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父爱的港湾
    发表时间:2017-08-1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5岁那年,母亲病逝了,父亲含辛茹苦把我抚养成人。

      1997年的夏天,记得父亲在老槐树下纳凉喝酒,我走过去给父亲斟酒,他很高兴,因为今年的麦子大丰收。我趁着兴头对父亲说:“我要当兵。”父亲抬起涨红的脸,说:“当兵苦啊,你身体弱,能受得下吗?你甭想了。”但我还是背着他到武装部报了名。一天傍晚,父亲接到我的入伍通知书,一句话都没说,从橱柜里取出一瓶“二锅头”自斟自饮到深夜。入伍时,父亲并没有到车站送我。当火车徐徐驶离站台,只有姐姐与我挥别。但我并不埋怨父亲。

      刚到部队,我有点想家,便往家里频频写信。不久我收到了父亲的第一封信,信是姐姐代笔,信里写了这样一句话:“你选择的路,由你自己走,不管在何地,受到何种挫折和打击,要精神振作,要‘惊醒如马,忍耐如牛’。”是啊!父亲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在新兵连刻苦训练,克服各种困难。父亲的爱如一方温暖的港湾,抚平我心灵的伤痛,引导我走出思想的误区,洗净我心灵的铅华,给予我无限的力量。

      当兵第三年,我只收到父亲的一封回信。冬天,姐姐来信告诉我,父亲得病了,已经住院两个月。父亲一直让姐姐瞒着我,姐姐在信中告诉我她家装了电话,记得快过年的时候我拨通了电话,父亲正在姐姐家养病,与父亲通话时我滚烫的泪水模糊了双眼。父亲说话的声音很弱: “儿啊,别老牵挂爹,你晚上站岗要警惕,爹的病快好了。”大年初二夜里,我站在哨位远望故乡,身处异乡的我倍加思念亲人。是的,站岗在为祖国放哨,在为人民放哨,这里面包括我所有的亲人。那天,我下岗后躺在床上彻底失眠了,两行热泪打湿了枕巾。“恋家岂能忘忧国,军人岂能忠孝全。”父亲鼓励我,要安心服役,干出一番成绩,走好人生之路。

      现如今我已脱下军装,父亲已过世。每次成长道路上的转折,都觉得自己是航行在大海里的一叶小舟,虽然有激流、有风浪、有暗礁,但有父爱的港湾庇护,我将永远奋勇向前!(作者单位:山东省胶州市中云街道办事处)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