望,后来也考上进士,成长为一名品德高尚、才华横溢,为天下称颂的青年才俊。他和父亲一样都以节俭为美德,史称他“为人廉洁,口不言财”。

范仲淹:“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范仲淹自小立下远大志向,以天下为己任。他任地方官时,每到一处都为当地老百姓做许多好事。官越做越大,但他在生活上却始终十分俭朴,只有在宴请客人时才吃肉,穿普通布料的衣服,省下薪俸在家乡设立“义庄”,用于救济同族的穷人。他常对人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并以此来教育子女勤俭。

范仲淹的儿子叫范纯仁。这一年,范纯仁准备娶亲。他想,结婚乃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父亲又在朝廷做大官,婚礼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才像个样子。于是,他把要添置的贵重物品开列了一份清单送给父亲过目,想征得父亲同意。范仲淹拿起这张清单,看着看着,便皱起了眉头。他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儿子,连连摇摇头说:“结婚买这么多东西,有点太过分了吧!”纯仁听了很是扫兴,一声不吭,显得很不高兴。于是范仲淹对儿子进行了严肃的批评,他详细地向儿子讲述了自己年轻时的苦难生活。他说:“我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十多岁才上学,借住在一个寺庙里。那时,经常自己煮些粥,等它凝成块以后,用筷子划分成四块,早上吃两块,晚上吃两块,作为一天的主食。副食则更简单,吃几根咸菜就行了。后来,一位有钱的同学给我送来好菜好饭,我却一直没有动筷子。因为在我看来,年轻时太惦记着享乐,将来恐怕就吃不得苦了。现在你们兄弟几个,从小都没有吃过什么苦,我最担心的是你们会不会丢掉咱们范家的勤俭家风。”他还列举了古代一些名士以俭为荣的事例。在父亲的教育和耐心启发下,纯仁懂得了为人俭朴的道理,高高兴兴地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按照父亲的嘱咐十分节俭地办完了婚事。

范纯仁后来官至宰相,《宋史》评价说:“纯仁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他性格平易宽厚,不以疾言厉色对待别人,但只要是他认为符合道义的事情,态度便十分强硬,一点也不屈从。从布衣到宰相,范纯仁廉洁勤俭、关注民生始终如一。曾有亲友来请教为人之道,范纯仁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这正是当年父亲范仲淹教导他的名言,只有俭朴才能铸成廉洁之风,只有宽恕才能成就好的德性。

寇准:“人间万事何须问,且向樽前听艳歌!”

北宋宰相寇准,少时家境贫寒但聪明好学,19岁便考中进士。步入仕途的寇准刚正廉明、不畏强权且敢于言事。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寇准力挽狂澜,主持谈判,以相对有利的条件与辽国订立了和约。由此寇准被提升为宰相,受到天下万民景仰。当时民间流传有“欲得天下好,无如召寇老”的说法,被誉为一代名相。

然而,在仕途达到顶峰和巨大的功劳面前,寇准开始居功自傲,没能够保持自己的本色,过上了奢侈浮华的生活。据《宋史寇准传》中记载,晚年的寇准,喜好歌舞,经常在家中举办大型歌舞晚会,并下令在其豪宅中到处都点上蜡烛,即使厕所、马厩里也不放过。他家每天都要消耗大量蜡烛,而蜡烛在当时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还是绝对的奢侈品。对此,他的朋友情真意切地对他进行劝诫,寇准却依然我行我素,竟不以为然的说:“将相功名终若何,不堪急景似奔梭。人间万事何须问,且向樽前听艳歌!”此时的寇准已经完全沉溺于奢靡的生活无法自拔。

寇准这样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奢靡作风最终导致了严重的后果。首先是受到政敌的攻击,寇准最终丢掉了宰相一职,被贬到了遥远的雷州担任地方官员。其次是其家业被迅速败光,寇准被贬雷州后穷困潦倒,不仅豪宅没有了,他病死后家人竟无钱将其下葬。寇准的妻子是宋太祖皇后的妹妹,凭着这份关系写了份奏折请朝廷出点钱来运送寇准遗体,不过拿到的钱还不够运到寇准老家陕西,最终只运到洛阳就草草下葬。同时,骄奢的生活习惯也直接被寇准的后代所继承,司马光曾这样评价寇准的后人:“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一代名相因迷恋上奢侈的生活最终沦落至此,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古语云“富不过三代”,司马家族、范氏家族却创造了中国的家族传承奇迹,近千年而不衰,人才辈出,家风纯良。寇准由刚正廉明、不畏强权的一代名相堕落到晚年因迷恋奢侈生活而最终悲惨离世。以上三则故事很好地诠释了“成于勤俭,败于奢”的道理。司马光、范仲淹在官场上无论是身居高位还是几起几落,他们的家庭平安幸福,他们的后代人杰辈出,这都是必然的。因为他们始终保持着清贫、勤俭的家风,节制欲望,过普通人的生活,把精力集中到高尚美好的追求上。司马光曾说,树立勤俭廉洁的家风,是“大贤之深谋远虑”,是阖家长久幸福安康的最好保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于儿孙。”培育良好的家风,教育督促亲属子女走正道,既是道德的选择,更是智慧的选择。

曾经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观点认为,贫寒出身的官员干部容易变贪官。理由是他们小时候吃苦、缺钱,深知物质匮乏之痛,一旦拥有权力,他们便会放肆敛财,即使知道存在风险,也会为了钱而不顾一切。这种观点明显是错误的。司马光、范仲淹、寇准三人均是出身贫寒,但同样是苦出身,当他们掌握权势、生活物质不再匮乏后,寇准选择花天酒地,美其名曰享受人生,给自己补偿,不让孩子再吃自己当年的苦;司马光和范仲淹却不喜华靡,注重节俭,他们将苦难的过去视为今日俭朴的理由,希望通过自己的一切努力,让更多人而不只是自己的家人,能够生活得好一些。由此可见,一个人,是清官良吏,还是贪官污吏,并非出身的问题,而是“三观”的问题。

勤俭是一种行为,更是一种品德,古今中外勤俭节约的故事不胜枚举。古有汉文帝刘恒穿“补丁龙袍”和草鞋上殿办公,做节俭的表率;朱元璋皇帝请客,四菜一汤,萝卜韭菜,着实甜香;小葱豆腐,意义深长。今有周恩来总理每餐一荤一素,吃剩的饭菜留下顿,一片菜叶抹碗底;富豪李嘉诚从不讲究衣服鞋子的牌子,皮鞋十双有五双是旧的,西装穿十年八年是平常事。国外有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每天深夜亲自熄灭白金汉宫小厅堂和走廊的灯,坚持皇家用的牙膏要挤到一点不剩;号称“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的日本丰田公司,从细节着眼,厉行节约,劳保手套破了要一只一只的换,办公纸用了正面还要用反面,厕所的水箱里放一块砖用来节水。勤俭节约并不是小气,而是现代文明的一种内在诉求,在人口爆炸、资源有限的现代社会,勤俭更应该被广泛弘扬和传承。大到国家,小到家庭,不论贫富,若勤俭文明之风盛行于世,将是国之本,家之幸,民之福。

(本文选自《涵养好家风——党员的10堂主题党课》一书,由张彦、沈丹等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