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李静:奶奶树立的风向标
    发表时间:2017-08-30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如果有一趟时光列车可以带我回到过往,我定希望它能载我回到童年,回到老家的旧庭院,回到正戴着老花镜、坐在老槐树下为我缝制沙包的奶奶身旁,给她揉揉肩,帮她捋捋发,为她从写字台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讲一讲那些她不知道的故事……

      奶奶没上过学,却会写不少字。她总是说自己没有文化,干啥都受阻。于是结婚后的她,借到几本认字的书,利用空闲时间便研究起来,不仅学会了写字,还读懂了不少故事,这种求知好学的劲头即使在有了孩子后也从未曾减弱过。也正是因为奶奶的影响,因各种原因仅小学毕业的父亲自学了初高中的课程,被招工到石油公司成了一名会计,这在当时的农村是让很多人艳羡的事情。

      从小,我就爱跟奶奶粘在一起,因为她可以绘声绘色地给我讲“囊萤映雪”、“孟母三迁”等故事,不知不觉间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一粒求知好学的种子。奶奶炕头那只精致的匣子,被奶奶视若珍宝,从不向外人示,其实里面只是装着页已泛黄不知被奶奶读了多少遍的书而已,但她却告诉我说,这就是她最大的财富。

      小学二年级暑假的一天,我坐着小板凳,趴在吃饭的大方桌上翻看奶奶书匣子里的小人书《西游记》,因为凳子高,桌子低,我只能猫着腰,膝盖磕着下巴,眼睛就像掉到了书本上。奶奶很是心疼,并做出了一个决定。开学一个多月后,奶奶家里忽然多了一张写字台。我兴奋地围着它转了好几圈,像得了什么宝贝物件一样,打开这个抽屉,锁上那个门,把书匣子里的书和我的课本都拿过来翻来覆去地摆列,造出块温馨的学习园地,心里甭提多美了。

      爷爷偷偷地告诉我,奶奶说服了做猪肉生意的老叔,让他们把早起杀猪时的猪血留下来,她再把自然冷却凝固的猪血划成小块,倒入大锅里小火慢煮,最后制成比较紧实的血豆腐。每天下午四点多钟,奶奶会推上自行车,驼上一筐血豆腐,走街串巷地吆喝起来。

      我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样的反应,我只记得在随后的周末里,我走在奶奶的身后,陪她一起叫卖。虽说奶奶那时的身板是硬朗的,但总归是六十多岁的人,又身材瘦小,再加之她不会骑车,推起一侧带有重物的自行车总是较常人显得紧张又吃力些。从村南走到村北,从村西走到村东,走过高坎下坡、坑坑洼洼之处时,奶奶总会停下来歇歇。如遇到有人询价或是购买,她更是先小心翼翼地把车停好,才与人家打招呼。即便那时已是秋高气爽的天气,但我还是在不经意间看到奶奶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奶奶,咱们回家吧,我都快走不动了。”看见筐子终于见了底,我赶紧跟奶奶提议。“好,咱们回家。今天卖了三块多钱呢。回去给你炒鸡蛋、做血豆腐吃。”奶奶的语气里有一种满足,有一股幸福,还略带一点骄傲。

      那顿饭,我竟吃了一大碗我平日里并不喜吃的血豆腐,感觉很是有滋有味,吃到了既干净又纯粹的香。

      说来也怪,从那以后,我的学习成绩从中等跃到了上等,爸爸总说,这个写字台真是起了大作用了。每次得了奖状,我便把它贴到写字台上方的白墙上,奶奶过来看到后,总是情不自禁地把脸上的皱纹笑成花。

      其实我们是坐在时光列车上的,只是它只会带着人们不住地往前跑。在我一段又一段的路途中,我模糊了无数的风景。然而,当年那个爱学习的小女孩却常常怀念奶奶,怀念那段奶奶和我才懂的岁月,怀念她用自己独特的爱在我前行的站口上树立的风向标。(作者单位:河钢集团矿业公司党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王玥芳)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