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林海雪原写传奇——《智取威虎山》与英雄杨子荣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9-04-03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 钱庆国

      1958年首演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是第一出展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光辉形象的京剧剧目。1970年在全国公映的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是第一部被搬上大银幕的“样板戏”。作品中“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今日痛饮庆功酒”等唱段,是激情豪迈、脍炙人口的音乐经典;浑身是胆、打虎上山的杨子荣,则是一代人心目中英雄形象的化身。

    1967年,毛泽东主席观看《智取威虎山》后接见全体演员

      “大叔”杨子荣写传奇

      “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原三十八集团军军歌《钢铁的部队》的开头。在这支被誉为“万岁军”的英雄部队中,涌现出无数英模人物,杨子荣就是其中一位。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童祥苓在京剧《智取威虎山》中,塑造了一个年轻帅气、英姿飒爽的杨子荣形象,而现实中的杨子荣是否也如舞台上这般模样呢?

      其实,真实的杨子荣是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叔,而且他的战斗经历比在文艺作品中更具传奇色彩。

      1945年9月,八路军解放了杨子荣的家乡——山东省牟平县。当杨子荣见到这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时,他就认定这是一支好队伍,是为人民服务的队伍。于是,他向本村农救会会长孙承祺要求报名参军,后成为胶东军区海军支队的一名新战士。那年,他已经29岁了。此前的日子里,出身贫苦农家的他,先是在家乡嵎峡河村务农,后又闯过关东,在丝厂当童工、在码头“扛大个”、在矿山当矿工,无论做什么都是受着日本侵略者和地主老财的欺压盘剥,在饥寒交迫中苦苦维持生计。父母省吃俭用挤出一点钱,供他读了几年私塾,但是也没能改变他的生活窘境。

      部队领导看到这位新战士比中队领导、甚至比团领导年纪都大,就把杨子荣分配到炊事班,让他当了一名炊事员。这位“伙头军”手脚麻利,特别勤快,烧火做饭样样出色。因为读过几年私塾,他还有一肚子《三国演义》《水浒传》的故事,行军休息时经常给大家讲上几段,战友们听得津津有味。

      1945年10月,遵照中央军委命令,山东八路军渡海进军东北,杨子荣也随部队来到黑土地。担着炊具的他,凭借多年闯关东、熟悉东北风土人情的优势,发挥了远超炊事员的重要作用。部队过松花江找不到交通工具,是他把船找来,劝说船工帮大军渡江;每到一个新地方,凭着一口地道的东北方言,他不但能替部队筹到粮,还跑前跑后做起宣传员,动员当地青年参军参战,成为扩军模范;战斗中,他不但能把食物送上前线,还能迅速发现敌人弱点,主动出主意、想办法……入伍5个月,杨子荣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6年2月,杨子荣所在的二支队进入牡丹江地区剿匪。因为能力超强,他被提拔为战斗班班长。当上班长的第二天,杨子荣便单枪“杀”入虎穴,到大股土匪盘踞的杏树底村,凭借我军强大的军事震慑力,并利用本地与外来股匪间的矛盾,鼓动当地老百姓劝降匪军,最后不费一枪一弹说服了400余名股匪向我军投降。

      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反动派支持的“政治土匪”疯狂进攻各地新建立的人民政府。已担任侦察班长的杨子荣在剿匪斗争中,善于总结经验、快速摸清敌人动向。他还擅长化装侦察,扮上相之后,连与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也认不出来。

      此时,在海林县北部,有一股土匪已在此盘踞数十年,为非作歹,匪首张乐山独霸一方,人送外号“座山雕”。这“座山雕”诡计多端、枪法超群,在土匪中很有“声望”,被各路土匪尊称为“三爷”。1947年春节刚过,杨子荣向团首长提出自己带几个侦察员化装成土匪,打入“座山雕”股匪内部,里应外合消灭之。首长同意后,他与5名侦察员乔装一番,找到“座山雕”,自称是土匪吴三虎的残部,吴三虎“殉国”后弟兄几个走投无路,想投靠“三爷”。狡猾的“座山雕”多般试探,杨子荣等都没有露出破绽,最终得以进入匪巢。之后,在援军来不及赶到的情况下,杨子荣借口要“座山雕”“送”自己一段路去找“国军”,便与5名侦察员挟十几个土匪一同下山,走近我军驻地,最终将这股土匪全部擒获。牡丹江地区百姓听说“座山雕”被捉,欢天喜地。上级组织为杨子荣记3大功,《东北日报》以《战斗模范杨子荣等活捉匪首“座山雕”》为题,报道了他们的战斗事迹。这一段故事也构成了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主要情节。

      1947年2月23日,在追剿丁焕章、郑三炮股匪的战斗中,杨子荣不幸中弹牺牲,此时距他参军仅仅一年零五个月。

     

      帅气杨子荣登舞台

      经典作品的诞生,离不开伟大的时代和丰富的生活。

      杨子荣生前所在团的副政委曲波因在解放战争中两次负重伤,1950年转业到地方工业战线。1955年,他开始以解放军在牡丹江地区的剿匪活动为素材进行业余创作。1957年,曲波饱含深情,创作了广受好评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并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这部红色经典很快引起巨大社会反响,人们争相阅读。

