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精品书摘
蒋子龙:散文二题
发表时间:2017-09-26    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佛子”的诗与字

  二○一六年岁末,在海南举办“两岸文化笔会”,台湾原“中国书法学会”理事长谢季芸先生在致辞中说,看到大陆有位书法家能写楷书非常吃惊……言下之意莫非曾以为大陆已经没有人能规规矩矩地写字了?我在著文回应谢先生时信笔提到以字行世的佛子李之柔,其尤以楷书、隶书见长。以字丑张扬个性、用鬼画符充作创新的人毕竟少数。孰料两个月后,台湾妈祖文化节邀请李之柔先生赴台举办“诗文书法展”。是机缘巧合,抑或这就是“生活禅”?不管怎么说他们是找对了人,李之柔首先是“佛子”,天赋异禀,若有宿慧,幼时常重复做一个大致相同的梦:或身处红墙碧瓦的寺院中,或正行走在回寺院的途中。小小年纪与人打招呼总是无师自通地双手合十。

  其祖籍保定,幼承家学,熟读经典,且颖悟过人,能融会贯通。他的书法基础也是“儿时被打出来的,父亲给一本字帖,写不好就打”。时下书法乱象,是否跟有些人刚习字时缺打不无关系?他的母亲是沧州人,外祖父为当地知名诗人,对他影响也很大。后又接受了系统的现代教育,遂投身文化,编辑杂志、拍摄影视、经营公司、组织演艺活动等等。经历丰富却心境单纯,情笃性挚,一心皈依三宝,锲而不舍。最终因缘俱足,投于创立“生活禅”的高僧净慧法师座下,潜心问禅。法源寺一诚长老赞他:“以智慧明鉴自心,以禅定安住自心,以精进坚固自心,以清静涤荡自心。”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商品社会,所缺少的正是他这般的温良谦恭、硁硁自守、光而不耀,反显得清净旷达,卓尔不群。

  正因为有这样一番心路和修为,才有了之柔那些诗词,以禅入诗,独开妙境。或激浊扬清,气度雍容,心师造化,入俗化俗,如“野寺神仙步,荡彻沙千数,风不动,住无住”。一片空明中蕴涵万象,又妙通禅机;或意蕴深婉,隽思闪烁,瑰玮典雅。当下诗词也如同书法一样有种乱象,或死拼硬凑,或套用政治热语,或顺口溜化……且看李之柔应景的《丁酉咏鸡》:“等闲能作几声啼,一唱苍穹晓月低。日出由天天使我,行吟宿植起蒸黎。”写海的:“会解乾坤深浅意,金乌出海不凭风。”写蝉的:“何来变化功?处下隐情深。卸却黄金甲,高瞻赋远声。”谨严而条畅,工整而朗润,气格持重,浑如天成,吟之诵之唇齿含香,似乎严格的格律反而给了诗人以巨大的自由和想象的空间。他的楹联也很受欢迎,不少重要的文化景观及寺庙,都有他的墨迹,如天津妈祖文化广场上有一醒目的隶书巨联,即由他撰题:“风凌海日海凌风过眼沧桑最是潮音浩荡;雾隐云帆云隐雾平心冷暖方知后德慈悲。”气格高迈雄阔,又空灵悠远。

  学养托起了李之柔的诗词,深致的诗词功力又托起了他的书法。他的字不再是单薄的、平面的,而是有了生命、有了性格、有了故事。其楷书为心,气韵清刚,天心月圆,笔意精切,入眼入神;行书为表,清绮洒丽,意韵灵动,流畅自然又斑斓多姿;隶书为其筋骨,笔画峻切,字体崚嶒,锋芒雄奇险窍,气脉又浑厚刚直,其势劲崛奔放,其神不动如山;还有华枝春满的小篆、万壑争流的草书,以及意趣不俗的画作……总之是人入字,字证人。人品、诗品、书品互为表里,浩然沛然,惊人绝艳!

