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叶小文:“关键一招”与“关键在党”
    发表时间:2019-01-04 来源:《先锋》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40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

      ——“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打铁必须自身硬。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

     

      抓住两个关键

      两个关键:“关键一招”和“关键在党”。

      两个关键,无比重要。贯穿在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直至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全进程中,镌刻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上:“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五四运动”以来我国发生的三大历史性事件,是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是我们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最重要的经验,也是改革开放再出发最重要的基点。

      两个关键,回顾过去,已充分证实。“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正是因为始终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我们才能实现伟大历史转折、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征程,才能成功应对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克服无数艰难险阻,才能有力应变局、平风波、战洪水、防非典、抗地震、化危机,才能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党的领导,必须不断改善党的领导,让党的领导更加适应实践、时代、人民的要求。在坚持党的领导这个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原则问题上,全党全国必须保持高度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丝毫不能动摇。”

      两个关键,展望未来,更至关紧要。“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我们必须“不断提高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确保改革开放这艘航船沿着正确航向破浪前行。”

      两个关键,关键在党。“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与“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这两条是相辅相成、融为一体的。在实施改革开放这“关键一招”、大力发展市场经济的关键时刻,关键在坚持党的领导同时完善党的领导、从严治党。“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当然也是确保实施“关键一招”的“关键所在”。

     

      破解两个难题

      抓好两个关键,要破解两个难题。

      改革开放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大力发展市场经济。“我们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而这个历程,必然伴随着的就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历程。改革开放40年,我们“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市场经济在加速发展、完善。这就使党面临一个全新的、复杂的执政环境。我们党从夺取政权到长期执政,是一场历史考验。从领导和驾驭计划经济到领导和驾驭市场经济,也是一场历史考验。

      市场经济自身具有“二重特性”。一方面,市场经济是一条推动生产力发展、促进社会整体财富积累的必由之路;另一方面,市场经济毕竟是一种以个人对自身利益的追求作为基础的交换共同体。

      市场经济有两个起点:每一经济的个体,都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资本的本质);每一真实的个人,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自私的本性)。这两个起点是市场经济的动力,由此进入市场经济运作,演出了一部剧烈竞争、效率至上的交响曲,从整体上形成推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动力。这两个起点又会发展、演化为市场经济的阻力,其最大化的“无限度”追求,必致互相欺诈、物欲横流,市场经济的秩序就无法维持下去。由此,市场经济对道德也会出现“二律背反”的效应:一方面,资本追逐利润,个人追求物质利益,导致拜金主义,导致排斥道德;另一方面,社会追求公平,市场遵守规则,道德要求自律,共产党更要坚守道德高地、做好道德模范,又强烈要求道德。

      由市场经济的“二重特性”和“二律背反”效应所决定,共产党从领导和驾驭计划经济到领导和驾驭市场经济,各级党员干部从以清贫为本色与人民群众同患难,到以致富为追求带领人民群众奔小康,必然是一场历史考验。党的工作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无论从宏观调控到各项经济活动的组织、推进和监督,党的各级组织、广大党员全面参与市场经济,而又要防止市场经济负面的诱惑和腐蚀。于是,出现了两个难题。

      难题一,如何自觉、有效地抵制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生活的侵蚀?尽管商品交换原则是市场经济的普遍法则,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普遍”到党内生活中。共产党员置身于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却必须时刻自觉抵御这“普遍法则”的侵蚀。大家都要“发财”,共产党员要带领大家“发财”,实现共同富裕,自己却要经得起“发财”的考验和诱惑,要有众人皆富,我也守得住清贫,安于清贫的定力。市场经济条件下,大量的现象是:受利益驱动的影响,公与私的考验非常直接、经常和严峻。一些党员干部公与私的天平大幅度倾斜,官德与私德严重分裂,台上大讲马列主义,台下大搞拜金主义。人格扭曲,人前做冠冕堂皇好人,人后是贪得无厌的恶鬼。腐败分子,无不是在市场的诱惑下修身利己不严,私欲膨胀,以至不可收拾,滑向罪恶的深渊。

