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精品书摘
《海魂》:隔海相望
发表时间:2018-09-2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王继才站在礁石上,朝燕尾港的方向望去。

  王继才的目光越过万顷碧波,一点一点地向前延伸再延伸,直至抵达陆地。他仿佛看到了燕尾港,看见燕尾港身后被田野揽在怀中的村庄,看见村子里的那间熟悉的小屋,看见小屋里躺在床上期盼着儿子归来的九十六岁高龄的老母亲。

  此时是 2012年 12月,正值隆冬季节。岛上,海风刺骨,寒气凛冽。然而,王继才已顾及不了天气的寒冷,他在惦记着母亲。大女儿王苏打电话来,说奶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食欲也不如以前,吃什么都没有胃口。王苏还说,奶奶大多数时间昏睡在床,有时醒来,就念叨,说想你,让捎话,让你下岛,抽空回一趟家。奶奶说,再不回来,就看不到你了王继才恨不得立即出岛,乘船回家,回到母亲的身边!

  可是王继才做不到。过几天上级要来岛上检查工作。身为开山岛民兵哨所的所长,他实在是走不了啊!于是,工作之余,他能够做到的,只能是抽空站在礁石上,朝家的方向遥望。他觉得自己对不住母亲,且不说母亲生他养他,吃了很多的苦,就说那年他受命上岛,把仅有一岁多的女儿托付给老母亲带,母亲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要知道,在 1986年,母亲已是七十岁的人了,如此高龄的老人还要为他们夫妻带孩子,每每想到这些,王继才的心里特别不好受!

  王继才的母亲名叫魏家芳,本地人,地地道道的农民。

  老人家先后生育了八个子女。王继才在男孩中排行老二,老人家管他叫“二子”。当年,母亲得知王继才被上级派驻开山岛,一开始并不乐意,心想“二子”长年累月在岛上,和媳妇分居两地,这个家不就散摊子了吗?后来见王仕花辞职上岛,她积极支持。她对王仕花说,去吧,去那里是为国家效力。孩子小,上岛不方便,就留在家里,由她带。这一带,老人家就把孙女带在身边很多年!老人讲不了多少大道理,老人是以实际行动支持王继才夫妻。要是没有老人的支持与帮助,王继才就没有稳定的大后方,就不可能全心全意地守好海岛!

  王继才忘不了 2003年 10月的一天,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病重住院,即使是在昏迷神志不大清醒的时候,她还一再“二子”“二子”地呼唤着王继才的乳名。那时候,恰巧也适逢上级领导上岛检查战备,王继才没能及时赶回家,没能尽到当儿子应尽的一份责任与孝心。

  事隔多年,当老母亲身体不好需要王继才回家,守在老人家的床前伺候她时,他却再一次因为工作的需要,留在了岛上。

  面对高龄体弱的老母亲,王继才此时能够做到的,只能是隔海相望。

  王继才还记得,1998年,父亲病重去世时,大风大浪隔断了开山岛通往大陆的海路。王继才悲痛欲绝,他也只能站在岛顶,隔海相望!

  这一次,同样是隔海相望啊,数日之后,当王继才忙完工作,请假回到家时,母亲已经溘然长逝。

  王继才未能在母亲生命的最后时刻,守在母亲身边,听她老人家弥留之际,轻轻地唤他一声“二子”……

  这成了王继才终生的遗憾!

  依然是隔海相望!

  大女儿王苏要结婚了,她把选定的良辰吉日告诉了爸爸王继才。王苏说,老爸,举办婚礼的那一天,你一定要来啊!王继才答应了女儿。王继才说,到时候一定去!

  王继才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王继才对女儿王苏,心里始终充满了歉意。在王苏一岁多的时候,王继才走了,去了开山岛,且一去,就是几十年。那时女儿小,需要生活在父母的身边,可是他和妻子却把她交给了孩子的奶奶带。事实上,七十岁的奶奶是可以把她带大的。奶奶很辛苦,给她吃,给她喝,给她穿,竭尽了全力。可是奶奶有奶奶的局限性,奶奶在生活上能够给予她的,都一一给予了,然而在学习与教育等方面,却帮不了她的忙。这样一来,王苏与同龄人比,势必就有了一些缺失。虽然这些缺失是隐形的,不太容易察觉,但却客观存在着,对她的成长,有一定的影响。

  比如说,孩子上小学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后,要家长检查并签字,她的奶奶就做不到。这让孩子很为难。孩子会明显感觉到自己与其他同学的不同。

  比如,学校要开家长会。不是奶奶去不了,而是奶奶去了没有多大的用。奶奶既记不住老师在家长会上讲的是什么,日后也督促不了孩子该做些什么。后来学校的老师了解了王苏家的情况,大凡开家长会,她的家长来不来,都已不做任何的要求了。

  再比如,放学了,同学们都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她例外。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年纪大了,生活按部就班,基本上接收不到什么新信息,因此,她的日子就过得十分沉闷,如同一潭死水。

  王继才每每出岛办事,回到家,就感觉到女儿和他隔着一层,隔的是什么?他说不清。只是女儿对他不如对奶奶亲。王继才曾经试着和孩子多接触,可是效果不明显。孩子对他尊重多,主动交流少。一般情况下,是他问她什么,她说什么,他不问了,她也不说了。

  现在,女儿长大了,谈恋爱,要结婚了,这让王继才兴奋不已。王继才计划着自己到时候一定要安排好工作,事先找好人,多多付给他们报酬,让他们替他守几天岛,然后他和王仕花一起去参加女儿的婚礼。甚至王继才都在心里打好了腹稿,那天在女儿的婚礼上,他要讲几句话,对新人表示祝贺。可是,令王继才无比失望的是,海上风浪太大,没有船出岛,他对女儿的承诺无法兑现了!后来,王继才得知,婚礼上,女儿王苏盼望他的到来,曾不止一次地对伴娘说,爸爸会来的,妈妈会来的,他们都会来的!他们已经出岛了,正在往这里赶,再等等。过一会儿,他们就会来了。其实,女儿对伴娘说这话时,王继才正站在开山岛最高处的岩石上,朝着大陆的方向遥望!

