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出版社推荐
风云激荡的世界——从全球化发展看中国的机遇与挑战
发表时间:2018-05-09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书名:《风云激荡的世界——从全球化发展看中国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何亚非 著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社日期:2017年10月

  书号:978-7-01-018283-4 

  

  内容介绍

  《风云激荡的世界——从全球化发展看中国的机遇与挑战》是作者结合30多年的外交、侨务实践经验,对当前国际形势、中外关系和国际、地区热点问题进行的深入系统的解读和剖析,特别是对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中美关系、世界经济等课题提出了许多独到见解,受到国内外学界、外交界和一般读者的广泛关注。全书共分为四个部分:*部分,全球化的机遇;第二部分,全球化的挑战;第三部分,中国担当与全球视野;第四部分“一带一路”与全球化的未来。   

  

  作者简介

  何亚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理事兼主任。曾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外交部军控司副司长,驻美国使馆公使衔参赞、公使,外交部美大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外交部副部长,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大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  

  

  目录

  前言 全球变局与全球化新定义

  全球化的机遇

  全球化进入历史新阶段

  1.加强金砖机制合作,推动全球治理发展

  2.全球治理: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机制的作用

  3.特朗普上台是美国内政治蜕变和全球化 /“逆全球化 ”博弈的结果

  4.美国退出 TPP的利弊

  新全球化的时代特征

  1.美元战略布局与国际货币体系变革

  2.中国与新兴经济体成为全球化的主要推动力

  3.G20杭州峰会为世界经济指方向

  4.全球化稳步前进需要 G20实现 “可持续发展 ”

  全球化的挑战

  全球化势头会逆转吗?

  1.英国退出欧盟与反全球化思潮兴起

  2.欧洲难民潮与欧盟一体化困境

  西方政治体制出现制度性危机

  1.民粹主义兴起冲击西方资本主义制度

  2.西方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引发政治动荡

  3. “特朗普现象 ”与美国政治生态变化

  4.美国和西方国家精英的困惑和坠落

  从全球治理改革到重塑国际秩序

  1.美国霸权危机初露端倪?

  2.美国的 “自由民主体系 ”会自我崩溃吗?

  3.三大地缘政治板块异动扩大国际秩序的裂缝

  4.中美俄关系与全球秩序之稳定

  5.世界新秩序要靠文化来塑造

  中国担当与全球视野

  中国将深刻影响全球化的未来

  1.中国面临全球治理的历史性机遇与挑战

  2.G20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

  3.良好的中美关系是全球化新时代国际安全的基石

  开拓新时期全球化发展的新思路和新路径

  1“.亲诚惠容 ”周边外交理念与 “一带一路 ”倡议

  2.全球治理新发展与中国的作用

  3.全球治理创新需要中国智慧

  4.全球化新时期中国智库的历史责任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开拓全球治理新天地

  1.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是中国外交的重要支撑

  2.创新发展理念对中国和世界都是福音

  3.中国外交丰富的文明底蕴与中美外交思维方式之不同

  4.中美关系对全球安全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 ”与全球化的未来

  1. “一带一路 ”倡议与中国面临的战略挑战

  2.从全球治理视野看 “一带一路 ”倡议的战略意义

  3.“一带一路 ”与亚太安全新秩序

  4.“一带一路 ”将带来共同发展的新机遇

  5.“一带一路 ”海外投资面临新挑战  

  

    部分内容

  前言

  全球变局与全球化新定义

  新世纪以来,世界犹如万花筒,变幻莫测,全球化混沌不清,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正在经历深刻的变局。在混沌中找出全球化前行的轮廓并予以 “再定义 ”,在不断切换的变局中找到 “变”与“不变 ”不仅需要哲学家的眼光、政治家的睿智、经济学家的判断,同样需要普通老百姓的直觉和感受。

  世界历史从来不是线性向前发展的,跌宕起伏和曲折反复是常态。这些年全球化风生水起,成绩斐然,但也出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不仅影响着全球化发展进程、不少国家的政治生态,也给世界各国的交流与合作模式提出新的挑战。很多人对全球变局,对如何重新定义全球化感到迷茫和困惑。

  中国作为新兴发展中大国和影响力日益上升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何适应全球化新形势和世界政治经济新变局,积极引领全球化进程和全球治理体系的调整,是我们需要向国际社会提交的 “考试卷 ”。

