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朱应召:一个西瓜
发表时间:2017-03-01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说起清廉家风,不由想起父亲和一个西瓜的故事。

  父亲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转业到地方以后,担任一间粮管所的主任,是粮管所的一把手。那时粮食系统非常红火,父亲自然成了许多人讨好巴结的对象。但父亲对这些人保持着堪称顽固的警惕,从不接受任何吃请、礼物不说,连那些人递给他的香烟都不接。

  当时市面上刚刚出现过滤嘴香烟,被人形象地称为“带把的香烟”,其档次比一般的香烟高出许多。然而,烟瘾很大的父亲,宁愿自掏腰包买八分钱一盒、没有过滤嘴的烟抽,也不接人家递过来的“带把的香烟”,因此被人背地里议论为“不近人情”、“不懂世故”、“只配一辈子抽不带把的烟”。

  一天,镇上跑运输的专业户小赵抱着一个大西瓜去了我家,父亲还没下班,家里只有母亲和刚放学的几个兄弟姐妹,见到这么大一个完整的西瓜,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

  母亲没有阻拦住执意要切开西瓜的小赵,只好任由他把西瓜切开,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地啃着西瓜,母亲的眼眶湿了。然而,西瓜还没吃完,父亲回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气得一拍桌子,指着小赵说:“你给我出去!”

  小赵讪讪地说:“朱主任,我来给几个孩子送个西瓜,啥事都没有。”

  父亲说:“你今天没事,明天可能就会有事,明天没事,后天就可能有事。如果真的没事找我,难道我就白吃你一个西瓜不成?”说完,父亲打开家里的抽屉,拿出两元钱递给小赵,说:“这两块钱你拿着,算是西瓜钱。”

  小赵想拒绝,但父亲严厉地制止了他,硬把钱塞到了他手里。小赵走后,母亲和父亲吵了起来,母亲说父亲这样把人都得罪完了,父亲说得罪完就得罪完。母亲说就算买一个西瓜也不过一块多钱,给两块钱比去市场买的还贵。父亲说多给比少给好,免得人家说我吃礼受贿了。

  我们几个不想看父亲那张不近人情的脸,想作鸟兽散,但父亲不准我们走,他把我们叫在一起,给我们讲为什么不能吃这个西瓜,大意是今天吃了他一个西瓜,明天可能就得违反原则还他十个、一百个西瓜的人情,而这,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信任。

  老实说,当时我们对父亲的这些老生常谈是听不进去的,觉得父亲完全小题大做了——当时别说是主任家,就是普通职工家里,也经常有一些人送去瓜果梨枣、时令生鲜之类的东西,没有听说谁家就因为收了这些礼物而出什么事的,怎么就我家吃一个西瓜就上升到政治高度了?

  一晃,我们都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父亲也年迈退休,步入了风烛残年。去世前,陷于昏迷之中的他,却不停地提起了那个西瓜,他用断断续续的口气说:当时不是不想让我们吃那个西瓜,而是知道那个西瓜一吃,自己坚守多年的原则就会瓦解,从此开始为他人谋私的日子。而这,是自己做人为官的底线——虽然官职不大,但如果开了那道口子,自己就会成为一个世人所不齿的贪官,而这共产党员的身份相违背的。

  在父亲以身作则的模范带头作用下,我们兄弟姐妹在平时的工作中,虽然也经常接触各式各样的利益诱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伸手拿不属于自己的那份利益。因为父亲良好的家风时刻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他拒绝那个西瓜贿赂的凛然正气,永远存在我们心头,让我们时刻牢记着:我们的父亲,一辈子保持着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如果因为我们的不慎,给父亲的英名抹了黑,那么,九泉之下,父亲也是不会原谅我们的。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玥芳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