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大家点评
言万物成理于幽微中——读李青松报告文学
发表时间:2017-06-19    来源:文艺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李炳银  

  
 

  李青松报告文学从动植物领域传递来的这些消息,同样也是具有很强的现实严峻性态势,真不应当有稍微的忽视与放松。而且,我们应该感谢作者这种独特的表达,终使这些一直只局限于专业领域的惊心动魄的现象,开始被更多的人们了解和关注。 

  李青松的作品还可以注入更多一点社会人生的内容,使之多一些人间的烟火气息,这样其特性、力量也许会更加浑厚。另外,在书写的表达方式上也需要不断地创新改变。 

  在中国当代的众多报告文学作家中,李青松的报告文学作品是个性分明和风格独特的存在。

  多年以来,李青松结合自己在林业系统工作的实际,不断在有关自然生态及动植物保护的题材领域寻觅与创作,已经出版的《遥远的虎啸》《告别伐木时代》《开国林垦部长》《一种精神》《茶油时代》《大兴安岭时间》《大地伦理》《微甘菊》等作品,题材内容基本上都是锁定在动植物保护领域,在这个领域创出了一片新的天地。我国当代的生态文学自觉,似乎可以说,自徐刚的报告文学《伐木者,醒来!》写作开始而起步推延,此前虽然也有不少作品涉及,可似乎只有在李青松这里驻足成长和个性巍然起来了。

  独具个性的选择表达 

  也许是生逢其时,在李青松刚刚开始文学创作的时候,生态环境保护这样一个世界人类的大主题开始提到日程上来了。李青松敏锐地接受这个重大的主题,并开始自觉和坚定地将这个主题同自己的文学表达结合起来。渐渐地,在绚烂的大自然世界,在纷纭的人类与自然的交互关系中发现和表达,树立和追求自己的“大地伦理”观,展现自己的大地理性和文化原则。这种明显地有别于其它文学题材选择表达的自觉,既是一个作家自己的现实文学选择,也是一种具有长远全局眼光的表现。

  通常,报告文学写作几乎总是与社会的现实政治和民生等问题联系在一起,有比较强烈的现实社会关注度和参与性。与之相比,动植物保护一类的对象似乎就不是那么直接和紧迫,因此而与人们当下的关注焦点存在着间隔的空间。可是,李青松更多在观察感受和思考动植物领域存在严峻矛盾现象的报告文学,虽然与那些直接地参与生态环境遭受破坏而恶化的现象描述不同,却从另外一个新颖独特的角度,为人们提出和展开了一个同样需要紧迫关注和严肃对待的生态环境保护对象,在很多人容易或时常会忽略的现象表达中,突出了问题存在的现实严峻性。

  像李青松先后面对的东北虎数量消减、森林破坏与重建,植树护鸟、守益消灾等很多动植物领域的内容,就很使人惊诧与震撼。在报告文学《鸟道》里,李青松真实地描绘了在云南巍山,隆庆关考察“鸟道雄关”的情形。在海拔2600多米的高山垭口,有一条从云南昆明到版纳、缅甸的必经关口。这里不仅是古来商贾、脚夫、马帮人要通行的通道,也是鸟儿每年自北向南迁徙越冬的一条“鸟道”。每到中秋时节,总有成千上万只候鸟从这里经过,越过哀牢山脉,到缅甸、印度、马来西亚等地去越冬。春天来了,又从这里返回到内蒙古、蒙古、俄罗斯西伯利亚以至北极等地。这其中包括天鹅、鹭鸶、长嘴滨鹬、白鹤、海鸥、大雁、黄莺、斑鸠、画眉、喜鹊、鹦鹉、海雕等等鸟种。可令人震惊遗憾的是,这里既是一条鸟儿每年南北迁徙的必经之道,也成了人类捕杀鸟儿的关口。在当地地图上,沿线就有“鸟岭”、“打雀山”、“打鹰山”、“鸟吊山”一类的地名30多处。此地自很早以前,就有了“打雾露雀”的习惯。如今,虽然政府已经严令禁止捕杀过路鸟类,但还是总有人偷猎。“护林员被围住了,数十束手电筒的亮光照彻夜空。很多在黑夜间飞行疲倦的鸟儿就会驱光飞来,这时,就四处响起‘咻!——咻!——咻!’不绝于耳的用竹竿抽打飞鸟的声响。”这些文字让人毛骨悚然。李青松通过自己作品传递的这些真实存在的特异惨烈消息,并不弱于一条河流的污染而令人震撼的程度,人们完全没有理由忽略那些为求生存而不幸遭遇毁灭命运的鸟儿的悲剧。

