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永远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回忆我的父亲曹火星
    发表时间:2019-04-03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中国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正如毛泽东同志在他不朽的诗词中所写的那样:“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70年风云变幻,70年天翻地覆,全国各族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奋斗,艰苦创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波澜壮阔的时代潮流激励着每个中华儿女的心,我们为祖国的日益强盛和欣欣向荣而倍感自豪。“我爱你!祖国”有奖征文活动开展以来,得到广大读者的积极响应,他们以饱满的热情,颂扬伟大祖国的历史变化,抒发对祖国母亲的无比热爱。本刊将从来稿中择优刊发,欢迎读者踊跃来稿。

    ——编者

    永远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回忆我的父亲曹火星

      

    □ 曹红雯

      2017年新年到来之际,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全场各界人士一起,齐声高唱了一首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着雄浑的军乐团伴奏旋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他指给了人民解放的道路,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那铿锵嘹亮的歌声响彻整个会场,回荡在首都北京的朗朗夜空。

      看着电视上激动人心的画面,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就是我的父亲曹火星。1943年10月,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父亲写下了这首动人乐章。至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已经传唱了76年,它以真挚的语言、质朴的风格、流畅的旋律,道出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声。在新中国迎来70华诞的日子里,回忆我的父亲创作这首经典歌曲的往事,我不由得思绪万千。

    曹火星创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地——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堂上村

     

      改名“火星”,寓意做一颗闪亮的红星

      父亲原名曹峙,1924年10月生于河北省平山县西岗南村。父亲小时候文静腼腆,就爱听大人讲故事,还喜欢听村里人吹笛子、拉胡琴、敲锣鼓。上小学时,他对音乐老师弹奏的风琴很感兴趣。后来学校放假,他不知从哪儿借到一件筝琴(一种弹拨乐器),一天到晚弹个不停。那时候,音乐的灵感、民间艺术的陶冶,已经融入父亲的血脉。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当时,父亲才13岁。他带着强烈的抗日救亡志向,投身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国青年联合会的工作中,担任了村青救会主任,带着儿童团站岗放哨、编演节目、宣传动员。他说,“从此人生有了新的希望和奔头”。

      1938年年初,平山县委成立了文艺宣传队——铁血剧社,父亲开始当演员,后来任音乐队长。剧社一方面积极编演抗日内容的节目,一方面深入敌后写标语、搞宣传、散发传单,发动群众,策反伪军,干得热火朝天。这时候,父亲做出一个重要决定,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曹火星。他后来说:“血是红色的,火也是红色的,要做一颗闪亮的红星,做一名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

      1939年冬季,组织安排父亲进入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音乐系深造,学习作曲和指挥,从此开启他的音乐创作之路。在此期间,他先后创作了《上战场》《春耕忙》《万年穷翻身》《春天里喜洋洋》等一些歌曲。他在战斗中成长,与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特别是反复学习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后,他有了更加明确的努力方向。

     

      毛主席亲自改歌词,神来之笔

      1943年,在父亲的创作生涯中有着特殊意义。年初,铁血剧社更名为群众剧社,改由晋察冀边区抗日联合会领导。4月,父亲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年的日寇大扫荡,老家100多个乡亲惨遭杀害,我的祖父和一个叔叔也在其中。父亲说:“国仇家恨教育着我,冲击着我的情感,激起我创作的冲动。”

      1943年3月,蒋介石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表了一个小册子,名曰《中国之命运》,说什么“没有中国国民党,那就没有了中国”。党中央针锋相对地予以有力回击,延安《解放日报》及时发表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战斗檄文。根据形势的发展,群众剧社化整为零,组成若干小分队深入平西地区,进一步开展群众工作,宣传党的抗日主张。金秋十月,父亲所在的小分队一行4人从边区总部阜平出发,徒步来到了毗邻河北涞水的房山霞云岭堂上村,发动村民一起创排新节目,并利用当地特色的“霸王鞭”歌舞形式,开展抗日宣传工作。

