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2017年第44期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历史回顾
    发表时间:2017-09-20 来源:学习活页文选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欧阳淞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不仅深刻阐明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原则和制度的本质特征,而且明确指出了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得以确立的3个重要历史节点,对于我们更准确地把握、更自觉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

      “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声枪响,拉开了我们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幕。”

      1927年7月,鉴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中共中央深刻认识到必须掌握一支党领导的自己的军队。7月24日,中共中央决定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组成前敌委员会,领导南昌起义。8月1日凌晨,在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的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领党所掌握的军队在南昌起义,激烈的战斗持续了4个多小时,最终消灭敌人3000余人,缴获枪支5000余支,起义军占领了整个南昌城。8月1日,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决定成立以刘伯承为参谋长的参谋团,负责领导军事斗争,并立即调整了起义军的编制。在整编中,第11军第24师、第25师在团这一级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支部,在营这一级建立了党的小组。在第9军、第11军、第20军以及第11军的第24师、第25师和第20军的第1师、第2师、第3师设立党代表。各军、师设立政治部,团设政治指导员,加强党对军队政治工作和宣传工作的指导。8月3日,起义军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开始撤离南昌,但南下作战却连遭不利,使起义军由南昌时的2.3万余人锐减至瑞金、会昌时的1万余人。10月中旬,起义军第25师等余部进至赣南安远天心圩时,全军只剩下1500余人。就在队伍处于进一步溃散的危急关头,第9军军长朱德召集全体军人大会,发表了激动人心的讲话。他说:“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败了,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是我们还要革命的。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但是,大家要把革命的前途看清楚。1927年的中国革命,好比1905年的俄国革命。俄国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1917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也会有个‘1917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第73团政治指导员陈毅,第74团参谋长王尔琢也表达了同样的态度,队伍由此得到初步稳定。10月底,起义军在大庾(大余)再次进行整顿,将部队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5纵队”,重点整顿了党的组织,重新登记党员和团员,并将他们统一分配到各个连队中,加强党在基层的工作。这时,起义军虽减至800余人,但经过千锤百炼之后,却更加精干和坚强了。

      八一南昌起义的全部史实表明:中共中央是南昌起义的批准者、组织者,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是南昌起义的现场指挥者,共产党人是南昌起义中冲锋陷阵的先锋战士,党的组织是南昌起义部队在转移过程中的中坚力量。没有党,没有党的坚强领导,就没有南昌起义,也就没有今天的人民军队。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奠基于三湾改编

      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刚刚组建的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所辖各团在向长沙推进时,先后在平江和浏阳遇挫。9月14日,毛泽东当机立断,原定的攻打长沙的计划停止执行,命令各部立即撤出战斗,转到浏阳文家市集中,并于9月19日作出决定,部队离开文家市,向湘南进军。9月29日,部队到达永新县的三湾村。经过沿途的艰苦行军和激烈战斗,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部队已由原来的5000人减少至不足1000人。考虑到部队到达三湾后已远离中心城市,敌情压力减轻,更由于部队中存在的问题,如党的组织不健全、官兵关系紧张、士气低落等,已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毛泽东便在三湾召开了前敌委员会,决定对部队进行整顿和改编。

      整顿的重点是切实加强中国共产党对部队的领导。在部队各级普遍建立共产党的组织,并提出明确要求:支部建在连上,班、排建立小组,营、团建立党委,党的前敌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军。与此同时,决定实行新的党代表制度。由党组织书记任同级党代表,负责党务工作、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党代表与军事长官共同管理和指挥部队。三湾改编的这些决定,不仅明确了党在军队中的组织架构、职权职责,而且明确了将其落到实处的领导格局、方法途径,树立了政治工作在部队的权威地位。这就使部队从此之后有了稳定的、坚强的战斗堡垒,使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发挥成为普遍要求,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也明显增强了。后来,毛泽东在给中央的一份报告中说:“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由南昌起义时的“支部建在团上”到三湾改编时的“支部建在连上”,不是一个简单的组织架构的下沉,而是对党的领导的加强。它更便于把党的意图、党的任务、党的要求迅速而准确地落实到部队的各个层级和基层单位,落实到每一个指挥员、战斗员,为军队能打胜仗创造了重要条件,提供了根本保证。三湾改编作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的重要奠基,将永载人民军队和党的建设发展的史册!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定型于古田会议

