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回家的路
    发表时间:2019-06-12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 胡 鸿

      “回家的路有多长,一边连着儿女,一边连着爹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想起家乡的童谣。离开家乡30多年了,以前想家,就轻轻吟唱这首童谣;现在想家,就打开手机,找到购票网站轻轻一点,回家的机票或者高铁票就搞定了。一千多公里的行程只要2个小时的飞机或者4个小时的高铁就可完成,实现了“早上在广州喝早茶,中午回到老家吃午饭”的夙愿。

      谈起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交通方面的发展变化,我是深有感触的。我的家乡在江西省宜春市紧靠浙赣线的一个小山村。1929年,杭江铁路修筑至萍株铁路,修路大军经过家乡时,爷爷也加入了筑路的队伍。没有想到,浙赣线全线贯通后不到3个月,抗日战争就全面爆发了,浙赣线在战争中也被严重毁坏。抗战胜利后,浙赣线才开始逐段修复。

      记得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有一次爷爷带着我去铁路边玩,只见两条摩擦得亮闪闪的铁轨,整齐笔直地排列着,好像一条时光的隧道,穿过山川,穿过河流,穿过村庄,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延伸过来,又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爷爷指着东边说:“孩子,沿着这条铁路一直往东走,可以到杭州、南京和上海。”随后,他又指着西边说:“沿着这条铁路一直往西走,可以到长沙,再转向南方一直走,可以到广州、到香港。”爷爷望着我,充满着希望与期待,又说:“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走出家乡这些弯弯曲曲的小路,到大城市去,只有到了那里,你才会有些出息。”那时的我还不大理解爷爷话里的含义,只是点头。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之后,家乡渐渐富裕起来了。有一年秋天,刚刚忙完秋收的父母应姑妈之邀,带着土特产,去了一趟广州。那时的火车非常慢。从此,父母很少出远门,因为他们害怕坐火车。

      我高中毕业后四处打工,后来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到广东省云浮市下属区县党政机关工作。我第一次到云浮的经历,可以说是刻骨铭心。那年刚过完春节,家乡的火车站、汽车站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挑着蛇皮袋、拖着行李箱外出打工的乡亲。父亲四处托人,好不容易买到一张到广州的站票。当我们赶到火车站时,里里外外塞满了人,连月台上也是水泄不通,我踩着父亲的背,才费力地钻进了火车的车窗。那时的火车大多是慢车,一路慢慢吞吞,到达广州时,已是夜幕降临。由于太晚,广州已经没有到云浮的长途客车了,我就坐汽车先到佛山,从佛山转车到肇庆,再从肇庆转车到云浮,辗转多次,费尽周折。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家对浙赣线进行了多次改造提升,完成了电气化改造,并纳入沪昆线。再后来,浙赣线实行了跟京广铁路和京九铁路的对接互通。近几年,我回家的旅途时间越来越短,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与老家的时空距离也越来越近了。不久前,老家又传来好消息,家乡通航了,新建的机场就在老家附近,从广州白云机场起飞,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家门口。

      “回家的路有多长,一边连着儿女,一边连着爹娘……”吟唱着这首童谣,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父母到广州的经历,想起我第一次到广东云浮的坎坷,想起祖国7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单位:广东省云浮市云城区委办公室)

      (责任编辑:郭庆)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