  在《薇甘菊》中,李青松真实地描绘了本来生长于南美洲巴西的植物薇甘菊。此物本生也轻贱,既无果实,也少艳姿。可它却有非常旺盛的生命力,它可以通过攀爬、缠绕、覆盖、毒汁释放等方式绞杀毒杀很多种其它植物,不少的树木遇到也不可幸免。薇甘菊被国际组织列为惟一“有害植物”,在东南亚等国危害非常严重。自1919年传入香港后再登录中国大陆,如今在广东、广西、海南、云南等地区危害甚烈。人们容易认识感受军事、文化入侵的严重性,可对于这种“有害”“外来物种的入侵”却比较迟钝和麻木。这种看似“绿色”的疯狂侵害,是一种无声而猛烈的绞杀,是一种无情的破坏与毁灭,局面非常的严酷惨烈。可这样的严峻局面,很多的人却是完全不知道的。李青松用报告文学的方式将这种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描绘出来,真让人惊心动魄。另外,李青松在《一种精神》中对种树植树一往情深,在《箭毒木》中对“黑子”宁愿自己出资雇人坚决对一棵“古树”实施保护等生动情景,都给人很多的启示和感染力量。

  所以说,李青松报告文学从动植物领域传递来的这些消息,同样也是具有很强的现实严峻性态势,真不应当有稍微的忽视与放松。而且,我们应该感谢作者这种独特的表达,终使这些一直只局限于专业领域的惊心动魄的现象,开始被更多的人们了解和关注。让读者在提高生态环保意识和自觉参与其间的时候,增强力量。

  感受和发现自然的魅力 

  人类自称是大自然的灵长,在如今的世界上呼风唤雨,任性作为,这是一种莽撞和浮浅。其实,面对人类的疯狂掠夺,大自然已经开始给人类以警示和规诫了。“世界只有一个地球”,“地球是人类的共同家园”等共识的达成和有关生态环保国际协定的制定推行,就是人类觉醒的表现。

  近些年,李青松先后发表了《茶油时代》《牙香街》《首草有约》等一批报告文学作品,所呈现的面貌和效果很有趣味与意义。在李青松的认识感受中,所有的自然物种都具有生长存在的权利和交互的关系,人类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繁衍和受益发展的。因此,人类应该给予各种动植物对象以充分的尊重,在相互和谐发展中依存共生。这种在大自然与人类关系中二元归一的认识主张,是他“大地伦理”的基础原则,也是看待和评价自然对象的标准尺度所在。

  《茶油时代》是围绕茶油展开的追踪叙述。在不少人看来无法动笔的物象面前,李青松却从物种习性、作用价值、掌故传闻、现实地位等方面,将茶树、茶油与土地、与人生、与社会文化经济等关系描绘得多姿多彩,给人丰富的知识,使你感受到大自然的馈赠和无私。在《牙香街》里,作者从在东莞逐香开始,一步步展开东莞作为著名香都的历史,真如同看美国电影“闻香识女”般的美妙悠然。这其中,也是植物、人物,经历、命运等等各异表现,很能够开人眼界动人心神。《首草有约》集中展开和描绘石斛的神奇个性功用。铁皮石斛被认为“九大仙草”之一,作者在摄影式的追光显示手段下,将石斛之所以为“首草”的生长习性、独特价值、生命历程、价值实现过程、文化影响等情景非常绚烂地描绘出来,使人从一种植物对象感受到自然的神奇和美妙,获得温润的见识。其中既包含了丰富的植物医药知识信息,也蕴含着很多石斛同人生社会的关系作用中存在的文化历史信息,十分新奇丰盈。

