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陈之:老家那棵桂花树
发表时间:2016-12-29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小时候,老家门前有个很大院子,院子里种着许多棵桃树、李子树、石榴树、枇杷树和桂花树,还有小菜园。奶奶告诉我,这些树是我老太太那一辈种下的。奶奶说她那时一年中三个季节有自己家的水果吃。奶奶是村上最后一个裹脚女人,也算得上是个能人。奶奶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在老家邻里之间相处非常好。在家里,奶奶是“一把手”,操持着内外家事。

  奶奶养过猪,靠卖小猪给家里增加收入,养育孩子们。后来,院子里的树先后被砍掉,剩下的一棵桂花树。所以,那棵桂花树就像奶奶一样饱经沧桑,见证着我们长大。于是,每年的中秋时分,在老家最快之事,就是在这个时节的赏桂了。记得在读高中的时候,因为每周回家一次,所以每次回到家就坐在院子里的桂花树底下看书、听故事,就好像小时候躺在奶奶的怀里一样。尤其是9月份,和弟弟们挤在一起,一边看书,一边在桂香飘逸的氛围里,陶醉在桂香之中。

  虽然家境并不怎么富裕,每逢中秋节的晚上,奶奶和母亲总会千方百计弄点儿肉来包汤团吃,并在吃完汤团后,给我们兄妹五人各发一份小月饼。闻着浓浓的桂花香,分享着传统的美味,享受着人间天伦之乐,可能是奶奶最开心的日子。那时候商品紧缺,记得有一次在四川工作的叔叔回家探亲,带回来两个烤面包。那时,我们兄妹5人加上邻居3小孩,奶奶平均分了我们一份,像是过年一样。在桂香四溢的树下,讲述平常人家的寻常故事。

  月圆之后的几天,我就和奶奶、母亲们一起“打桂”了。这“打桂”是我们自己的叫法,就是采桂花。因为难采,所以在采之前用毛竹枝做的像扫把一样的东西作为工具,“打”桂花,把一颗颗桂花粒打下,树底下面摊着塑料薄膜应接打下来的桂花,每次都会吸引许多人来看。我和弟弟们在树下喊着“下桂花雨喽”。“打”完之后,母亲就爬到树上去采,多时还会叫几个邻居来帮工,完了,奶奶总会大大方方地每人送上一大瓶的“桂花酱”。“桂花酱”是用桂花风干后,配上白糖装在瓶子里,然后放在灶头上熏烤而成,是奶奶专门的“酿造”。

  后来,我随父亲去了外地,全家都离开了老家,那棵桂花树依然在那里。每年中秋之后,大伯都会寄来那香甜的“桂花酱”,既有一份对奶奶的思念,更有一份那源于传承的良好家风。

  去年过年前,老家的堂弟打来电话说,得赶快回家看看,说马上要搬迁了。作为省、市重点工程的九峰水库工程规划涉及移民10个行政村,近5000人,其中我的老家在内。前些天匆忙去了老家一次,老家朴实善良的老乡们,以建设水库福泽更多的大利于社会及后人为重,以“移民”的身份在同意搬迁协议书上签了字。离开老家的时候,我徘徊在桂花树底下想起了许多儿时的记忆,这里发生的一切,这里曾经留下的欢歌笑语,抚摸那苍老而仍然充满生机的桂花树,感慨万分。堂弟告诉我说,由于搬迁,不能把桂花树移到新居地。我与家人一起在桂花树下合影,作为我永存的纪念。桂花树永远在心里。 (作者单位:巨化集团公司物流中心党政办)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