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改革开放记忆】我与电视的“情缘”
    发表时间:2018-08-1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赵承泉

      前些天,母亲从老家打来电话,说家里的电视机又坏了,还得找人再修一修。

      “不要再修了,那台‘老古董’早该退休了,我再给您买台新的。” 我随口应和一句。

      母亲却在电话那头急了,嚷嚷道:“买什么新的,修修还能看,我这就拿去修!”母亲紧张的反应不禁让我一惊。

      挂了电话,我沉默良久,心头的思绪慢慢化开,渐渐理解起母亲那焦急的心情。那台“老古董”,对她而言,不只是一台电视,还承载了她这些年的岁月变迁以及对父亲的怀念。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随改革开放而生,记忆中出现的第一台电视大约是6~7岁时,一台邻居家的14寸黑白电视机,那是当时村里仅有的几台电视机之一。每天晚饭,我胡乱扒拉几口就往外赶,可每次一到邻居家时,院子里早已挤满了看电视的村民,于是我就像小泥鳅一样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直到发现合适的位置才会停下来。

      一转眼就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经过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国家富强了,人民富裕了,电视机自然也多了起来。聚在一起看电视的人也从集中在最初的几户分流到附近其他已买电视的人家,观看场所也从室外转移到室内,但不变的是大伙看电视的兴奋劲和主人家的热情。夏天一碗绿豆汤、冬天一块烤红薯,虽然吃食都十分简单,但邻里间的温情与善良却无处不在。

      1995年秋,我家终于迎来了第一台电视机,也就是我口中的“老古董”。其实我家本可以再早一些买电视,但父母考虑到我正在上初中,为了不让我分神便迟迟“按兵不动”。等到我准备上高中时,因长期住校不在家中,父亲也松了口气,终于买了一台24寸的彩电。按当时来说,我家的电视是村里最先进、最气派的电机之一。记忆中的那年是父母最意气风发的一年,一来我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县一中,二来我家终于买上了一台渴望多年的电视机。

      进入21世纪后,伴随改革开放深入推进,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我家的“老古董”逐渐失势,背投电视、液晶电视、等离子电视相继问世,占领市场。当我结婚时,父母千里迢迢从老家赶来,看到新房内摆放的46寸液晶电视,不由得感叹起来。我乘机插一嘴:“给你们也换一台这样的?”父母连连摆手说道:“俺的电视好好的,用不着换!”至今,这一幕都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中:父母哪是惊叹液晶电视的先进,他们是看到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而激动万分,看到儿子能过上富足的生活而欣慰。

      2012年,父亲因病去世,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人。有一次我回家探望她,我们又聊到了“老古董”。

      她说:“这台电视机前几个月突然坏了一次,我当时找人修了修,结果现在声音有点变了。”

      我接话道:“这种电视机早该淘汰了,换台新的吧!”

      母亲连忙说:“换个啥!还能用哩,只是声音有点怪。当时你爸买它时,可是咱村最好的电视呢!”

      从母亲的话中,我隐约察觉到:她对过往的珍视以及对父亲的想念。于是,我不再坚持。

      这几年,智能手机和4G网络大行其道,电视也渐渐被手机所取代,尤其是年轻人专注手机的程度远超我们当年痴迷电视的状态。今年春节前,母亲来我家小住了几月,看到我和妻子专心玩弄手机,而电视却被“冷落”,晾在一边,不禁叹息:“这么好的电视咋不用呢,太可惜了!”

      “用手机更方便,而且不影响孩子学习”我接茬道:“这台电视目前已失业,不如您带回去让它接着服务?”

      母亲犹豫了片刻,旋即又坚定地说:“咱农村用不了这么好的电视,还是你们留着吧!”

      我转念一想:母亲可能也觉得“老古董”该提休了,但她忘不了父亲,也忘不了家里那段风光的日子。“老古董”是她的一个念想,见证了她与父亲相濡以沫的过往,也是陪伴了她一生的“老朋友”,不舍得扔,也舍不下它。

      改革开放40年,我对电视的印象也不断更新:第一个十年是邻居家的14寸黑白电视,它记录着我快乐的童年;第二个十年是我家的“老古董”,它见证了我成长的道路;第三个十年是我新婚的液晶电视,它承载了我激扬的青春与成家的幸福;第四个十年则是手机,它让电视成为了过去,翻开了我人生的下一页。

      在这四个十年内,电视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简到精的过程,也折射出改革开放所经历的种种。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无一不言说着中国的复兴。(作者单位: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国土资源局)

      (责任编辑:曾龙)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