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孙留成:父亲和小麦
    发表时间:2017-07-27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端阳时节,又是一年麦儿黄,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小麦,想起了我的父亲。

      父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他把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坎坷都深深地刻在了额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是为了心中珍藏的希望——小麦。

      我永远忘不了30年前那个灾难深重的夏季,那个几乎将父亲的希望倾轧在丰收边缘的夏季,那个让我开始懂得父亲的夏季……

      开始收麦子了。可一场绵雨淅淅沥沥了一个多星期。望着七零八落、无精打采的小麦,父亲的脸铁青了,母亲也失去了往日的微笑。是啊!割下来的麦子已经在水里浸泡了好几个夜晚了,绿中带黑的芽渐渐生了出来,整个村庄混沌的空气中流动着几分霉味。

      雨刚刚歇住脚,父亲便借来脱麦机,连夜将散发着霉味的麦粒脱了下来。四五千斤麦粒像一座小山,堆放在潮湿的场地上,煞是壮观。可是,父亲的脸上并无丰收的喜悦。持续一个多星期的绵绵雨已经使今年的收成大打折扣了,父亲的表情告诉我。由于没有一丝风,无法顺利将麦糠扬出来。父亲无奈地说,“只好等到明个儿在扬场了。”然而,危险正一步步向我们袭来。由于空气的潮湿,由于机器的摩擦,由于长时间的堆放,这些刚刚脱下来的麦粒如同在骄阳下炙晒了一天的沙砾,我赤着的双脚踩在上面竟烙人般的痛。“快,快把它们扒开!”父亲焦急的呼叫声中流露出一丝恐惧。我猛然意识到,这四五千斤粮食如果不及时疏散通风,那么一夜之间,就会糜烂成一堆废料。我来不及思索什么,就抡起了镢头,父亲手中的簸箕也端个不停。漆黑的夜里,我和父亲都不说话,可我们分明在拼命!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眼前的“金字塔”摊成薄薄一层时,我手中的镢头再也抡不起来了,而瘦弱的父亲则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自那时,我明白了为什么每次收麦子时,父亲总把掉在地上的麦穗拣个干净;我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总教育我那句土得掉渣的话——“一粒粮掉在地上也要拾起来放进嘴里,这才是农民的本色。”自那时,我懂得了小麦是父亲的希望,是爷爷的希望,是中国北方农民的希望。

      带着这种认识和情感,我读完大学,参加了工作。虽然我远离了家乡,父亲也在十年前因病离开了我们,可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个夏季的晚上我和父亲关于小麦的话题,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忘记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要时刻保持一个农民儿子的本色:平凡、朴素、勤俭、诚信。

      又是一年麦儿黄。望着窗外黄熟的麦穗,闻着沁人心脾的泥土芳香,泪眼婆娑中,父亲生前在骄阳下收麦的画面又栩栩如生起来……(作者单位:山东裕隆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政治部 )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