  此时,王继才能够做到的,是对女儿深深的祝福!

  他希望女儿能够理解,原谅他不能前去参加她的婚礼。

  依然是隔海相望!

  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研究生的儿子王志国来电话,邀请他的爸爸王继才和妈妈王仕花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王继才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了。王继才说,他不是偏爱儿子,而是因为王志国是在开山岛出生的。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天,风大浪高,儿子出生得特别艰难……就凭着这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王继才夫妻也要去省城,去看看毕业典礼上头戴硕士帽的王志国有多帅,他们要当面给儿子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办的第一批航空高等院校之一。1978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大学;1996年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项目;2011年,成为“985工程优势学科创新平台”重点建设高校。建校以来,校友中仅涌现出的两院院士就有十一位。儿子王志国能在这所大学里攻读硕士研究生直至毕业,始终是王继才的骄傲。平日里,无论是谁,只要向他提及儿子王志国,王继才总是一脸灿烂的笑容。

  为了能够按时去省城参加儿子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王继才早早做好了准备。起先,他与家里的亲戚联系,看看在那个时间段谁有空,上岛来替换他。毕竟他要和妻子王仕花一起出远门,到省城一趟,来回加上进出岛,少说也要四五天。其间,岛上不能没有人执勤。可是,找人替代,一次可以,两次、三次就不大好办了。找来的亲戚过后说,在岛上太难熬了,简直就是度日如年!一整天,没人说话。白天,跟在身后的是自己的影子。到了晚上,灯光打在墙上的,还是自己孤零零的影子。两天一过,人不是快要疯了,就是快要傻了,那滋味,真不好受!后来,王继才见找不到亲戚帮忙,就只好花钱雇人了。王继才要和被雇的人谈好条件,比如说什么时候站岗放哨,什么时候观察海天,遇有情况,如何报告等等。对方答应了,再谈报酬。需要说明的是,付给对方的报酬是由王继才自己掏腰包支付的,在 2013年前后,也就是王继才准备去南京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期间的价格为每天一百四十元!这还是优惠价,对方是看在王继才守岛辛苦的情况下开出的价码。我在前面说过,王继才夫妻收入有限,自 1995年岛上建成了灯塔站后,他们代市航标管理处管理灯塔,每年可额外获得两千元的辛苦费。仅此而已。现在,他们在临时外出的情况下,还要自付雇工费,真是挺难为他们的了。好在王继才夫妻想得开。王继才说,这种情况并非常有,一年中,偶尔一回两回的,他们也支付得起。外出看孩子,毕竟是私事,总不能由公费开支吧。

  可又有谁想得到呢,军情紧急,就在王继才找好了雇工,把岛上的近一段时间里的工作一切安排妥当后,一个电话打来,上级通知,部队要在这片海域搞演习。若是平日正常情况下,找人替代守岛是可以的,但情况有变,突然间有了军事任务,王继才就走不了了。在开山岛,维护通讯设施,提供气象信息,以及协助海军搞好潮汐监测等,只能由王继才来完成。所以,王继才不无内疚地打电话给儿子王志国,十分抱歉地说,他有任务,去不了。他让儿子多照几张毕业照,以后好看看照片!

  儿子王志国参加毕业典礼那天,王继才抽空来到小岛的最高处,朝省城的方向遥望着。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望到千里之外的儿子,但他仍然伫立岛顶,把目光投向远方……隔海相望,隔海相望啊……一天,江苏省军区的一位将军来到开山岛视察。

  江苏沿海,有多座岛屿。想必将军巡视过所属部队及民兵辖区内的每一座小岛,所以将军上岛后,不是先听汇报,而是首先要看岛上的军事设施与海防建设。随后,将军来到哨所,看了王继才夫妻记录的观察日记。他看得很仔细。一页一页地翻看。其间,偶尔会问某天的风速记录是否准确。这时王继才会告诉他,风速由风向仪等仪器测定,记录准确无误。随后,将军看了岛上的坑道,他着重察看了防护门金属部件的保养情况,并亲自动手,打开和关闭了防护门,以测试坑道门的使用情况是否完好。随后,将军不仅看了王继才夫妻种的菜,养的鸡,还特意看了厨房,看了他们把生产的富余的蔬菜腌制的咸菜。随后,站在山坡上的将军,像是很随意地指着小岛西边的大狮、小狮两座礁石问,它们叫什么名字,方位多少;接着,将军又指着东边的砚台石,问直线距离多远。王继才一一作了回答。守岛多年,可以说,王继才对岛上的地形地物,了如指掌,烂熟于胸。将军不再问了。看得出,将军非常满意。

  将军从陪同上岛的县武装部领导口中得知,王继才夫妻为了守岛,远离大陆,远离亲人,做出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牺牲和无私的奉献,深为感动。于是,将军特地挥毫泼墨,写下了这样一副对联:“眼观四海风云,心系万家欢乐”。横批:“以岛为家”。 ——这是对王继才夫妻守岛多年的肯定与赞扬!

    (本文选自刘晶林著《海魂: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