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唐清华:父亲的爆米花
发表时间:2017-03-03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乡下看到炒爆米花的场景,那份属于父亲温馨的教导,又悄然浮现在眼前。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父亲在家务农。简陋的火砖房,藏着父亲多年的宝贝——爆米花机(我们老家也把爆米花称为“苞谷子”)。每到腊月,父亲总要带着他的宝贝,走村串户去炒爆米花。

  父亲的爆米花机是老式的手摇款。它的主体是一个黑铁中空的炒锅,像黑色大葫芦。大葫芦的前面是一个机头螺杆,杆头有一圆孔,大葫芦的后面是一个长约十厘米的摇柄,摇手旁有一块气压表,可显示葫芦里气压的大小。黑色大葫芦旁边,还有一个鼓风机。做爆米花时,父亲把玉米之类的粮食装入黑色大葫芦,架在爆米花炒锅专用架上,底下生上炉子,接上鼓风机,转动摇柄,使大葫芦均匀受热,不致玉米烤焦烤糊。当气压达到一定程度时,瞬间释放的压力将玉米等炸成硕大的米花。

  父亲到其他村炒爆米花,要是逢学校放假,总会带上我。父亲背着爆米花机和装爆米花的竹筐,我背着鼓风机。每到一个村后,父亲总是先找一个熟人家的地坝安顿好,然后开始生炉子。父亲负责掌控黑色大葫芦,我负责摇鼓风机。

  “呼呼”的火焰,不停地舔舐着黑色大葫芦。几分钟后,父亲开始凝神静听大葫芦里面的声音,待里面滚动的声音消失后,父亲再摇动几下,自言自语一声:“好了。”父亲起身,拍拍大腿,为下一个重要工序做准备。父亲用一根錾子或短铁棍穿过圆孔,把黑葫芦搬到一个硕大的半封闭竹笼子里,再在竹笼口盖上一块厚厚的麻布,以防止爆出的米花乱飞。围观的伙伴纷纷躲到一边,情不自禁地捂住耳朵。但见父亲用铁棍猛地撬动黑葫芦的盖,只闻“嘭”的一声巨响,竹笼里串出一堆黑灰色烟雾。揭开麻布,待烟雾渐渐消失后,大颗大颗的米花如玉石一般呈现在眼前。伙伴们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焦急的等待,一拥而上哄抢洒落在地的爆米花。每次看到自己的“杰作”,父亲的脸上总是露着幸福的微笑。

  炸开的玉米花以蓬松的装扮、淡淡的清香,让人垂涎三尺。隔几分钟爆米花降温后,更显松脆。爆米花老幼皆宜,尤其是在物质比较匮乏的那些年的春节,更是待客必备的佐酒食品之一。父亲的手艺很好,爆出的米花总是香甜可口,从未失手。童年的我曾多次问过父亲,怎么知道黑葫芦里的玉米已经熟了?父亲总是自豪地回答:“听,我是听里面的声音判断出来的,静心听,你也会的。”

  我对父亲的回答总是懵懂。长大后,人生的种种不如意时常令我感到烦乱、焦躁和浮躁。敢问路在何方? “静心听,你也会的”,是父亲在我童年的这句话陪伴我栉风沐雨、披荆斩棘,一路走来。

  如今,那种老式爆米花机已逐渐退出生活的舞台。只在临近春节的时候,偶或能在乡下见到它的身影。城市里,虽常能看到和吃到各式各样的米花,但每次总感觉缺少一点什么。想念父亲的爆米花。(作者单位:重庆市忠县信访办公室)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仁锋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