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鲜红的党旗】罗晓红:永恒的精神
发表时间:2016-11-30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4年前,我曾采访过一位家住杨家坪的老红军。他叫刘承万,曾经走过长征,参加过八年抗战,经历过解放战争中的挺进大别山、淮海战役……从枪林弹雨中走来。

  刘承万说话中气十足,抑扬顿挫,一头苍苍白发。谈起长征,老人表情凝重,惊心动魄的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刘承万加入红军队伍时年仅14岁,担任司号员。长征路上,他爬过三座雪山。海拔4950多米的夹金山,被当地藏族同胞视为“连鸟也难以飞过”的神山,也是长征中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山上没有人烟,积雪终年不化。1935年6月,红军翻越夹金山时,南方的战士根本没有准备御寒的衣服,多数人只穿着一套破烂的单衣,满是血泡的脚上缠着干树皮。夹金山人烟稀少,战士们只得找一些破棉絮和干羊皮做成背心穿上防寒。没有鞋的战士,把当地人用的皮口袋剪成草鞋的样子,或者捡些烂布包在脚上抵挡寒冷。刘承万的草鞋早穿烂了,光脚走了很久,到了雪山上,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仿佛两块冰冷的铁片随着身体的惯性在雪地里被拖拽着往前滑行。好在路上发现几块战友们落下的破布,他赶紧当宝贝一样捡起来,包在脚上当鞋子。

  夹金山寒气逼人,像一道高高耸立的白色钢墙挡在面前。大家没有退缩,继续向雪山顶峰爬去。越往上爬山就越陡,鹅毛般的雪越下越大,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爬上山顶,在冰天雪地的道路两旁,躺着长眠在此的红军战士。他们饥寒交迫,实在太累了,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

  长征路上,最艰苦的是过草地。美丽的野花和厚厚的草垫“魔毯”下,处处是“吃人”的陷阱。遍地是水草沼泽泥潭,气候变化无常,一会儿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一会儿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会儿又是风雪交加冰雹陡降。走进草地,杂草过膝,一脚踩下去,草下的黑水咕咚咕咚直往上冒。一望无际的草地,荒无人烟,干粮很快就吃光了,所有能抵御饥饿的东西:皮带、树皮、草根、锣鼓皮等都成了战士们果腹的美食。

  1935年的雪不断飘洒在八角帽、背包和枪支上,金黄的军号和猎猎作响的五星旗帜,是红军前行的坐标,更是刘承万心中永恒的丰碑。长征胜利80年后的今天,老红军刘承万已经长眠于历史的尘烟里。但他和他的战友们所走过的雪山和草地凝结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就是不断激励和鞭策后辈勇往直前的长征精神。(作者单位:中国诗歌网重庆频道)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付天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