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吴良伦:会统筹的母亲
发表时间:2016-12-13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母亲识字不多,文化不高,自然不懂得什么是统筹,然而在我的眼里,她统筹有术,把原本贫困的日子硬是调弄得有滋有味。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质短缺匮乏,吃好是奢望。村子里有的人寅吃卯粮,月初天天吃干饭,到了月中月底,连稀饭都吃不上,只得四处“借肚子”。在我家从来就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母亲在每月的初一、十五安排干饭,后来增加到每个星期天也安排干饭,平时夹杂着吃些山芋、萝卜等杂粮。在母亲看来,过头饭吃不得。为了解决下咽的菜肴,母亲腌得一手好菜,什么辣椒酱、白菜、萝卜,烧出来黄澄澄的,酸溜溜的。为了解决漫长冬季吃菜问题,母亲在平时就制作干菜,春天上山采摘野菜,夏天到河里捞虾子,晒干,以应对冬天。记得那个时候,一到不上学的星期天,母亲就格外忙碌,总是想方设法多做点可口的饭菜,让正在读书的我们姐弟打打牙祭。

  为了贴补家用,那时母亲每年都要喂上一头猪。猪的食,是她从田头地角扯来的野菜嫩草,和着糠皮残羹煮成的;水,是她将淘米水、洗锅水贮起,一瓢一瓢舀到槽里去的。夏天为猪淋水冲凉的是她;寒冬给猪垫草做窝的是她;举着马灯给猪送夜食的还是她。在母亲日复一日的操持下,仔猪变成架子猪,架子猪变成肉猪。过年前宰杀年猪,我们为解馋而雀跃欢呼,而当我们抹着油嘴,盛起猪肉捧给母亲时,母亲一如平时,只轻轻一句:“孩子,我吃过了。”

  那个时候,根本不存在成品衣一说,做衣服得凭布票,布票上半年发一次,下半年发一次。其实,在布票未发之前,家里谁谁该添置衣服了,母亲早就做出了计划。一般来说,家中老大要多些,并且还要做得大一点,好让老二、老三接手。在安排夏冬衣服时,身为家主的母亲,自己每每倒成了“局外人”。母亲只穿我们姐弟剩下的衣服,破了的,重新缝补上;颜色实在褪得难看,就自己动手染上新色。当年,大姐不止一次央求母亲做件新衣服,母亲总是笑一下,并不说话,禁不住大姐的劝说,母亲到底还是说话了:“我看啥新衣服也比不上你们穿过的,我一穿上就想起你们,身上就暖和了。这有什么不好的?”

  如今,母亲老得走路都难。可每当说起忆起我们小时候的事,母亲总是心情释然,像卸去心头重担一样。母亲啊,你的统筹,可是以你对儿女的奉献为底色啊!(作者单位:安徽怀宁县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