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家风】张立群:父亲的“三子歌”
    发表时间:2017-07-26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父亲叫张启范,今年84岁了,有着46年的党龄,住河南省西华县。父亲“对人民是儿子,对事业是傻子,对廉政是莲子”的“三子歌”不仅感染、教育了全县的党员干部,也成了我们家的家训。

      对人民是儿子,这是父亲的本色。父亲是农民的儿子,他经常对我说:“母亲是人民,人民也是母亲。”可见他对人民的赤子情。所以,做人民的儿子是他一生的追求和本色。1975年8月,一场特大洪水淹没了半个西华,时任生产指挥部负责人的父亲,坚持到第一线和农民一起救灾。当时,父亲的老家也是重灾区,父母久病,住在河堤上。尽管如此,他不顾家庭,让船工送他到叶埠口全县最重的灾区。洪水肆虐,巨浪滔天,天黑暗、暴雨骤,船工怕出危险,不敢送他。父亲大声呼叫:“开船,我是共产党员,就是死,也要和群众死在一起。”他和群众一块与洪水搏斗6天6夜,安全转移群众300多名,抢救出10多万元的财产。这6天6夜,他只啃了6次干馍,喝的全是凉水。一位老大娘看他累得少气无力,煮了三个鸡蛋给他吃,他说:“我年轻顶饿,你吃了吧……”一句话说出口,老大娘泪如雨下。10天后,洪水全部退下去了,他才回家看望父母和了解家乡的灾情。

      对事业是傻子,这是父亲的奉献。上世纪70年代,县里建化肥厂,需要从农村招一批青年工人。当时,父亲是经办人。他兄弟5人,侄儿一大群,用手中的权力安排两个工人不成问题。就在这时,他的两个侄子找上了门,让父亲解决指标。父亲脸一沉,说:“按招工规定,不准走后门,不要靠我当工人,我绝不办开后门的事。”侄儿看没希望了,便找来其他领导向父亲要求,父亲直白地说:“全县农村青年成千上万,安排自己的亲戚,影响不好,我不能这样办。”父亲的四弟张启言,在县窑厂打砖坯,干的是体力活儿。厂长看见他说:“启言,你哥在县委办公室当主任,找他说句话,不是很快到其他厂当正式工了吗?又有前途,在这干有啥出息。”我叔跟厂长说:“我找过俺大哥,他早把话说绝对了,任何亲戚找他当工人,一律不给。”在家里,有时父亲说:“许多人说我傻,不就是我不以权谋私吗?我不搞不正之风,觉得心里踏实,我图的是人民群众不骂娘。”1978年机关调工资,由于指标有限,达不到人人都能调上,出现了争的局面。按政策规定经群众评议,父亲被调上一级。他当即向县委副书记要求,把这一级工资让给儿女多、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志,这一举动受到群众的一致好评。

      对廉政是莲子,这是父亲的品德。父亲一生最喜爱《爱莲说》中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德。他主持县委办公室工作5年多,当县政协秘书长10年,没有用公款为自己买一盒招待烟。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管公车14车,没有私自用过一次公车,外出办公事,一律坐公共汽车。他管县委办公室,没给县委、县政府领导送过一瓶酒、一盒烟,没有给上级机关送过一次礼。他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单位四次给他配电扇被拒绝,5次配电话他坚决不让;会计想给他买个洗脸盆架,他坚决不答应,自己动手用几块砖垒了个盆架,一用就是5年。在县政协多年,他没有用公款外出旅游过,从不请吃、吃请。他为群众办的好事说不完、讲不尽,没收过一盒烟、一瓶酒。父亲说:“收人家的东西,夜里睡不着,良心上不忍。”父亲不仅不收群众送来的礼,而且他还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援助贫困户。农民张改尚,爱人病故,借钱为妻治病欠债近万元,家有两个儿子上不起学,父亲拿出工资,帮张改尚买化肥、种子、农药,生活困难送上大米、白面、香油,为他的孩子交学费,送学习用具,直到这个家庭脱贫致富。(讲述:张立群,原河南省西华县计生委正科级干部;撰稿:李长山,河南省西华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