      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文艺工作者们纷纷行动起来,力求在表演形式、表现内容上推陈出新,创作出讴歌时代的作品。1958年春天,来自上海京剧院一团的李仲林、纪玉良等几位艺术家,在观看了连台本戏《七侠五义》后,讨论能不能排一部贴近现代斗争生活的戏,并把目光锁定在深受读者喜爱的《林海雪原》上。经过一番论证,他们决定将书中杨子荣打入威虎山、活捉“座山雕”的故事改编成现代京剧。

      根据书中内容改编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于1958年8月首演,英气逼人、高大帅气的杨子荣形象就此诞生并很快受到观众的认可,风靡一时,迅速成为上海京剧院一团的经典剧目之一。

      1964年6月至7月,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在北京举行,上海京剧院一团将《智取威虎山》搬上北京的舞台。6月4日,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小剧场观看了该剧的演出。演出过程中,一位演员不慎将怀中的“联络图”掉在舞台上,后急中生智补救才算圆了场。过后周总理特意向代表团领导说不要怪演员,并建议可以在演员的坎肩里缝一个口袋,这样不管他如何表演,“联络图”都不会掉出来了。7月17日,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也观看了演出,看后亦提出不少修改意见。

      根据领导们的意见和建议,剧组回到上海后,对剧本反复斟酌修改,力求尽善尽美。

      据童祥苓回忆,贺龙元帅建议,既然杨子荣化装成许大马棒的饲马副官,为什么不骑马上威虎山呢,有许大马棒的青鬃马不是更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吗?于是,剧组就在第五场戏《打虎上山》中加了马舞的片段,果然效果更好。一位将军建议,解放军不会只听土匪交代就冒险上山,而是应该通过侦察兵深入群众,掌握第一手情报后再深入匪巢,还具体提出可增加一位女性角色来丰富人物和声乐形象。剧组由此增加了第三场戏——《深山问苦》。

      1967年,剧组奉命到北京演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再次观看了经过精心打磨的《智取威虎山》。演出结束时,毛主席、周总理走上舞台,向大家致意,并与大家合影留念。看过之后,毛主席改了两处唱词,一处是第五场《打虎上山》唱段中的“迎来春天换人间”改为“迎来春色换人间”;另一处是第九场《急速出兵》唱段中的“同志们整戎装飞速前进”改为“同志们整行装飞速前进”。剧本就此定稿,毛主席的观戏与改词,令剧组所有人激动不已。

    京剧《智取威虎山》剧照

      寻找英雄原型的曲折经历

      当杨子荣的英雄形象早已高耸舞台、深入人心时,烈士生前所在部队以及牺牲地海林县对他的情况却毫无所知,因为杨子荣牺牲这么多年,他的籍贯在哪以及家中是否还有亲人,没有人知道。

      战争年代,个人档案不详细,部队只知道他是胶东人,但至于哪个县哪个村,却一概不知。英雄牺牲后,部队一次次派人到胶东地区了解杨子荣在原籍的状况,但如海底捞针,一次次空手而返。

      原来,杨子荣的谱名叫杨宗贵,子荣是他的字,而这个字只有母亲和哥哥知道。入伍时,他用了杨子荣这个名字。所以,老家村里只知道有杨宗贵这个人,不知杨子荣是谁;而部队只识他是杨子荣,不知他还有个名字叫杨宗贵。

      自从杨子荣参军后,因战事繁忙,一直没来得及写封家书。一次,村里有人说在东北看见他穿着便衣在街上游荡,怀疑他从队伍里开了小差,甚至当了土匪。同村人据此不再为他家代耕,还派人把挂在他家大门口墙上的“光荣军属”牌子也摘了下来。

      1957年1月,按照相关政策,一张盖着牟平县人民委员会大印的“失踪军人通知书”送到杨子荣母亲手中。次年11月,一张“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又递了过来。

      当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京剧《智取威虎山》闻名全国,杨子荣成为英雄的代名词时,他的家乡——牟平县嵎峡河村,却没有人把这位鼎鼎大名的英雄与村里出去“当了逃兵”的杨宗贵联系起来。

      1966年,杨子荣的母亲患了重病。弥留之际,她拉着大儿子杨宗福的手颤颤巍巍地说:“匣子(指收音机)里老说杨子荣杨子荣,是不是俺家宗贵啊?”

      但是,没人能回答她的疑问。

      1968年,英雄生前所在部队和海林县有关人士再次组织联合调查组来到胶东,他们把杨子荣参军时间、背景和外貌特征等打印成文,发往牟平、荣成、文登、海阳四县的50多个公社,请当地民政部门协助寻找,并广泛发动群众提供知情线索。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仍旧没有音讯。

      后来,牟平县宁海镇一位民政干部找到调查组,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这个干部反映,十几年前,嵎峡河村有一位老太太总来查她儿子当兵的事,只不过她的儿子叫杨宗贵,不叫杨子荣。

      调查组急忙赶到嵎峡河村,组织村里老人和当年与杨子荣同时参军、现已复员回乡的老战士反复座谈核查,根据各方线索,初步确定杨子荣就是杨宗贵。

      1973年,曲波从杨子荣原所在部队获得了一张照片。那是他在1946年被评为团的战斗模范时一百多人的合影,百十号人挤在几寸大的照片上,每个人的脸只有火柴头那么大,曲波便请一位日本朋友把照片带回日本,将合影中的杨子荣单独翻拍放大。这也是杨子荣生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照片翻拍后被送到嵎峡河村,村里老人们一下就认出杨子荣,用手指着说:“他就是俺村的杨宗贵!”

      此时,杨宗福拿起弟弟的照片,泪如雨下……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