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改革开放记忆】改革开放使回乡的路越变越“短”
    发表时间:2018-08-1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马帅

      乡愁犹如一条回家的路,路的一头连着游子,另一头连着母亲。因为求学,12岁的我离开了家乡陕西铁镰山,独自一人去往古都西安。从那时起,回家的路成了我思念母亲的“凭证”。

      第一次放假,那种“迫不及待”难以言喻,我第一次体会到:回家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儿。遥想当时,回家的那条路是“国道+县道”,大巴车在沿途各站走走停停,乘客们上上下下。有时乘客太少,司机就会把车停在路边吆喝招揽沿途路人,直到大巴车再次装满,毫不夸张地说满载时每位乘客仅方寸之地站立。这时,司机才把车缓缓发动,却还要伸头出窗外喊两嗓子,企图再拉几个乘客。短短几天假,时间多半花在了路上,而待在家中的时光始终觉得不够,好像只停留了一顿饭的功夫。

      初三那年,洛河大桥翻修,可就在十一期间,老天还偏偏下起了连阴雨。假期第一天,我早晨八点多便挤上了大巴,但无奈桥未通、路难行,一路颠簸直到晚上十点才到镇上。母亲关怀地说:“要不高中就回县里读吧,周末也能回来。”父亲吸了口烟,瞪了母亲一眼:“你咋不栓你裤腰带上!”母亲黯然,不再说话,只是用围裙揉了揉眼睛,去鸡窝捡鸡蛋了。母亲常说:“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路上带着煮鸡蛋”。时至今日,这句话依然常常萦绕心间,我难以忘记母亲的声声嘱托。

      上高三时,高速公路修到了渭南,从西安城西客运站到县城终于可以坐上正规的大巴车。回家的路程从过去的5、6个小时缩短到3个半小时,而且发车时间与中途停靠各站的时间也作了相应的规定。早晨赶早班车,下午便可以见到在村口等我的母亲。“我刚做好饭,没事出来转转。”每次下车,母亲都这样说,一边不自然地笑着,一边从我肩上接过背包。

      以前在家时,我总觉得母亲做饭马马虎虎,但离家后,在外待得越久越想念母亲的手艺。想母亲蒸的馍馍、擀的面、炸的油饼,一切又重新浮现在眼前。因此,每次回家前,我总会在公共电话亭给母亲去个电话,告诉她我想吃啥。母亲总是笑话我是“馋嘴猫”,可3个多小时后总能吃上热乎乎的食物。那时,我常幻想:如果高速公路修到村口,亦或是修到县城,回家就更快了,指不定2个多小时就能吃上母亲做的饭。

      大学毕业后,我有幸留在了西安。上学那会,我还能寒暑假回家,现在工作了,只能指望节假日抽空回去。母亲早就嚷嚷:“要不你买辆车吧,这样回来也方便,还能从家里多带些吃的去。”我知道,这是母亲担心我平时忙于工作,忽视了身体。我每每都点头应承。

      再过了两年,高铁通了,从西安到大荔只需40多分钟。这把母亲给乐坏了。“我要多养些鸡,等珊珊生了,我隔几天就坐着那‘快快的火车’给她送鸡吃。”她又嚷着让父亲赶紧买辆电动三轮车,好送她去高铁站。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已过去多年。从走出铁镰山起,我也由一名学生成长为人夫、人父。那条回家的路因改革开放变“短”了,我的思乡之心却越走越“近”了。路变短,是社会进步了;路变短,是生活富裕了;路变短,是祖国强大了。

      乡愁犹在,情意绵长。我与母亲的距离在时代变迁、改革前行中不断渺小,而我们中华儿女与祖国母亲之间的深厚情意却日益强大,这一切均得益于改革开放之功。(作者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振兴路39号)

      (责任编辑:曾龙)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