      在农村游击战争环境中,红军是以农民为主体组织起来的,以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为例,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部队、赣南和闽西入伍的农民、俘虏兵这三部分人大约各占总数的20%,湘南农军、平浏农军约占40%。这就是说,红军的基本成分是农民,“虽然红军广大官兵具有献身革命的热情和勇气,但农民阶级的烙印和旧军队习气,却在一定程度上妨碍着人民军队的建设”。毛泽东十分重视党和军队的建设,但这种认识和做法在红军初创时期并未取得一致看法。在红四军出击赣南、闽西后,军内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流寇思想和军阀主义残余等非无产阶级思想进一步发展起来,以至出现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非但没有被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多数人认识和接受,反而造成他本人在前委书记的选举中落选。1929年9月28日,中共中央发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即9月来信)为这种局面的改变提供了重要条件。1929年12月下旬,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上杭的古田召开。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共红四军前委,毛泽东当选为前委书记,并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古田会议决议。古田会议决议由多个分决议组成。其中,《纠正党内非无产阶级意识的不正确倾向问题》是整个决议的核心,“它指出了红四军党内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和极端民主化等8种错误思想产生的原因、危害,提出了纠正的办法”。决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强调“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规定了中国共产党对红军绝对领导的原则,强调必须加强红军中的党组织建设;规定了红军中政治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地位,强调加强红军政治工作;规定了红军处理内外关系的准则,强调红军必须建立很好的内部和外部关系。其中,关于加强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决议指出,党在红军中的组织,担负着军队中政治领导的作用,红军必须实行党委制,“每连建设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这是红军中党的组织的重要原则之一”。红军必须加强各级党组织建设,使党的组织确实成为“领导的中枢”,“确实能担负党的政治任务”。应当纯洁党的队伍、严肃党的纪律,反对极端民主化和非组织观念,防止“党与军事分离”“党不能领导军事的危险”,等等。古田会议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它解决了如何将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党绝对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这一重大问题。这些原则是中国共产党建设人民军队的根本原则,它不仅对于红四军的建设,而且对于红军其他部队的建设,不仅对于红军的建设,而且对于八路军、新四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古田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正是从古田出发,才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

     

      把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永远不能变的军魂、永远不能丢的命根子

      从南昌起义到三湾改编再到古田会议,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像一条红线一样一直贯穿下来,其发展的轨迹显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大主题没有变,内容在不断增加、范围在不断扩大、要求在不断提高、系统性在不断加强,清晰地显示出发端—奠基—定型的过程,显示出在党的领导下人民军队不断成熟的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90年来,在长期实践中,人民军队在党的旗帜下前进,形成了一整套建军治军原则,发展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培育了特有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这是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传家法宝,是人民军队必须永志不忘的红色血脉。”这就告诉我们:一整套建军治军的原则,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特有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就是人民军队的传家法宝和红色血脉;而这一切之所以得以形成、发展和培育,就都是因为“人民军队在党的旗帜下前进”。“党指挥枪是保持人民军队性质和宗旨的根本保障”,这是大前提、总前提;而这种大前提、总前提,正是一切旧军队所绝不可能具备的。因此,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根本原则和制度,“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把国防和军队建设放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大目标下来组织和推进,开启了奋力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新征程。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前进道路上,人民军队必须牢牢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把这一条当作人民军队永远不能变的军魂、永远不能丢的命根子,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指示,为牢牢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指明了方向。中国人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人民军队对党的“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人民解放军凝聚力、向心力、创造力和战斗力的源泉,是我们这支威武之师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绝对保障。人民军队在党的旗帜下,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带领下,必定会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为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选自2017年第9期《党建研究》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会长、全国党建研究会顾问、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