      各级党员干部从以清贫为本色与人民群众同患难,到以致富为追求带领人民群众奔小康,更是一场历史考验。毛泽东同志早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报告》中,就告诫全党:“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衣炮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在市场经济大潮席卷下,商品交换原则侵蚀到党内,毛泽东同志警告的“这种情况”就大量出现、眼花缭乱,一度有点防不胜防了!邓小平同志说,“我们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干部被腐蚀了,卷进经济犯罪的人不是少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五反’那个时候能比的。那个时候,贪污一千元以上的是‘小老虎’,一万元以上的是‘大老虎’,现在一抓就往往是很大的‘老虎’。”

      一两年就如此,那么几十年后又怎样呢?习近平总书记说,现在“特别是有的国企内部管理混乱,侵吞、贪污、输送、挥霍国企资产现象大量发生,从近期揭露出来的一些国企中发生的腐败案件看,问题触目惊心!有的案件涉及的金额不是几十万、几百万,而是几千万、几个亿、十几个亿!有的人很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一套,侵吞国有资产如探囊取物,太方便了,如入无人之境。”

      难题二,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尤其是把支配资本的权力关进法制的笼子里?不受制约的权力难免腐败,绝对不受制约的权力有可能绝对腐败。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往往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资本不断扩张的冲动和权力不断膨胀的欲望相结合,有可能产生“核聚变”,冲击现有的界限,使法律的界限模糊,使道德的界限丧失;不断扩大权力的边界,滋生出一批贪得无厌、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苍蝇”“老虎”,毒化和败坏党风、民风。当权力与资本相遇,可以支配资本而又不受制约的权力,难免导致普遍性、塌方型腐败。

      我们共产党在大力推进市场经济中能否解决好这“两个难题”?从根本上说,就是党要始终清醒、自觉、坚定、扎实、彻底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为人民反腐,靠人民倡廉。正如十九大报告说:“人民群众最痛恨腐败现象,腐败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只有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

      “跳出历史周期率”,出自1945年毛泽东与民主人士黄炎培在延安窑洞的一段著名的对话。当毛泽东问黄炎培来延安所见所闻的感受时,黄炎培直言相告:“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据黄炎培回忆,毛泽东沉思片刻后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将通过民主强化人民群众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当做避免人亡政息、保持政权生机活力的“秘诀”。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就能始终保持强大的定力和动力,就能坚韧、执着地攻克上述“两个难题”。牢记宗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正风肃纪,维护人民根本利益;开门反腐,尊重人民主体地位;淬火锤炼,锻造人民信任队伍,就能在市场经济的考验中“跳出历史周期率”。

      归结起来,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们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夯实管党治党责任,创新体制机制、扎牢制度笼子,持之以恒纠正‘四风’、党风民风向善向上,强化党内监督、发挥巡视利剑作用,严惩腐败分子、加强追逃追赃工作。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反腐败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和支持,人民群众给予高度评价。”

     

      全面从严治党

      4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40年推进市场经济的历史,就是一部我们党“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敢于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使党不断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历史,就是一部正风肃纪,铁腕反腐,从严治党不断深入的历史。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党在思想、政治、组织、作风等领域的全面拨乱反正伊始,就产生了由100人组成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十一届五中全会正式通过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随着改革大潮、经济搞活,干部贪污受贿,严重经济犯罪也随风而起,水涨船高。邓小平同志说:“经济犯罪这股风来得很猛。如果我们党不严重注意,不坚决刹住这股风,那么,我们的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问题。这不是危言耸听。”党以“严重注意”的警醒和自觉,把党风廉政建设与改革开放紧密结合起来,把改革创新与纪律观念紧密结合起来。邓小平同志进一步明确为,“我们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惩治腐败,这两件事结合起来,对照起来,就可以使我们的政策更加明朗,更能获得人心。”“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对干部和共产党员来说,廉政建设要作为大事来抓”。

