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张浩洪:父亲教我学耪地
    发表时间:2017-08-23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刚从学校回家到生产队里劳动。当时父亲是生产队里的队长,我带着柔弱的身体,扛着锄头去和社员们耪地。对于别人,他总是笑笑呵呵,一团和气,就是有些人活计做得不尽人意,他总是进行善意的指导和说教,并亲自做示范,一直到把别人教会为止。而对于我,却非常严厉。

      耪地,别看是一宗简单的农活,但做起来却需要一番技术。头遍除草,二遍搂背,三遍上土,四遍攒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比如耪二遍时,必须把锄板放平,使劲均匀,搂地既不能太浅又不能太深。浅了,地上的草不易除掉;深了,草还容易复活。所以必须掌握好分寸,方能达到目的。同时,还要把锄从两颗小苗中间搂过,既不能伤着禾苗,又要把草锄净。这样,耪过去的地,干干净净,地面呈鱼鳞状,远远看去,如一块巧妇织就的彩缎。由于我初涉此活,又兼手上没劲,做起活来非常蹩脚,锄过的地高低不平,不是铲掉禾苗,就是许多野草漏网。当父亲看到这种情况后,马上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进行声色俱厉的训斥,还叫我马上返工,一遍不行,再来二遍,直到把我累得头冒热冷、胳膊酸痛,地垄耪得合格方才罢休。

      当时,我觉得非常委屈,这又是何必呢?为什么对于别人那样慈祥又有耐心,而对于我却拿这种态度?因为又累又委屈,我的汗水和泪水一起顺脸流下。

      傍晚,在收工以后,别的社员都回了家,父亲就把我留下。我很是不解,没有好声气地问干什么?父亲长叹一声,告诉我说,是不是觉得训你、叫你返工有些委屈?这很正常。一是你的活计确是不行,二是你是我的儿子,不对你严厉,我作为队长如何去说别人?见我没有说话,接着,就拿起锄头,一招一式地教我,从如何使用拿锄的姿势和技巧,到怎样掌握耪地的深浅度数,再到锄草、撇苗、清棵的操作程序。讲得那样细致、那样平和,完全不像在人前那样严厉凶狠了。在回家的路上,他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耪地和做人一样,必须扎扎实实、表里如一。做任何事情都应当细致入微,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急躁。如果你偷工减料,不求进取,做事马马虎虎,既不能学会任何本领,也不能取得人们对你的信任,日后将一事无成,难成其材。在侍弄土地上,更是如此。你糊弄地一时,地就会耽误你一年,以后的收成就会打折扣。

      通过父亲的几次教育和指导,我渐渐地掌握了锄地技术,也领会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此事尽管已经过去40多年,老父离世也有30余载,父亲的教诲言犹在耳。正是有了他的严格教诲,方使我在人生的旅途中掌握住了怎样做人的原则。(作者地址:河北省滦南县倴城镇东八户村)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