  一、需要了解全球化的 “变”与“不变 ”,这是再定义全球化新时期的基础。

  (一)从战略层面来看,有什么没有改变。

  一是 “历史不会终结 ”。冷战结束后,美国学者弗朗西斯 ?福山断言,美国的民主自由思想和体系已经占据永久的统治地位,因此作为世界政治制度的历史已经终结。现在,我们看到,全球化已经把各国结成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的利益共同体,生产要素的全球流动、世界市场的形成、全球治理体系的建立与逐步完善,这些符合世界各国利益的全球生产链和贸易投资等制度性安排和规范不会因为全球化出现波折和变化而倒退、而消失。换言之,全球化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历史将继续前行。

  二是中国所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正在改变国际力量对比,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全球治理从过去的 “西方治理 ”向“东西方共同治理 ”转变的历史潮流不会逆转。其间会有矛盾和摩擦,甚至反复和冲突,但是西方 “一统天下 ”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三是孕育全球化、保障全球化的国际体制机制,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建立起来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各种制度性安排不会倒塌,将会在调整、改革、完善的基础上更加公正、公平、合理,给予整体发展中国家进一步的发言权和决策权。因此,全球化所需要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将得以维持和巩固。在可预见的将来,以大国战略均衡为基础和保障的和平局面仍将得以维持,虽然局部战争和冲突难以避免,世界大战依然打不起来。

  (二)再来观察、分析全球变局,变在什么地方?如何再定义全球化呢?

  当然,最大的变化来自全球化的主导者美国。美国人曾经自豪地宣称,“全球化就是美国化 ”。现在,全球化开始偏离 “美国化 ”的既定轨道,参与者多了,受益者多了,发展中国家赶上来了,而美国内部的贫富差距等矛盾则激化了。于是,美国人想改变游戏规则、改变

  全球化利益分配格局了。有两件事具有标志性,值得关注:

  一是以特朗普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为代表的美国社会精英阶层与草根阶层具有 “阶级斗争 ”性质的对决,草根群众特别是白人工人阶级的集体觉醒和强烈的政治诉求,已经造成美国社会的深度分裂和政治生态的剧烈变化。美国民主党 “桑德斯化 ”,即走欧洲社会民主党

  版本的 “社会主义化 ”已经不可避免,希拉里代表的资本、知识和媒体精英已经对美国的政治走向失去控制。

  更有甚者,这一变化并不限于美国。欧洲同样是重灾区。从 2016年年中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到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伦齐总理辞职,再到法国马克龙获胜,反欧盟、反移民的右翼 “国民阵线党 ”势力依在,西班牙、丹麦、希腊等国左 /右翼政党在政坛纷纷崛起,美国大选被复制、民粹主义泛滥导致社会分裂已成为欧洲政治的现实。

  欧盟前景堪忧,美国国内政治和全球化前景堪忧。不少国家希望能够化解日益尖锐的美欧国家社会精英与老百姓的严重对立,担心这种对立将影响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对全球治理改革造成障碍,并对 21世纪国际秩序的重塑产生重大影响。

  二是这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是美主导的 “经济新自由主义 ”及其 “华盛顿共识 ”统治世界经济的 “黄金时代 ”,全球经济治理和经济发展模式一概都被它 “格式化 ”。然而,如今辉煌不再,“经济新自由主义”已经日落西山。

  物极必反,历史是无情的。近几十年的世界经济特别是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告诉我们,凡是采纳了 “经济新自由主义 ”的国家,从泰国到阿根廷,大多遭遇经济停滞和社会动荡的 “灭顶之灾 ”。就连发达国家的龙头老大美国也因金融监管缺失等遭受了史无前例的金融海啸。

  这使得全球化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被掏空了,全球治理严重滞后于全球化的变化,“失序 ”也好,“碎片化 ”也罢,只是说法不同,其根本原因都是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指导思想出了问题,全球化开始扭曲,一部分走向自己的反面,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所谓 “去全球化 ”或 “逆全球化 ”现象。

  第二个重要的变化是发展中的大国中国借全球化之东风,迅速发展壮大,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自身的面貌,也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可以说,如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对世界的影响力日益提升。

  中国这些年特别是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共同发展、合作共赢 ”为国际关系的基本理念,“水到渠成 ”地深入参与并开始引领全球治理进程和方向。习近平主席有三句话精辟指出发生在中国的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从没有像现在那样如此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已经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有两个突出例子可以让世人清晰地了解这一历史性变化:

  一是近几十年来,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融入经济全球化,从 20世纪 70年代末人均 GDP不足 200美元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 GDP将于 2020年达到 12000美元以上,实现 “两个一百年 ”目标的第一个目标,从而顺利跨越所谓 “中等收入陷阱 ”,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二是中国经济发展、政治稳定、社会安定的现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中国 “上下求索 ”而选择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及其可靠、有效的政治制度体制保障,经受了重重考验,取得了人类历史的奇迹,受到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高度关注。他们希望从中国的成功中获取发展的新思路、新方案,并能搭乘中国发展 “快车 ”,分享红利,跟上全球化的步伐。

  三是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如影随形,中国经济力量上升必然要求中国深入参与全球治理,为全球提供符合各国共同要求的 “公共产品”。这是全球化新时期大国成长的必然路径。中国决心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坚持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正是基于对自身和世界发展的正确认识。

  这些年中国为此所作的努力众所周知,既着力维护现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组织等国际机制中发挥重要作用,又针对全球治理体系不尽合理之处提出可行的改革方案,使之更加公正、公平、合理。

  二、“再定义全球化 ”主要是深入研究分析这些全球变局是如何发生的,又是如何成为全球化大趋势的,然后给予合理的解释。

  把目前全球化发生的变化简单定义为 “反全球化 ”显然过于狭隘和负面,有必要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来客观认识全球变局和全球化出现的新问题。因此,全球化进入了新时期可能更贴切。其中有两点值得思考:

  一是全球变局是怎么产生的?全球化导致全球生产链转移,使美国等西方国家中低端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给这些产业 “工人阶级 ”的就业和收入带来双重冲击,其原有的中产阶级地位难以维持。而长期生活在 “象牙塔 ”里的治理精英却无视百姓诉求,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底层百姓与精英阶层的矛盾终于爆发。福山说得好,问题不在于为什么爆发,而是为什么现在才爆发!

  二是更为根本的问题是资本主义固有矛盾激化,即马克思说的资本与工人的阶级对立。最近有美国著名学者称,美国进入了 “阶级斗争的历史阶段 ”。虽然极而言之,确也入木三分。

  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是资本,特别是金融垄断资本,其触角已伸到世界各个角落。正如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 2013年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以翔实的数据得出结论,全球化进程中长期以来资本收益远远高于劳动力收入。这种 “剪刀差 ”导致贫富差距鸿沟扩大、社会阶层撕裂,为近年民粹主义泛滥提供了沃土。一些国家政治生态和社会架构受到影响,同时自然也影响全球化的方向。

  三、2016年美国大选出现统治精英与普罗大众的对决,特朗普获胜令资本、知识和媒体精英组合 “大跌眼镜 ”。这其实是历史的必然,是美国国内政治与全球化相互作用的结果。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外战略和外交政策的走向将预示全球化新时期的重大挑战,需要认真研究并谨慎应对。

  特朗普 “美国第一 ”(America First)和“让美国再次伟大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受到美国百姓欢迎,但确实具有浓厚的 “逆全球化 ”色彩,一旦成为美国的政策指导思想,对美国内和全球化进程都将产生较大变数,国际关系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大大增加。

  特朗普领军美国,可能会对全球化和中美关系做些什么呢?

  一是继续重新制定国际经济规则,可能重点有所调整。奥巴马 2009年初上台,深感全球化进程催生了 “大趋同 ”,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得益甚多,美国需要重新制定国际经济规则,改变全球化利益的分配格局,其反对 WTO谈判、力推 TPP就是例证。

  而且,美国在推进 TPP时明确表示要排除中国,不希望中国参与国际经济新规则制定。当然,特朗普与奥巴马不同,他废除 TPP和其他多边贸易协定,与主要贸易伙伴重新谈判有利于美国的双边贸易安排。但是,美国希望重新掌控国际经济新规则制定的大方向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更加自私地 “捍卫 ”美国一家的利益,成为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所以,中美贸易和投资谈判难度会增加,频率会增快,并有可能出现反复。中美之间传统贸易的摩擦和冲突也有可能增多。但特朗普要对中国商品加税 45%的竞选承诺、要把中国定位为 “货币操纵国 ”的威胁,则是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很可能不了了之。

  二是特朗普反对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反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与其对全球化的基本看法思路一致,特朗普的话虽然不能全信,但是在 “去全球化 ”方面会不断有所动作是肯定无疑的。他已宣布废除《巴黎协定》,与中国、日本、韩国、墨西哥等国都已重新开始谈判相关贸易安排。

  从 2017年 7月上旬德国汉堡 G20峰会分析,特朗普对 G20的重视可能不如其前任奥巴马。G20杭州峰会确立的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框架、加强全球宏观政策协调、重视联合国确立的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SDG)等都需要重新确认。今后,G20可能成为美国对全球化进程的 “试金石 ”。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