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张朋:他这半辈子
发表时间:2016-12-16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对于那时候,我只记得他很忙,忙到我一天都见不到他。他总是被一群人簇拥着进进出出。每次出门,他总是在媳妇的目送中身影渐渐变小,消失在巷子的拐角深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们村子里的大队书记。

  他是我的父亲。

  我父亲在我们村子里算是个文化人,再加上他很热情,村里的大事小情也总有乡亲请他出谋划策。东头李家丢了头牛,西头赵家修个门窗,他都会到场。我母亲也总会唠叨,你爸啊,是走死鬼托生的。我父亲也不作声,等我母亲唠叨够了,才会说一句,百家饭养大的恩情,我只怕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养儿方知儿难养,棍棒底下出孝子。他和我母亲节衣缩食,把钱全部用来供我上学,家徒四壁却养出了金凤凰。老师们都说,张朋这孩子成绩优,是个好苗子。我开始虚荣自满,甚至觉得他和母亲很给我掉身价。我开始沉默寡言,甚至觉得他和母亲根本不懂文化,听不懂我的之乎者也。一向好脾气的父亲顿时暴怒,数九寒冬把我扔到屋外。不得不承认,父亲的那一顿棒打打散了我的心魔。

  我终于走出了村庄,眼前的县城虽不繁华,但也足够让我忘掉身后的袅袅炊烟。不得不承认,当时学习很紧张,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开始寻求精神上的刺激,上网吧,打游戏,上课睡觉,这一切似乎都是我舒缓压力的破风口。大把大把的金钱从书本费被我挪用到吃喝抽耍,成绩一落千丈。再回家时,已是一个月之后,他很显然已经从我的老师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种种,但是他隐忍未发。开学前,他给了我七张皱皱巴巴的五十元钱,说,原谅我的无能,不能托起你的恣意幻想。我的眼里闪过了父亲豆大的汗珠滴进土里换来的种子发芽,我也看到了数不尽的玉米粒换来了我在学校的一个桌椅。泪水肆虐,我没有擦,因为这是我的成人礼。

  这一年,我18岁,他53岁。

  第一次来省城。大城市的霓虹闪烁,让我更加想念晨昏里的茅草屋,还有那茅草屋前对着村路翘首以盼的人影。水土不服,人际难交,让曾经的凤凰不愿展翅飞翔。父亲也是第一次来省城,站在学校的操场上不住地嘱咐我。不要想家,我和你妈挺好的,不需要你惦记。你是我儿子,我知道你的想法。只是,儿子,家乡没有梧桐树,凤凰决不作停留。我开始佩服起眼前的男人,他用双手品尝过人世间的万种辛酸,却还保留着内心的柔软和才气。

  我一路顺风顺水,但也从此异地为家。我一路火车西下,从此只能对月抒情。我想,他和母亲也会在月圆佳节时格外相思,惦记那个涉世未深的小子是否被世界温暖呵护。我写下了一首小诗:“西岳沉雄凌峻,黄渭袅娜万方。异地艰涩生疏,家乡瘦成月光。生活酸晦难懂,男儿已知自强。不惧道阻且长,金戈铁马铜装。”父亲给我点了个赞,并且评论道,不愧是我儿子,有才。

  过年时,父亲难得见我,一杯烈酒下肚,泪水却刚下心头又涌上眼眸。父亲说,你现在也是个男子汉了,男子汉不要怕吃苦。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异地也不容易,但是,你得学会坚强。咱们穷苦人家的孩子,没有别的,就是要早当家。你爸也没啥能耐,只能祝福你一路顺风。话未罢,他已泣不成声。

  那时,我父亲教我学会坚持,那是生活赐予的宝藏。这一年,我23岁,他58岁。

  我的文章有幸被省委组织部微信公众平台刊登,我急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他说村里也正在搞“两学一做”,书记还想安排他讲一次党课。他正在重学党章,学习中央的讲话精神呢。母亲把电话抢了过去,对我唠叨到,你父亲啊,眼睛都花了,每天还看那么小字的党章,我都替他累得慌。他还总是取笑我觉悟低,跟他一个老党员生活了半辈子了,怎么没有进步。

  感谢父亲,指引我的人生之路。(作者单位:陕西西安飞豹科技发展公司)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付天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