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鲜红的党旗】周脉明:老党员的坚守
发表时间:2016-12-23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当年在我们煤矿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在井下,你可能不认识矿长、书记、班队长,但是,你不可能不认识“老党员”。这位“老党员”就是我的岳父。

  我认识“老党员”是在井下他与我的班长的一次争执,那时我还没有成为他的姑爷。记得那年,我刚刚来到煤矿,我的班长在全矿颇有名气,我班是全矿的重点班组。当时正赶上大干“红五月”。一天,班长带着我们全班32名矿工正在场子面干得热火朝天。有好多老工人都劝班长应该维护一下场子面安全质量,否则出了事故就不堪设想。可是班长却骂我们胆小鬼,继续干!只见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人来到场子面,他果断地下令全班人员立即停产整顿。有人偷偷地告诉我,这位是“老党员”。这时,我们班长却火了,与“老党员”争论起来。他指着“老党员”的鼻子嚷嚷道:“‘老党员’!我知道你厉害。咱们矿长也敬你三分。可是我们班是全矿的重点班组,全矿‘红五月’的产量都靠我们班来完成。我手下这32名弟兄的奖金,工资和全矿的荣誉你能给吗?”而“老党员”甩出几句不软不硬的话让我的班长变成了哑炮:“小子,你别给我上纲上线!你们的奖金、工资和全矿的荣誉我给不了。可是,不让咱矿多出32个寡妇,不让32个孩子失去父亲,不让32对父母失去儿子,这一切我能给!”我的班长当时面红耳赤,下令停产整顿场子面。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地了解到了这位“老党员”。

  “老党员”是全矿职工送给我岳父的绰号。他的真名叫李培仁,是全矿入党最早的一位,绰号因此而来。他18岁时独身一人从山东老家逃荒来到鹤岗矿区,在一位老乡的帮助下采用到煤矿。由于他肯吃苦,干活有窍门,而且从不知道吝啬力气,很快被提升为班长。他带领全班矿工日日超产,月月创新高,不到两年时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被提升为队长。

  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多出煤,快出煤,出好煤就是好矿工,就是为国家做贡献。终于在一天夜里,由于忽视了安全,他和三位与他一同参加工作的矿工被埋在井下。六个小时后,他得救了,可是,那三位与他在场子面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兄弟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井下。这次事故对他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在矿有关部门追查完事故责任以后,把他降级为副队长。可是,他却主动辞去了副队长职务,到安检科当了一名普通的安检员,负责场子面安全质量检查验收。从此与煤矿安全结缘,一直到退休,从没有离开过让他魂牵梦萦的千尺井下安全工作。

  岳父在安全管理上“六亲不认”。记得我和爱人结婚后,第一个中秋节上午,岳父没有班,我们在岳父家正在吃中午饭。在通风区上班的二舅哥赶巧也早下班回来了,我们在酒桌上聊着天。当他说到他没有把风筒接到场子面,就和几位同事偷偷跑回来过中秋节时,被岳父听到了。他立刻沉下脸,命令二舅哥回去重新把风筒接到场子面再回来吃饭,二舅哥不答应。岳父就连骂加拽,把二舅哥拖到了场子面,和二舅哥一起把风筒接到场子面为止。后来岳母埋怨他太认真。而岳父却说:“不认真行吗?风筒接不到场子面,场子面空气就不流畅,工人咋干活?煤谁来出?”

  这样的事不知道有多次。

  “老党员”在安检员这一岗位上工作了27年,他有无数次升迁的机会,但是他都放弃了;他有无数次调离安检员队伍,到一个条件优越、清闲的岗位上去工作;他是全矿入党最早的干部,但直到退休他还是正科级;他是全矿因为工作得罪人最多的一位,可是事情过后矿工们并不恨他。他在安检员的位置上坚守着属于自己的一份职责,他在千尺井下坚守着一份幸福和追求。(作者地址:黑龙江省鹤岗市)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