  李青松面对竹子、茶叶、红枣、文冠果、啄木鸟、喜鹊、猛禽、熊猫等各种动植物展开观察感受和思考叙述,虽然几乎都是从人类的角度去面对,但作者没有简单地以人为中心看待评价一切,十分注意观察研究这些对象的独特生命地位和富有各种灵性表现的存在。作品描述它们的品性和价值作用,呈现这些对象的传说故事,表达这些对象的风采和对于人类的贡献,最后结论性地阐明大千世界共一家的伦理主题。作者总能剑走偏锋,言他人未言之事,发人之未发之思、之声,让人阅读愉快,感受启示收获多多。

  万物皆自然 大地入胸怀 

  法国作家法布尔经长期观察,发现和书写了胡蜂、蜘蛛等昆虫动物的生命经历和奇妙生存过程,从而真实和深刻地认识了昆虫们的特异世界,为人们打开了进入大自然的个性门径。李青松在报告文学写作方面的个性表现,具有法布尔的特点。

  在李青松的笔下,动植物不是孤立的物质对象,而是各有其生命世界和性格的对象。作者在描述它们的时候,不是纯粹物理科学性地解剖和记录,而是充盈着神奇柔韧的个性文化品性。李青松似乎是一位鹰眼锐敏的猎人,从不同的动植物身上发现和描述丰富的物理性奇妙内容,也让人感受到神秘衍化和蕴含的哲理内容。同时,李青松又以其广博的动植物知识及与之相关的社会文化内容为基础,用看似质朴随意的文字笔墨写出汪洋恣肆的作品。在《薇甘菊》中,他说到薇甘菊有害性的同时,以曾经生活在毛里求斯一个小岛上的渡渡鸟的命运告诫人们,天敌在某些时候也会有积极作用。在《鸟道》里他写道:鸟的迁徙“是为生存的奉献,是对目标的承诺。在迁徙的过程中,面对各种艰难环境和人类的贪婪,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智慧和情感。”像这样在动植物的身上发现又在人类社会文化中生发感叹的地方很多,这使李青松的作品颇多大地气息,具有一种放眼万物,感悟人生的深刻通透力量。

  大地万物是一种神奇的生命存在,它们有声或无声,有形或无形地表现和蕴含着独特深刻的天理道法。庄子有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大自然是人类最好的老师,可以给予人类非常有益的启发和帮助。根本的问题在于,人类在大自然的面前,是否有一种善于感受理解和学习的态度。李青松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具体生动的例证,使人们尊重自然、向自然学习的行动变得更加诚恳自觉。

  李青松的报告文学篇幅都不很大,可每次都能够从一个具体的对象或小孔洞进入,将读者导入一个较大的内部空间和多姿多彩的世界,在给你提供丰富新颖信息知识的同时,也给你提供独特的感受与理解。这样看似不经意的文学表达,给人一种质朴、坦诚、广博、睿智的感觉,使人在有限的时间内体验到对自然和人生的收获。李青松是有很强叙述组织能力的作家,他在抓住一个核心的对象之后,总是能够看似任意汇集铺排很多相关内容,可是却一点也不让人有散乱、腻滞冗长的卖弄感觉。他时常是借势传情,点到为止;就地开挖,生发自然;会起始,知停止。他的作品语言简洁,富有节奏,文字诙谐,短小精致,影响自然比较广泛。

  但是,李青松的报告文学似乎还可以注入更多一点社会人生的内容,使之更多一些人间的烟火气息,这样其特性、力量也许会更加浑厚。另外,在书写的表达方式上也需要不断地创新改变,如今好像开始有套路重复的问题了。尽管每一次面对的都会是新对象内容,但美的表现,最本质的是每一次的新颖个性和自然。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