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jp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图书推荐 > 书评
刘少奇、陈毅访越亲历记
发表时间:2013-08-07    来源:中华读书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安若 

 

    提要:1962年8月,在人民出版社工作的安若被国家对外文委派往越南工作两年,协助出版《胡志明选集》中文版,此外还兼任我国援越文教专家组组长,期间写有日记,未曾公开出版。本报特摘发1963年5月刘少奇、陈毅访越一节,可窥见当年两国关系之一斑。

    5月9日明天刘主席就来越访问了,我们全体同志都去机场迎接。下午大家都兴奋地准备起来,烫衣服、擦皮鞋、试装……像迎接重大的节日。我一直收拾到夜十时才睡下,但又睡不着了。5月10日五点,大家都起来收拾,六时多出发。到机场的路上人群涌流。据说,昨晚河内市就禁止卡车进入了(以保安全)。全市的华侨都到机场迎接,没有交通工具,人们都是骑车或步行,全市动员二十万人,盛况空前。约八时,刘主席等乘坐的主机降落,当他一出现在机舱门时,全场掌声、欢呼声雷动。胡主席前往与之拥抱。然后绕场一周,当刘主席走到中国同志面前时,他不一一握手了,他站在前面,微笑地看着这四五百中国同志,他向大家招手,大家就鼓掌。刘主席胖多了,但很黑,大概这些天连访几个国家,总在外面跑,晒黑了。全体随行人员全晒得黑黑的。我站在前面,同王光美、陈毅、黄镇等等都握了手。胡主席一直陪同,他红光满面,胖胖的,仍穿黄咔叽布中山装,轮胎底“抗战鞋”。

    九时半,我到宿舍,接着,招待所所长就亲自给我送来今晚国宴的请帖,是胡主席和越劳、国会、政府、祖国战线联合举办的,在主席府内。七时,宴会开始,胡主席先讲话。最后,他提出几个“干杯”的口号,首先即各国党的团结,看来,他们对这次访问是突出党的关系。趁着碰杯的机会,我走到最前面,听、看刘主席讲话,刘主席对越南的北方建设、南方斗争和对外政策、国际斗争都给予很高的评价,没提我们国内的问题。在干杯时,他提的口号首先是为越南的繁荣昌盛,其次是为两国友谊,再次为社会主义阵营。近九时,我们走出大厅看杂技表演。会场在院中,很凉爽。我坐声第四排正中,在刘主席后面。演出单位是我国“战士杂技团”,共表演了九个节目,真是精彩。在凉爽的南国之夜,坐在仙境一般的庭院里,和两个兄弟国家的领导人一起,欣赏着如此精彩的表演,我想,这真是一种高级的享受。胡主席真有意思,表演结束,主客上台同演员握手拍照时,他把台下奏乐的演员都招呼上台合影。他拉着这些奏乐演员一下就坐在前排的地上了,把刘主席丢在后面。

    5月11日上午,正工作中,十时半,使馆来电话:刘主席夫人王光美、陈毅同志夫人张茜接见全体女同志,我们就匆匆赶去。女同志们都很高兴。王光美向文教组同志的赠言是:艰苦朴素,工作中谦虚认真,有错就改,不犯大国主义。张茜向夫人们讲了一些“夫人工作”问题。完了,我们共同拍了一些照,我很遗憾,我的头发太不好了。偏偏这一阵老有活动,老拍照。

    5月12日太早上起来,去“巴亭”参加欢迎刘主席的群众大会。我站在观礼台前排,正好拍照。刘主席只讲了一头一尾,中间全是翻译讲,我听不懂,我只是紧张地等着拍照。讲话后,乐队奏《团结就是力量》和《毛泽东———斯大林》两曲时,我们都拍手打拍子,我看到有些年纪大的苏联人也跟着节奏拍手。最后,胡主席、刘主席等走到城楼两边向观礼的人们招手,我立即抢了三个镜头,心直跳,手都发抖了,抢镜头太紧张。然后,我匆匆跑下观礼台,到“巴亭”后面最前边等着刘主席下来时拍照,这机会多好啊!拍照的人不多,不挤,而且背景也好,条件比机场好多了。当刘主席和胡主席向下走时,我立刻跑上前去,拍了一张,但,再拧胶卷拍第二张时,已经拧不动了。我真生气又发急,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为什么胶卷拧不动了?或是胶片不够长,中间没有了?反正别扭极了,使我失去了一次大好机会,不然可拍几张好照片。今晚,刘主席在大使馆举行便宴,同时刘主席接见我们,我们文教组去了十多个人帮忙,摆拍照用的椅子,特别是帮厨,擦刀叉,洗碗碟,切菜等等,晚上还要端菜,据说大使夫人也下手干。这是我们在国外第一次参加劳动。刘主席这两天活动太紧张,昨天就发烧达38°C,今天又上升,但他不让说,不告诉越方同志,今天坚持会谈,晚上又便宴招待胡主席及越方政治局委员,宴后又同我们拍照。直到夜九时半才完。不知他回去后是否还要工作。5月16日早四时即起来,要到飞机场去送刘主席。五时出发,天阴得很,一路上,道路两边站满欢送的群众,人们的脸上都流露着一种真挚的情感。到机场后,天阴得更厉害了,浓云密布,滴下小雨,我们到候机室避雨。不久,倾盆大雨浇下来,大雷雨,而且一连下了近一小时。我心里老想着二十万送行的群众到哪里去躲雨。刘主席当然不能按时起飞了。

    据说,扩音器一再广播,要送行的群众回去,雨太大,刘主席不知何时走。但大部分群众都不愿离去,宁愿在雨中坚持。八时许,雨停,刘主席来了。我赶快准备好相机抢镜头。光线太不好,这样拍照是没把握的,我是试试看。刘主席绕场一周,今天同我们全握手了。我跟着他们跑了一段路去拍照。他绕完一周,站到飞机前(不讲话了,发表书面讲话)。双方的领导人一再拥抱,全场都鼓掌欢迎。我们也再度进休息室。九时半,雨又停了,刘主席等又出来,这时,我们都跟着跑向飞机,带了照相机的全跑来抢镜头,我第一次这样拼着抢拍照。宾主又是一再热情地紧紧地拥抱。然后,客人走上飞机。刘主席站在机舱门口向大家招手,胡主席走下梯子,在下面伸开双臂,他喊着:maitnai!退!”要我们围在机下的同志(越、中干部)退后,让飞机起飞。别人给他打着伞,他热情地亲自在指挥。这时,他并问我:“你是哪个报纸的?”我笑答:“不是报纸的。”同时我抢了这些镜头。飞机起飞了。胡主席走上讲台,向飞机招手,我们也都跟着他招手。飞机不见了,大家(中国干部)立刻把胡主席围起来。大使夫人带头拉着胡主席照相,她像孩子样把头靠在胡主席肩上,胡主席也像慈父一样逗她。我们都围着一个又一个地拍照,我们自己既抢镜头,又被别人拍照,真热闹极了。亲密无间的中越友谊啊!最后,胡主席双手合十向大家致谢,我们才兴奋地归去。我在机场上拿着一束花拍了个照。少先队员们向代表团献花,还剩下一些,胡主席要他们给我们。回来后,大家都说:今天是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和刘主席握手,和胡主席拍照。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