      堂上村位于京西南燕山脚下山沟里,山深林密,村落幽静。可是,坐在中堂庙东厢房炕头上的父亲,心里有着一团火、千层浪,他沉浸在激情澎湃的创作灵感中。回首往事,他深深体会到,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系于一旦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挺身而出,为了四万万同胞的安危,不惜流血牺牲,挽救苦难的中国。针对蒋介石的荒诞言论,结合来平西之前他们所学习的延安《解放日报》的文章,一个鲜明的主题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随后四五天时间里,父亲在小炕桌上埋头创作,一行行朴实明快、激情四溢的歌词写了出来:“他坚持抗战六年多(后改为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生活,他建设了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

      经典的革命文艺作品,无一不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来一去,方能深入人心。后来,父亲回忆说:“我写这首歌是动了感情的。人民的抗战积极性和对共产党的深情,我是亲眼所见,有着亲身体会的。没有共产党怎么会有坚持抗战到胜利的局面,没有共产党怎么会有今天?”

      最初,这首歌在霞云岭、涞水和易县一带传唱起来,后来,词曲在《晋察冀日报》上刊登,很快唱遍了晋察冀,唱遍了抗日根据地,飞出山坳,飞上云端,随着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传遍了全中国。

      著名党史专家逄先知曾在《毛泽东和他的秘书田家英》的文章中写道,1950年的一天,毛主席听到女儿在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便纠正说,没有共产党的时候,中国早就有了,应当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一个“新”字,神来之笔,也让这首歌成为歌颂党的经典之作、真理之歌。

    曹红雯(左)和父亲在一起

     

      不改初心,革命到底

      鲜艳的五星红旗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升起的时候,父亲25岁,风华正茂,朝气蓬勃,有着干不完的工作,有着写不完的歌。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以炽热的激情先后创作了《勘探工人之歌》《我们的祖国到处是春天》等歌颂社会主义建设的歌曲。

      父亲一生对党、对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不忘初心,不忘感恩,不忘奉献。他和我们姐弟说过:“人民是音乐的创作者。我的一切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我写的歌能被人民喜欢、传唱,就是我一个革命文艺战士最大的幸福。”

      即使在“文革”当中,父亲身陷囹圄,不能创作,他的忠诚和信念也从没有动摇过。他对我们说:“总有一天事情会弄清楚的,要相信党。”恢复工作之后,父亲把扣发的工资全部作为党费交给了党组织。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父亲先后担任天津市文化局局长、市文联副主席、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等职,他以更加饱满的激情创作了《我爱祖国》《生活赞歌》等几十首歌曲;1994年离休后,他忍受着病痛,又创作了《水之歌》《江南柳》等百余首不同风格、不同体裁的声乐作品。父亲一辈子精心创作了1600多首歌曲,被誉为“人民音乐家”。就在父亲去世的前几天,老人的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了,他还在病床上借助放大镜谱写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新作《啊,我叫中国!》。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和祖国紧紧连接在一起,在生命的最后依然为祖国而歌唱。今年,我们伟大的祖国迎来70华诞,如果父亲健在的话,肯定还要为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可爱的祖国再高歌一曲。

      父亲生活俭朴。平日里,他最喜欢吃的就是老家的红薯和棒子面菜团子,基本上不吃鱼、不吃肉。他的衣服上都有补丁,20世纪50年代出国演出时定做的一身西服,一直穿到80年代。他对子女的要求很严,经常提醒我们几个儿女:“上一辈人的贡献是上一辈人的。你们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他的革命精神一直深深影响着儿女们。我出生于解放战争的炮火中,吃着晋察冀根据地乡亲们的小米饭长大,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已经深深地融入血液中。让父亲感到欣慰的是,我们姐弟4人都是共产党员,几个子女当中,我继承了父亲的事业,从事音乐编辑工作,在人民音乐出版社担任编辑直到退休。

      今年4月,父亲离开我们整整20年了。多少年过去了,从父亲的家乡河北平山到这首歌的创作地北京房山霞云岭,人们依然记着这位一生在为人民而写歌的音乐家。2001年,建党80周年前夕,霞云岭堂上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创作地隆重揭幕。现在,这里已成为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党性教育现场教学基地。

      岁月如歌,风雨如磐,新中国走过了70年的征程。有了共产党,祖国的面貌焕然一新。“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他指给了人民解放的道路,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来自父亲内心深处最强烈、最质朴的声音,道出了亿万中国人民对党、对祖国的热爱之情。让我们永远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祝福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