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精品书摘
何建明:安且吉兮,人在一万年前后都叹这里好
发表时间:2017-10-09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引言

  安且吉兮,人在一万年前后都叹这里好

  “嗷呜!嗷呜!嗷呜—”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团团火焰映红了沧海与山丘。火焰时而跃动在海岸边的绿林之中,时而飞流在山岭的峡谷之间,前面则是数十只正拼命逃窜的猛兽……

  这幅景象,发生在数万年前。

  那时,人类还没有语言与文字。

  一群先祖被一场空前严寒的冰雪侵袭。他们逃离了北方的山谷,开始了艰难的长途大迁徙。他们从中原出发,一路辗转,直抵后来被称为“杭嘉湖”的大地。

  这里雨水充足,风和林茂,食丰景美。年长的首领不禁兴奋得张开双臂,仰天阵阵长啸。一双有力的双脚在杂草丛生的大地上重重跺了三下,引来身边团聚的数十个裸着身体的族人一阵狂欢,他们学着首领的样子,又是跺脚,又是号天,好一派欢快景象。近处的海和背面的山谷,似乎也在为这群新来的客人而献情抛媚……

  突然,一群猛兽从山林和芦苇中蹿出,众族人纷纷捡起石块与木棍,奋力与猛兽展开了厮杀。那是一场血腥的大搏杀,石头和鲜血在混战中一起乱飞,相互交织。那些弱小者在强者的暴咬与撕扯中倒下,而更多受惊的猛兽夹起尾巴,拖着伤残的身躯拼命向远处逃窜而去……

  胜利的先祖们,擦干身上的鲜血,重新搭起草棚,点燃篝火。他们,从此留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一代又一代,他们的生命与遗骸化作空气与“石头”,或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或埋入这片土地中,变成一块块“没有语言的石头”—化石。

  岁月从野蛮的原始搏杀社会移至东汉时代,胜利者为成功霸占肥沃的太湖流域与杭嘉湾而欣喜若狂。历十朝统治,定江山万里,到了汉灵帝刘宏时代。灵帝对南国腹地的杭嘉湖一带格外垂青。一日,他带随员千百,游至太湖西北边新置一县之地,立即为眼前如诗如画的山水与百姓平和安详的生活景象惊叹不已,于是乎,他摇头晃脑地咏起《诗经》中《唐风·无衣》里的佳句:“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此地即为安吉!安吉县,此地也!”灵帝长袖一甩,金口一开,“安吉”二字随即掷地有声。

  从此,这块土地有了一个名字—安吉。

  这是差不多2000年前的事。

  “安吉安吉,安且吉兮!此乃人生最好的归宿地也!”在一个竹林环绕、溪流潺潺、鸟语花香的山坡上,一位戴着眼镜、体型微胖的老者,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时而仰望清朗的云天,时而环视簇拥在身前身后的那片绿竹青山,不停地喃喃感叹。

  这是公元20世纪后半叶的又一幅景象。

  公元1974年,就是这位名叫张森水的浙江籍考古专家,在距安吉不足两百公里的建德境域的一个乌龟洞内,发现了一颗牙齿,这是一颗人类的牙齿,准确地说是一颗人类的右上犬齿,它长在一个生活在五万年前的浙江人的门牙边。学者们认为:“建德人”就是浙江原始民族越族的祖先。

  然而,此后的一段不短的岁月里,在十万平方公里的浙江陆地全境,竟再也没有找到旧石器时代浙江人的任何足迹。

  难道更早的浙江大地上的“先祖们”突然有一天“蒸发”了?已经为探索中国华夏古文明作过无数贡献的张森水先生不服气,他不相信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找不到万年前人类生活的痕迹。

  “你爷爷的爷爷,就对我们后代说过,我们世世代代栖息的这片土地,有山有水,自古便灵毓秀美,值得安居乐业,所以给你起名时取了‘森水’。森者,森林也,林存于山;水者,清流透彻也,源流不息。森水,意思是好山好水,希望你长大后爱护自己家乡的这片好山好水。”小时候,张森水经常听父亲这样对自己说。

  “考南探北滴水穿石七十耕耘成大业

  承上启下点石成金八旬传递续辉煌”。白驹过隙,在张森水先生七十大寿、中国真正开启考古八十周年时,学生们的一副长联,犹如新征程的号角,鼓足了这位老者的干劲。

  公元21世纪初,人类的语言已经可以数字化传播了。

  七十多高龄的张森水先生带领一众学子,再次来到数万年前那片人类祖先呼啸云天、与猛兽搏杀厮嚎的土地—安吉。那几十天里,张森水先生与助手们一起在安吉溪龙乡的一个叫上马坎的山岗上,发现了先祖们留下的三百多块带有旧石器时代典型特征的石器物……

  这是一次收获巨大而且学术价值极其重要的考古发现。据浙江电视台国际频道《遇见安吉》栏目的讲述:上马坎遗址的考古挖掘结束了浙江无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的历史,使中国不再有省级辖区旧石器考古的空白区,把浙江古人类活动历史提前到距今80万年左右。

  安且吉兮,人类栖息宜居之地,也是灵魂归宿的安宁之域。

  那山,那水,那森林,那原野……皆是上苍所赐的灵性之物。

  六年后的2007年11月26日下午,让浙江历史前推了几十万年的著名考古学家张森水先生在一次野外考古工作途中猝然倒下—倒在了绿的原、青的岩之上,再也没有起来。

  半年后的2008年5月27日,上马坎。数百人聚集在一尊洁白的张森水先生花岗岩雕像前,鞠躬献花。绿水青山簇拥的山岗上,响起一阵激越而庄严的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在庄严的旋律中,这位中国考古巨人的骨灰被徐徐放入红土中,一个不朽的灵魂从此融入了这片自古“安且吉兮”的红土地里。

  绿意尽染山岗,清水潺流大地。当一阵春风拂面而过,新土中腾起一缕青烟—人们皆在默默地为这位热爱安吉的圣者的夙愿得以实现而感到欣慰。

  安且吉兮。

  安且吉兮……

    本文选自何建明所著《那山,那水》一书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