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征文
【家风】高利荣:一盘炒豆
发表时间:2016-11-2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8岁时,父亲远在巨化工作,母亲则拖着我们姐弟在江西老家度日。虽不甚艰难,但也并不宽裕。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犁田插秧,打谷砍柴,一生辛劳。很多事,宁可自己担着亦不肯求人。

  那年,村东的小溪潺潺,绿柳荫荫。炎热的午后,总有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地叫。母亲把采摘回来的黄豆荚放在院子里暴晒。暴晒的黄豆荚不久就会自动裂开,然后一颗颗的小黄豆就遍地打滚。母亲用自家黄豆做的豆芽,磨的豆腐,总有我最喜欢的味道。

  满院的黄豆有时会惹得成群的鸡鸭,或者鸟雀进来偷食,而拿一根竹竿,在边上装模作样地挥舞着就能防止那些嘴馋的偷食者。那天,当母亲跟大姐们下地劳作时,我就承担了这样的重任。

  我看了不一会儿就觉得天热,然后就穿着裤衩到溪里抓鱼摸虾。溪水凉快,自然就在里面流连,半天的时光就那么一晃而过。

  当我带着满身的凉爽回到家时,结果却并不美妙。彼时,母亲和大姐已在院子里收拾黄豆。看我回来,母亲虽未立马批评,但脸色并不好看。我想,母亲看到满院的鸡鸭鸟雀在啄食黄豆,内心必是十分心疼的。

  晚饭时分,母亲把新收的黄豆舀了一晚放在锅里翻炒。然后一阵阵的香味就直入鼻孔,馋得我直流口水。要知道,炒豆一般只有在来客人时母亲才会偶尔做一次。正当我暗自高兴有炒豆可以吃时,母亲却只把炒好的豆子端给大姐,然后说我的那份早就给鸡鸭鸟雀吃掉了。

  看着她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下来。母亲却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说:“没有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不去责罚已算宽容。若想吃豆,过些时日再嗮豆荚,你就小心看守吧。”

  后来大姐告诉我,母亲难受的并不是因为鸟雀啄食了几颗黄豆,而是我不负责任的行为让她很是担心。听了大姐的话,我很内疚。

  再次嗮豆荚时,我便不敢怠慢,自然也赢得了母亲的赞许。那天,母亲端着满满一碗炒豆放在了我的面前说:“吃吧,孩子,今天炒豆的味道肯定比以前的好。”我一边吃着炒豆,一边似懂非懂地回味着母亲的话。

  16岁时,从江西老家来巨化工作。从未出过远门独自生活的我心中惶然,如何做好工作,如何与同事领导相处,我没有丝毫经验。母亲的嘱咐却极简单,只是要求我做事勤恳,做人清白。母亲说,你小时能看好豆荚,现在长大了其他工作自然也能做好。

  母亲的叮嘱记在心里,母亲的鼓励也记在心里。迷茫时会回味起母亲炒豆的味道。我28岁那年入了党,感到非常的光荣。那一刻,我明白,我经受住了考验,跟我母亲一样,真正把“诚恳做事,清白做人”烙在了心里。而这一切,或许跟小时候那盘炒豆是分不开的。(作者单位:巨化集团公司物流中心党政办)

  (责任编辑:郭慧)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