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滕连庆:父亲的手
    发表时间:2017-08-01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像所有饱经沧桑的农民的手一样,父亲的手黝黑、粗糙,裂纹网布,指节凸大,但就是这样一双极普通极平常的手,撑起了我们这个家。

      父亲的这双手能干,灵巧,善理家。那时,我们一家六口,母亲体弱多病,我们兄妹年岁又小,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一人支撑。白天,父亲在队里干活,晚上回来也不得闲,忙着编筐编篓,换取微薄收入贴补家用。

      在村里,父亲是他同龄人中唯一考取高中的人,但因家贫,读到一半就辍了学,所以他把读书的希望全寄托在他的儿女身上。为使我们读书,父亲给予了他所能给予的一切。那时,我们村是有名的穷村,而我家所在的生产队又是全村拉工分最低的。父亲拼死拼活干上一年,也挣不到多少口粮,不要说吃小麦,就是苞米也成了稀罕之物。母亲看父亲没日没夜累死累活地干,吃饭时总要多分点苞米饼子给他,但父亲却总是把他那份再一分为四,重新分给我们。

      我读高中时,一直早出晚归走读。学校离家6里,全是山野间的羊肠小路。路上,要经过坟茔、采石坑,还有无际的庄稼地。特别是夏秋时节,小路被茂密的庄稼淹没,孤身一人行走在这样的路上,难免心生恐惧。由于放学晚,常常于夜色中往回赶。每当这时,父亲总会神奇般猛然出现在我的前头,冲我招手。一看到父亲那高擎着的缓缓挥舞的大手,我的心便释然。

      高考最后冲刺的那个月,大家忙着做题、模拟考试,而拥有一份理想的复习题成了我们每个同学的最大心愿。当时,老师向我们推荐北京海淀区的复习提纲。一天晚上,外面大雨如注,我正灯下复习,父亲突然落汤鸡般破门而入,见到我高兴地喊:借到了,借到了!父亲从透湿的怀中掏出一个塑料包,小心翼翼地一层层揭开,一本天蓝色封面的海淀区高考复习提纲蓦然呈现在我的眼前。父亲告诉我,这提纲是他托邻村老同学打听的,提纲的主人要到东北去考,后天晚上坐火车走,走之前,必须把提纲还给人家。我有些懊丧——这么短的时间如何做完。父亲看透了我的心思,笑笑:“莫担心。”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父亲把自己关在西屋,用他那握惯了锄把的粗糙大手,抄写着提纲。当整整两个夜晚、一个白天过去后,父亲迎着晨光走出了西屋,把一大沓写满密密麻麻字迹、符号、数字的纸张交给了我。其时灿烂的阳光直射进来,映照着父亲疲惫憔悴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父亲,父亲的那双曾经支撑过我们全家人的生活、锉削过我们生活中的坎坷、给予我们无穷力量和信心的手,便会跨越时空,浮雕样定格于我的眼前,成为我做人处事的标尺!(作者单位:山东省乳山市委统战部)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