      党的十八大刚过两天,习近平总书记就在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明确指出,“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保持党的肌体健康,始终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他更向全党敲响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的警钟。党中央以“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如磐决心,以扶危定倾的胆略智慧,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持续形成强大震慑。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老虎”“苍蝇”一起打。十八届党中央批准立案审查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党中央果断处置、深刻剖析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在全党上下乃至全国、全世界都产生了强烈震动。严肃查处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湖南衡阳、四川南充、辽宁等地的贿选案。严厉惩治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加大对“小官大贪”惩处力度,对胆敢向扶贫款物“动奶酪”的严惩不贷。连续开展“天网行动”,追拿归案一批外逃腐败分子,2014年至2018年8月,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4608人,追赃逾百亿元,有效切断了腐败分子后路。十九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力度不减,又查处了鲁炜、孟宏伟、赖小民等一批严重违纪案件,释放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的强烈信号。短短几年间,从“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再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最终“夺取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深刻地改变了政治生态,极大地振奋了党心民心。

      随着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也向纵深发展,“关键一招”与“关键在党”进一步提升到了战略的高度。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战略举措,其中,全面从严治党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为其它三个全面提供政治保证。关键一招、关键时刻的关键保证,凸显了我们党勇于自我革命的鲜明品格和高瞻远瞩的战略格局。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结合伟大斗争、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来进行,确保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和考验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通过新时代驰而不息、锲而不舍的正风肃纪反腐,坚强有力的党,必将推进中国改革开放向更高水平、更深阶段、更加科学的方向拓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所说:“40年来,我们始终坚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我们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大力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惩治腐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我们党在革命性锻造中坚定走在时代前列,始终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

     

      扭住关键不放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有一段极为深刻的阐述:“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制度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问题。我们扭住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关键,为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永葆党和国家生机活力提供了有力保证,为保持社会大局稳定、保证人民安居乐业、保障国家安全提供了有力保证,为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等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不断建立了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

      “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其题中应有之义,就是通过不断改革开放,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此,全面从严治党碰到的新挑战和新问题,就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越是“从严治党”,越是从严要求党员和干部,同时又越能“搞活”、越能激发活力——充分调动广大党员、干部的积极性、创造性。在市场经济中形成广大党员、干部“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的体制和机制的同时,还要建立广大党员、干部“很想干、很能干、很愿干”的体制和机制。“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永葆党和国家生机活力”之中,尤其包括着广大党员、干部的活力。形成“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应该更使我们党彰显生机活力。

      这样提出问题,绝非好不容易形成的“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可以有丝毫的松懈。“高压”要更加高压、持续高压,“从严”要更加从严、始终从严。历史是一面镜子。在二十四史里,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和时期曾有现在的反腐力度。过去的反腐,只限在某一个阶级和阶层,没有像现在一样变成了我们全党的意志、决心和共同行动。现在形成的“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可以用“蛟龙愤怒,鱼鳖慌张,春雷一击,震撼四野”来形容。但历史多次证明,如果反腐不彻底,如果反腐松懈下来,导致腐败反弹,结果将不寒而栗!

      反腐如何才能彻底、永不松懈?中国历史反腐力度最大的时期有三个,一个是唐王朝武则天时期,一个是明朝的朱元璋时期,一个是清朝的雍正时期。武则天反腐采用的是告密加酷吏,杀人如割草,但还是腐败。朱元璋自己是个平民出身,对腐败分子、贪官污吏格外憎恨,对贪官不是杀头而是剥皮,用来警示后官。但他临终时长叹:“朕早晨杀掉一批,晚上又来一批,如之奈何!”雍正采取的是密折举报加严密监察。密折告发了当时可以一手遮天的朝廷重臣年羹尧,年却如是说,“我们这一群人里谁没有呢?都有!”明朝曾经先设东厂、西厂监视百官,再设内行厂监视东厂、西厂,再通过锦衣卫监视内行厂。结果呢,还是滚成一团的腐败。所以,反腐的力度和效度,不能光从一个“严”字来判定。还要善于因时制宜,与时俱进,顺时成势,形成不松懈、不减压的“时势”。这里强调了“时”和“势”,不审时度势,即宽严皆误。

