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图书推荐 > 书评
用心灵的力量改变学习的本质
发表时间:2013-08-09    来源:学习时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彼得 圣吉

 

 

  U型理论的实践者要理解这一理论并达到精通的程度还需要时间。我认为这种学习可以从严肃思考几个基本观念开始。

  首先,从团队到组织再到大型社会系统,每种情境都有很多我们双眼观察不到的事情在发生。我们很多人已经亲身体验到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团队带来的兴奋和能量、信任和开放,以及无所不能的感觉。相反,我们也看到相反的景象,团队中充满恐惧和不信任,每句话都有着维护某人或者攻击他人位置的厚重的政治暗示。夏莫称之为“社会场”,并对其出现和演化的过程提出了比较独特的见解。

  令人遗憾的是,多数情况下社会场并没有进化。绝大多数家庭、团队、组织和社会的社会场大体保持不变,这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层次造成了社会场的不可见。我们没有注意到导致我们做决定的一切微妙力量,因为我们过分忙于应对这些力量。我们先是看到问题,然后“下载”已有的心智模型来界定问题并形成答案。例如,倾听时我们通常很少听到不同于以前听到的声音。“她又来了”,唤起了我们头脑中的声音。从这一点向前,我们就有选择性地只倾听自己识别出的内容,基于过去的观点和感觉解释听到的内容,并得出类似于我们以前得出的结论。即使行动者可能真诚地拥护变革,但只要这种层次的倾听占了优势,行动就会倾向于维持现状。出现于这个注意层次的变革努力通常聚焦在改变“他们”或“系统”,或者聚焦在“实施”既定的“变革过程”,或者修订某些外部的目标——很少关注“我”和“我们”如何变革以促成大系统的变革。

  当“注意的结构”移向深处,随之发生的变革过程也会发生移动。夏莫识别出三个层次的深度认知以及相关的变革动态。“观察我们观察到的”,打个比方说,要求开放的思维(OpenMind)、开放的心灵和开放的意志(OpenWill)三个方面的智力。

  当人们真正地开始识别出自己想当然的假设并开始倾听和观察以前并不明显的事物时,第一种开放就出现了。这是所有真正学习的开始,并且是试图解释某个经历环境重大变化的企业成功的关键。

  尽管如此,识别出新事物并不一定导致不同的行动。要产生不同的行动,我们需要更深层次的注意,以走出传统的经验并真正感到超越了思维。例如,虽然不计其数的企业识别出了环境中的变化,却没有能够对这种变化做出反应。为什么?“新现实的信号简直无法渗透进公司的免疫系统。”相反,只有当生活在移动的现实中的人们开始“看到”先前不可见的东西,并且看到自己在维护旧的和阻止或否定新的事物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时,堤坝才开始破裂。这可能发生在一个公司或一个国家。例如,以我的经历,这种深层观察在20世纪 80年代中期到末期开始广泛出现在南非,并正出现在当前世界的很多地方。这要求一个社会当中来自很多不同部分的人们,包括权力结构中的很多人,“觉醒并认识到”,如果未来继续过去的趋势他们将面临何种威胁。在南非,已经有足够多的人们开始意识到,如果种族隔离系统继续存在,而他们又是该系统的一部分,那么这个国家简直就没有未来。

  这种觉醒开始发生时,关键的一点是人们也要“看到”未来可能是不同的,以免他们要么被认识所麻痹,要么以保持原有系统本质的方式行动。这里的“观察未来”,我不是指让他们确信某些事情能够变化。我们都知道点头意味着什么,但之后还是会径直回去继续进行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确切地说,第三层次的观察能够揭示、开启我们最深层次承诺的东西。这种开放的意志是三种变迁中最难用抽象的词语解释的一种,但是如果用具体的语词表达,这种开放的意志可能会变得非常有力且不言自明。对20年前的南非而言,我们相信开放的意志出现在当白人和黑人发现自己热爱的是他们的国家本身,而不是政府或已建立的系统的时候。

  开放的意志经常体现在“这是我(或我们)必须做的事情,虽然‘怎么做’还很不清楚”的感觉中。我经常听到人们说,“我不能不做这件事”。但是,当回应“召唤”而没有开放思维和心灵时,承诺就会轻易地变成狂热的执著,而创造的过程也就会变成扭曲的毅力练习。U型理论的一个关键特征就是把所有三种开放,即思维、心灵和意志,结合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当所有三种开放出现时,学习的本质就发生了深刻的改变。实际上所有著名的学习理论都侧重于向过去学习,向已经发生的一切学习。虽然这种类型的学习一贯重要,但当我们进入与过去迥然不同的未来时,只进行此类学习却远远不够。那时,第二种不太为人所知的学习必须投入使用。这就是夏莫所论述的“向涌现的未来学习”。向未来学习对创新至关重要。它包括直觉、需要接受高度的模糊、不确定以及乐于失败的精神,包括面对不可想象的问题和有时尝试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涉及的方面很多,但当我们知道自己是某个正在涌现并将创造不同的重要系统的一部分时,所有的担心和冒险就变得值得了。

  最后,U型理论和方法能很好地解释领导力的本质,尤其是巨大动荡和系统变革时代下的领导力的本质。这种领导力不仅来自“高层”,而且来自所有层次,因为重大的创新要以不同的方式做事,而不是仅仅谈论创新的想法。这种领导力产生于能够放弃固有的想法、实践甚至身份的人们和团体。最为重要的是,当人们开始和真正的自我深度连接,和他们在创造现实、认识未来(该未来体现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深度连接时,这种领导力就出现了。

  节选自作者为《U型理论》(奥托 夏莫/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年 6月版)一书所作的序言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