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我为祖国找硼矿
    发表时间:2019-07-12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 李东明

      我今年86岁,新中国成立时16岁,20岁时考入地质部长春地质学校,学习了3年的矿产勘探,毕业后分配到东北地质局101地质勘探队,后来调到辽宁省地质局苏联专家办公室,然后又调到辽宁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在党的领导下我干了一辈子地质工作,只干了一件事——找硼矿,为摘掉国家贫硼的帽子奋斗了一生。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这个老地质工作者亲眼见证了祖国从羸弱到强大、从贫穷到富强的过程,这70年,我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生的经历告诉我,只有把个人理想与祖国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把个人志向与民族振兴紧紧联系在一起,才能做出有意义的事情。

      硼是典型的非金属矿产,号称“工业味精”。硼及其化合物被广泛应用于玻璃及玻璃纤维、冶金、陶瓷、医药、航天工业等。新中国成立以前,除青海、西藏有盐湖型硼矿外,其他地方没有发现有开采价值的硼矿床。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美国的封锁,我们只能从苏联少量进口硼矿,根本满足不了国家各项建设的需要。到我们搞“两弹一星”时,缺硼的矛盾就更加凸显。为此,周总理指示一定要找到我国的硼砂矿藏。

      1957年,地质部会同辽宁省地质局组织力量开始查找硼矿资源。经过查找资料和认真研究,判断辽宁东部地区可能存在大型硼矿床。辽宁省地质局派总工程师陪同苏联专家到凤城、宽甸等地进行考察,随后抽调专业技术人员到丹东实地勘探。1958年,根据群众报送的信息和送样鉴定,终于发现了凤城、宽甸可能存在硼矿资源的矿产地。1962年,辽宁省地质局在丹东成立硼矿专业勘探地质大队,对外名称为631地质勘探队,这就是辽宁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的前身。1963年,我抽调到631地质勘探队,担任宽甸砖庙硼矿勘探技术负责人。1964年,在地表地质工作的基础上,我设计了花园沟矿段的第一个钻孔,经过钻探,探出了品位达到18%的第一个富矿体。1965年,我们提交了第一份硼矿勘探报告,探明凤城二台子硼矿石储量达211万吨。从此摘掉了国家贫硼的帽子,有力地支援了国家经济建设。

      1975年,辽宁省地质局决定在凤城刘家河镇翁泉沟硼矿进行探矿大会战,把本溪、铁岭地质大队的钻机全部调到一起打集中“歼灭战”。我是会战总指挥,带领一千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克服野外作业自然环境恶劣、后勤生活保障差等重重困难,日夜奋战,仅用了3年多的时间就胜利完成了会战任务,共完成钻探工作量53826米,探明硼矿储量2100多万吨,相当于43个国家标准级大型硼矿,并伴生铀、铁和稀土资源。1992年,我所在的辽宁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被授予“全国地质找矿功勋单位”荣誉称号,我也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

      在艰苦的找矿工作中,没有奉献精神是完成不了祖国交给我们的任务的。有一次,在花园沟矿段,我从12米深的矿洞升井时,辘轳脱轴卡在井壁上,险些丢了性命,经过同事的紧急救援才爬出地面。还有很多奋战在一线的技术人员、钻井工人等,也是牺牲了很多个人利益,克服了很多困难,才使我们的找矿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

      新中国走过了70年不平凡的岁月,目睹我们的国家从一穷二白到繁荣昌盛,我感慨万千。从1953年考入长春地质学校,到成为一名高级工程技术人员,是党培养了我。我作为一名老党员、老地质工作者,不忘初心,仍在为祖国地质勘探事业发挥余热。我希望用自己的这把老骨头为祖国的发展多增一点光、多添一分彩。●

      (作者系辽宁省原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副大队长)

      (责任编辑:郭庆)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