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大家点评
对研究者的系统研究——“智库研究丛书”评介
发表时间:2018-01-04    来源:学习时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鲁渝

 

  

  在国家治理体系中,智库(think tank)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公共政策研究机构,自近代以来,智库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15世纪到20世纪,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国(苏联)和美国等一系列大国的逐渐崛起,都离不开本国智库的积淀与支持。21世纪以来,以金砖国家(BRICS)为代表的新型大国崭露锋芒,在很大程度上同样得益于智库等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在理论和实践上的有力支持。可以说,在现代语境中的一国兴衰,与智库有很大关联。

  从国内和国际的两个向度看,智库的作用也十分明显。它不仅体现在着眼于内政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国内治理议题中,还体现在着眼于国际的全球安全、生态环境、国际经济、跨国犯罪、人权保障等全球治理议题中。当前,国内国际不同议题的设定、分析与解决,都活跃着智库的身影。在某种意义上讲,智库的存在与否,决定着国家治理体系的完整与否;智库建设的水平高低,代表着国家治理能力的水平高低。智库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

  对于中国而言,智库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事物。在古代,虽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智库,但是“谋士”“策士”等知识分子专门以幕僚工作为业,事实上起到了类似于智库的决策咨询作用。近代以来,现代意义上的智库开始在中国出现。新中国成立以后,大量体制内智库在党和国家的决策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改革开放以后,民间智库开始出现并兴起。智库,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愈发显著。

  重要的事物,总会被学术的“猎人”盯上。智库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一直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学者所关注。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全球范围内智库的“行情看涨”,各国关于智库的研究也愈加丰富。

  智库研究,这种“对研究者的研究”,已经成为一门显学。以对智库的宏观综合性研究为例,就有至少以下几种:2007年开始,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智库与市民社会项目”(Think Tanks and Civil Societies Program)每年都会公布《全球智库报告》,通过定性分析的专家评议法,对全球各国的智库进行综合盘点分析。2015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推出《全球智库评价报告》,通过定量分析为主、定性分析为辅的专家评分法、智库调查问卷等方式,从另一个侧面评价全球智库。2014年,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智库报告》,该报告是我国第一份对中国智库进行系统分析评价的研究报告。从2015年开始,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每年联合对外发布《中华智库影响力报告》,从决策影响力、专业影响力、舆论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五个角度,对我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的智库进行综合评价、分项评价和分类评价。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2016年发布《2015中国智库年度发展报告》,这是该中心发布的首份中国智库年度报告,以后每年发布一次国内智库上一年度发展报告。至于,对智库的其他具体要素进行的研究,更是参与者众多,不一而足。

  为推动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建设实践和理论研究,由中央党校副校长黄宪起教授担任主编,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智库研究丛书试图从多个研究视角对智库建设进行剖析。该丛书一共九本,是国内首套系统研究智库建设的理论丛书。其中,《新型智库基本问题研究》就我国智库建设中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尤其是一些容易形成理论误区的基本问题进行分析;《国际智库发展模式》从政策参与、影响社会、制度促进、组织管理、项目管理、全球化发展等角度,探讨了国际智库的发展经验;《中国民间智库发展研究》探讨了中国民间智库的发展历程、现状、制度环境、困境、策略等,并借鉴国外经验,提出中国民间智库发展的对策;《智库建设法治化研究》基于国外智库建设法治化实践经验,探讨了如何促进中国智库法治化的目标和路径;《智库协同创新研究》基于中国智库机构的“条条化”特点,以党校系统为例,探索智库协同创新问题;《智库能力评价与创新》就当前国内外关于智库能力评价的经验做法进行梳理,提出关于中国智库能力的新框架,并相应就如何进行智库能力创新进行探讨;《智库研究与管理方法》从微观层面入手,对智库研究方法和智库管理方法进行了梳理;《国外智库研究要览》从多个层面和角度汇集了国外关于智库的学术研究现状、成果、经验等;《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研究概览》选编了近期有关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观点著述,包括高层讨论、论坛研究、学术观点、国外经验等。

  对当下的中国智库建设研究来说,总体上看,我们仍处于整体水平不够高、成果不够丰富、专门研究者缺乏、国际交流不足的研究境况。因此,这种“对研究者的研究”的系统探索十分有益。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