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文库专题类 > 《学习活页文选》文库
2016年第78期 美国债务滚雪球式增长给世界带来巨大风险
发表时间:2016-12-14    来源:《学习活页文选》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陈凤英

  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寅吃卯粮已经成为常态。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债务问题日益严重,目前债务规模已上升到近20万亿美元。美国的总债务规模更是惊人,已经攀升到约67万亿美元,相当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357%。按照总债务规模计算,美国人均负债高达20.5万美元。今天的美国经济已经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而不能自拔,未来债务攀升势头仍然难以缓解。

  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将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债务问题。据分析,特朗普经济新政的核心将集中体现为“减税+基建+加息”。减税和基建将增加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而加息将加大还债成本,这一财政扩张与货币收紧的政策组合存在严重的矛盾与冲突,结果难免使债务负担呈现滚雪球式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政府债务总额在2011年和2013年曾两度逼近法定债务上限。去年11月10日,离美国政府关门最后期限仅剩几个小时,美国参议院才通过了未来两年政府财政预算法案,再次提高政府债务上限。然而一年后,美国政府债务又突破了新的上限。特朗普将不得不游说美国国会继续提高债务上限。美国设定国债上限的做法始于1917年,至今已100多次提高债务上限。如果美国拿不出解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问题的方案,那么,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依然会周而复始地出现。美国政府债务犹如一个踏上不归路的“瘾君子”,可能永远也偿还不清。

  纵观二战后美国政府债务史,债务上升最快的有这样几个时期:一是里根执政时期(1981年—1989年),美国债务规模连年扩大,美国由债权国变成债务大国。二是小布什执政时期(2001年—2009年),由于“反恐战争”支出及政府大幅减税,美国政府债务不断膨胀,财政连年赤字。三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债务以不可持续的方式扩大。为拯救华尔街和摆脱经济大衰退,美联储开足马力印钞,奥巴马大幅举债刺激经济,政府财政赤字节节攀升。2013年至2015年财政赤字虽有所回落,但2016年再次反弹。然而,即使这样大举借债,美国经济复苏依然乏力。在2008年至2016年间,美国名义GDP累计增长仅为25%,政府债务却增加了1倍。这不得不令人对美国未来偿债能力和经济增长前景持怀疑态度。

  无疑,美国政府债务状况不可持续。即使在当下史无前例的低利率情况下,付息负担也已耗尽美国财政预算,严重挤压其他必需开支。这也是美国经济至今迟迟难以强劲复苏的原因之一。据美国财政部统计,2008年—2014年,美国名义GDP增量几乎被同期支付的利息全部吞噬。更何况还要归还到期债务。随着债务规模不断扩大,加之美联储恢复加息周期,美国政府付息压力将加大,债务状况将持续恶化。特朗普执政后如果大手笔减税、大举投资基础设施,政府债务就会如滚雪球般增加。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到本世纪中叶美国政府债务占比将升至GDP的141%,远超此前任何一个时代。

  解决债务问题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实现经济高增长,做大GDP蛋糕,缩小债务占比;二是提高通胀率以及推动货币贬值,稀释债务负担,让债权人承担损失;三是债务违约,让债权人颗粒无收。

  从第一个渠道看,美国历史上成功减债发生于二战后的“黄金发展期”。当时,经济持续高增长,同时伴随高通胀,美国只用10年时间就让债务占GDP之比由1946年的近120%降到1956年的约60%。今天,美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106%,但经济状况已今非昔比,潜在增长率明显下移,靠高增长解决债务的道路困难重重。

  从第二个渠道看,目前全球需求低迷、产能过剩、大宗商品价格跌落,全球无通胀压力,美国通胀率也持续走低。所以,靠高通胀稀释债务这条路近期看并无可能。但是,未来靠这个渠道减债的可能性极大。美国政府债务的32%由海外债权者持有,美国很可能通过借新还旧或货币贬值制造出通胀,最终减缓债务压力。

  从第三个渠道看,债务违约往往发生于破产国家或极端事件。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几乎不可能走这条路,但其债务违约风险足以令世界各国不寒而栗。

  后两个渠道无论选哪个,都是对外转嫁危机和输出经济风险。如果美国采用扩张性货币政策刺激全球通胀和新的资产泡沫,将加剧全球财富分配不公,并可能通过债务与流动性传导形成新的危机链,诱发新一轮国际金融危机。故此,海外债权者需要高度关注特朗普新政府的政策对美国经济和债务的影响,以及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可能对美国债券市场的影响,加强预判,及时应对。

  (选自2016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副秘书长)

  

网站编辑:王高林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