      现在的“时”,就是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在的“势”,就是“不敢腐”占了压倒性优势,“不能腐”正在加强工作,“不想腐”正在构筑堤坝。但新构筑的堤坝,必须正视、面对市场经济这股充满活力、源源不断、无孔不入的“一江春水”。这个堤坝对这“一江春水”不仅要能防能堵,还要能疏能导。否则,反腐还是会陷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如之奈何”境地。

      如前所述,市场经济具有“二重特性”,市场经济对道德也有“二律背反”效应。进一步说,在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中,使社会心理上也面临一系列两难抉择:社会心理压力具有既要促进平等竞争、又要促进共同富裕的双向作用:社会心理预期具有既要参与竞争实现先富一步,又要节制竞争避免两极分化的双重风险;社会心理互动具有既要靠竞争激发心理活力、又要以协调融洽心理氛围的两种功能;社会心理取向具有既要求得效率提高、又要求得社会公平的双重使命。在这种“时势”下,前人苏轼那种“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的情怀,就很难得了。江上清风何来?常见香风人醉。山间明月谁见?时有雾霾弥漫。苏轼情怀何来?市场无所不在;清廉之气涵养,更觉弥足珍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实现共同富裕,大家都要富起来,都要来“发财”。今天的“官”,不可能空谈“义”,不取“利”,要带领大家“发财”,实现共同富裕。自己却要经得起“利”的考验和诱惑,要有众人皆富,我也守得住清贫,安于清贫的定力,诱惑太多,“清官”难做啊。如何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又不被金钱所诱惑,“理财而不贪才”“赚钱而不要钱”,在大力推进市场经济的同时又不被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所腐蚀?如何严格要求干部,同时又防止干部不作为,避免“只要不出事,宁可不干事”的消极心态,杜绝懒政、惰政的消极行为,有效激发广大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今后的改革开放进程中,还有待进一步从体制机制上探索、建设、完善。例如,我们反对政商之间“勾肩搭背”,并非主张“避而远之”。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要求落到实处。既要高度严格自律,又要把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作为一项重要任务,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关心民营企业发展、民营企业家成长,经常听取民营企业反映和诉求,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帮助解决实际困难。

      回顾40年改革开放的历程,正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正视了市场经济的“二重特性”,最初就是通过“联产承包”合理兼顾个人利益调动积极性、解放生产力的。当“搞活”起来后,又及时在搞活市场经济中正风肃纪、厉行反腐、从严要求干部,形成了反腐高压态势,保证了市场经济建设的顺利推进。另外,也正是正视市场经济对道德的“二律背反”效应,对广大群众的道德要求,就注意把崇高的信仰和每个人对现实利益的追求,把集体主义和个人追求对接起来,把先进性和包容性统一起来,大力倡导爱国守法和敬业诚信,构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德和行为规范,推动形成“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氛围,使道德成为市场经济的正能量,使诚信守德成为市场经济的常态。激发真诚的人格力量,以个人的遵信守诺,构建言行一致、诚信有序的社会;激活宝贵的无形资产,以良好的信用关系,营造“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风尚,增强了社会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要进一步形成“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等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不断建立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我们还有大量问题需要探索,大量工作需要努力。

      归结起来,就是要扭住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关键不放,不断探索、建立和完善在“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的体制和机制的同时,形成“很想干、很能干、很愿干”的体制、机制和氛围。

      审时度势,因时造势,顺应时势,保持态势,才能“为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永葆党和国家生机活力提供有力保证”。

     

      关键中的关键

      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关键一招”要牢牢抓住,改革开放再出发。

      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我们要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坚决清除一切腐败分子,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为继续推进改革开放营造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滚滚而来,浩荡乾坤,其特色之一,就是能以“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引领全社会“以厚德载市场经济”。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的改革开放再出发,必将在新时代创造中华民族新的更大奇迹,创造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迹。

      其中,关键的关键,就是中国有一个在推进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领导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伟大社会革命的同时,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不断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中国共产党。

      (作者系全国政协文化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分党组副书记。曾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国家宗教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

      (责任编辑:王仁锋)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