  剐 水

  曾在互联网上读到,二○一○年九月九日,首届世界城市科学发展论坛在上海开幕,然后移驾北京继续举行。每位与会者的面前都摆着一瓶矿泉水,其名“剐水”。这个名字标新立异得很,甚至“剐”得有些触目惊心。

  还记得吃粮凭粮本、粮票年代,粮店多供应安徽产的“籼米”,似乎比二号、三号机米还要粗糙,不仅本身油性很少,吃进腹内还能剐掉肠胃里的一些油水。现在减肥成风,正大量需要这种好东西,市场上却很难再见得到了。民间传言安徽的水也能剐油,所以安徽人炒菜从来都是用猪油,以补其剐。常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据说安徽人的皮肤被“剐”得较北方人要薄,薄了就显得细嫩。古往今来安徽的水土还“剐”出了大禹、皋陶、老子、庄子、华佗、包拯、周瑜、朱元璋、戚继光、李鸿章、陈独秀、胡适、陶行知等等诸多对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有重大贡献的人物。

  可见“剐水”是一种神秘之水、传奇之水。

  近日我也有幸与此水结缘。受“迎驾文学笔会”之邀,前往大别山腹地佛子岭。其隶属霍山县,仰头便是大别山主峰,南高北低,山势陡转,在群峰俯首处,开屏列帐,形成明显的弧状,这便是“天上北斗星,地上霍山弧”的灵秀胜境。两千一百多年前,正值鼎盛的大汉雄主刘彻巡查此地,当地人酿造美酒迎驾,遂留传下来“以最好的东西诚意迎驾”的遗风。而酿造迎驾酒的血液正是“剐水”。

  我身在大别山,天天饮用剐水,也格外留意此水的来龙去脉,当地人又称其为“竹根水”。大别山多湖泊,水系发达,当年治理淮河得出的结论是:“控制了大别山的水,就控制了淮河水患。”主峰白马尖,峰尖插天,峭拔苍翠,一洞镶其上,有清泉涌出,极清极凉,飞流直下。据传这就是“剐水”的源头。

  所幸大别山主峰还保留着华东地区仅有的一大片原始森林,往下转入佛子岭则是六十万亩竹海,源于主峰的清泉洄于高山涧壑,变成无数条溪流,流经原始森林,穿过莽莽竹海,夹带着山川灵气,浸润了草木芬芳,翩翩然注入佛子岭,便成“剐水”。

  在大别山关于“剐水”的传说还有很多。其一说是商伐畎夷时,溯淠流而上,三苗大败,退入崇山老林。正奄奄一息,忽见清潭,饮之清醇甘甜,精神陡振,濯足浸面,伤痛骤愈。后苗人“楚”在此称王,封大别山清泉为“剐水”。长饮能“剐脂瘦身,清污剐垢”。女子冰肌玉骨,佳冶窈窕;男子筋骨清朗,劲健寿高。传说是传说,但今日的霍山县仍是出名的长寿之乡,却是事实,这就不能说跟剐水没有关系。

  自古就源源流淌的剐水,如今大热,是因为现代社会“极大丰富”的物质,最终竟变成了人身上的油脂。据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全球成人体重调查报告称:“全球胖子数量超过瘦子,中国肥胖人口已超过美国,居世界首位。”这里所说的肥胖是指:“体质指标,即全身脂肪严重超标,面临心脏病、高血压等的风险比单纯以体重来认定更准确。”果然,近日见媒体公布了卫生部关于《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现状》的报告,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大国、第一‘代谢综合征’大国,每三个人中有一个高血压,每五个人中有一个高血脂……”

  ——不必再细说了,谁都可以想得到日益肥胖的现代人类,对“剐水”寄托了何等希望!而“剐水”最可信赖的,是它并非神水,也不是药水,就是普普通通、清清纯纯的经过净化处理的天然之水,起码不会害人。已经肥胖的和不想肥胖的,都指望靠平常喝水就能“剐”掉身上多余的油水。这让我在大别山一边喝着“剐水”,一边又对“剐水”充满忧虑,仅中国就有肥胖人口八千九百六十万,却只有一个大别山,哪够啊!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