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改革开放记忆】三叔的三封感谢信
    发表时间:2018-08-2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张玉明

     

      今年端午小长假,我回家看望父母,顺便到三叔的康乐农场一游。三叔是我本家堂叔,仅比我大八岁,我们两家又比邻而居,故而非常熟络。听母亲说,三叔这几年又发财了,承包了村里的2000多亩涝洼地,改成了家庭农场,平整土地后种植了小麦玉米,边边角角处种树养鸡,新挖了池塘种藕养鱼,还开了大饭店……

      在三叔的农场里,有一垄垄黄澄澄的麦田,垄间立着一排排白杨,刚挂果不久的苹果树、梨树和水蜜桃树生机盎然。我们来到三叔的水上餐厅,喝着龙井茶,拉起了“致富经”。

      “三叔,您这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

      “可不是吗!现在咱农民的日子是越来越有奔头啦!这可多亏了党和国家的富民政策,还有你们人行和农信社的帮忙!”三叔说话还是大嗓门,“这不,前段时间俺又给农信社,不,现在该叫农商行了,送了一封感谢信!”

      “呵呵,算起来,这是您给农信社送的第三封感谢信了!”

      说起三叔给农信社的三封感谢信,还得从上个世纪谈起。

     

      第一封信:谢兑换残损人民币挽回损失

      上世纪70年代末,实行包产到户后,因家中劳力少,刚上初中的三叔便辍学务农了。三叔勤劳本分,干活也麻利,但由于读书少、视野窄,面对问题时木讷、偏执,是一个典型的“庄稼怪”。他死守着老辈人的那套“理财经”,将十多年来辛辛苦苦挣的3万多元钱,装在坛子里,埋在正屋方桌底下封存。

      1998年春天,三叔打算翻修正屋的五间茅草房。可是打开存钱的坛子时,他傻眼了。由于密封不严,原本整齐存放的一沓沓钞票,成了腐烂发霉的废纸。“这个咋办啊?”三叔急得团团转,三婶捧着坛子嚎啕大哭。

      我母亲闻讯,建议三叔找我想想办法,便对三叔说:“你大侄子年前从建行考到了人行,听说现在烂钱也能兑换成好钱,问问他吧,光着急顶啥用!”

      三叔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骑着三轮车,载着我母亲和三婶,就急匆匆地到县城来找我。我把残损币兑换的程序和要求一一告诉了三叔,让他去老家的镇农信社兑换。

      农信社了解情况后,依托党员服务小分队,按照相关规定对三叔的一堆残损币进行拼接和清点。最终,经过两个晚上和一个周末的努力,三叔的一堆“废纸”又变回了一摞摞钞票,只是总额上少了1000多元。

      拿着失而复得的钞票,三叔感慨道:“太感谢农信社的同志了!今后,俺再也不当‘庄稼怪’了。钱还是存信用社好,不仅牢靠,还有利息。快,把俺这钱存上,俺啥时用再来取!”

      第二天,三叔为表达对农信社无偿帮忙清点、拼接和兑换残币的感激之情,请人用大红纸给镇农信社写了一封感谢信。

     

      第二封信:谢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惠农家

      本世纪初,因种地难挣大钱,年近40的三叔和村里大多数青壮年一样,到广东等沿海地区打工去了。凭着勤劳踏实的本性,三叔很快在那儿扎下了根。2005年,三叔在广东承包了一个小型加工厂,还从老家雇了20多个工人,据说年收入至少10万元。可奇怪的是,三叔每次回家过年,都穿得破破烂烂,看上去十分寒酸。

      “挣了钱,穿好的,多扎眼啊,在火车上又拿着钱袋子,小偷不惦记你才怪呢!”正月里去三叔家拜年时,三叔向我道出了原委。

      “从邮局汇款,或办个银行卡,不就得了。不仅方便,还安全!”我向他说道。

      “那可不行!手续费太贵了,比过年买肉的钱都多,真不舍得!俺还是学‘傻根’一样……”三叔的一席话顿时让我哭笑不得。

      2008年,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全面推广。三叔在农信社党员服务队的帮助下,顺利给自己和工人们都办了农民工特色服务卡,存取方便,安全可靠,手续费还低。

      “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可解决了俺的大问题,你婶子用钱时发个短信,俺在广东打到卡上,她就能到镇上取款,真是方便又实惠,党的政策好!”三叔高兴地打电话告诉我。

      2009年春节,为感谢农信社开办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三叔又请人写了一封感谢信。

     

      第三封信:谢土地承包经营权质押贷款富民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三叔的小厂子好景不长,利润连年锐减,直至亏损严重。2012年春节,三叔在清算完工厂资产后,决定回老家“二次创业”。

      “干些啥呢?党的十八大鼓励土地流转,支持发展规模化、特色化种植养殖业。对!还是干‘老本行’好!”三叔在回乡的路上心里一直琢磨。经过几个月的考察、咨询和思考,三叔终于下定决心,承包村南的2000多亩涝洼地,发展“上粮下渔”的特色种植养殖和农业观光园。

      说干就干,年近50的三叔像小年轻一样把各项工作操持起来。与村委会签完合同的第二天,三叔就开始规划土地、挖沟通渠、栽培果树、购置器械和造房建屋。然而,资金短缺的问题又出现了。三叔经历工厂亏损后,把剩下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却还差100多万。他想过向亲朋好友借一借,可杯水车薪,资金缺口太大。如果向银行贷款,又缺少物权担保。三叔正犯愁时,镇农信社的信贷员如同及时雨一般上门来推销“创新信贷产品”。

      2013年初,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按照中央一号文件的要求,进一步推进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指导农信社等涉农金融机构开展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质押贷款的创新信贷业务。这下三叔的一切麻烦皆可迎刃而解,他将2000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质押换来镇农信社的100万贷款,而且贷款期限长、利率低。三叔高兴地说:“这个比小额农贷划算,党的好政策又一次救了俺,人行、农信社帮了俺!”

      短短三年,三叔的农场就初具规模、成效显著,还新添了农家乐、休闲游等项目,贷款也提前还上了。同时,在农商行(原农信社2015年改制而来)金融顾问团的指导下,三叔以家庭农场为主体,组建了康乐农场有限责任公司,健全完善了财务会计、市场营销、质量管理等内部机制。2018年春节前,三叔组织20多名工人敲锣打鼓,给镇农商行送去了第三封感谢信。

      “听党话,跟党走,永远错不了。十九大召开了,党的政策更惠民,俺要给镇政府、农商行等部门送感谢信!表达俺对党的感激之情!”三叔感慨地说。(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莱芜市中心支行)

      (责任编辑:曾龙)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