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我把太阳迎进祖国
    发表时间:2018-09-10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地处中国版图“雄鸡”最东端的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乌苏里江交汇处的抚远三角洲。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从这里照进祖国。驻守在这里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东极哨所”,被誉为“东方第一哨”。在官兵心中:黑瞎子岛虽小,却见证了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和辛酸;黑瞎子岛很大,因为她是祖国神圣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象征。

      

    我把太阳迎进祖国

    ——探访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东极哨所”

      

    本刊记者 孙进军

      “在祖国边防最东端的角落,耸立着我们小小的哨所。每当星星月亮悄悄地隐没,那是我第一个把太阳迎进祖国……”著名军旅词作家胡世宗22年前创作的这首《我把太阳迎进祖国》早已传遍神州大地,也激励着戍边官兵扎根边疆、精忠报国。这首歌,就取材于离黑瞎子岛近在咫尺的乌苏镇某边防连。

      黑瞎子岛,全岛面积335平方公里,我方面积为171平方公里,其余面积为俄方所辖。黑瞎子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19世纪后,沙俄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占了我国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以东100余万平方公里土地,使原属我国内河的黑龙江、乌苏里江变成界江。尽管如此,其时黑瞎子岛的主权仍属我国。1929年,中苏两国因东北铁路权益问题引发“中东路事件”,苏军趁机强占该岛,当时中国国民政府多次与苏交涉未果。

      “只恨前朝耻辱在,隔江从此是异国”。新中国成立后,中苏(俄)两国先后进行了3轮长达40余年的谈判,最终于1991年5月16日在莫斯科签署了《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使中苏两国98%的国界走向得以确定。2004年10月,中俄两国政府又签定了《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对黑瞎子岛等2处有争议的国土,采取大致平分的办法进行最后勘定,至此中俄两国国界全部划定,黑瞎子岛部分领土重回祖国怀抱。2008年10月14日,我国正式在黑瞎子岛驻守军队,某边防连官兵进驻开始履行防务。

      驻岛10年来,一批批“东极卫士”把屈辱铭记心底,将使命扛在肩头,用刚毅的臂膀担负起卫国戍边的神圣职责。连队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5次,被表彰为“全军基层建设先进单位”。2016年5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登上黑瞎子岛视察,亲切看望和慰问了守岛官兵。

     

      统帅嘱托永记心头

      初秋的一天清晨,记者一行驱车驶过跨江大桥,沿着平坦的公路向连队疾驰。一进营区,连队大门上 “戍东极代表祖国迎太阳,铸军魂忠诚于党守国门” 的对联催人奋进,院子里反映“东极卫士”和“朝阳文化”的宣传展板引人驻足。

      “‘发扬以岛为家、艰苦创业精神,忠诚履行戍边职责’,是习主席对我连官兵的殷切嘱托。我们一定牢记嘱托、砥砺奋进,为祖国站好岗、放好哨,坚决守好祖国的东大门!”谈起两年前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当时全程陪同习主席视察的连长赵加龙至今兴奋不已,一幕幕动人的情景仿佛发生在昨日。

      战士们睡觉冷不冷?能不能洗上热水澡?连队伙食怎么样?那一天,习主席登哨楼、进班排,边走边看、边看边问,赵加龙紧随身后、一一作答。“真没想到,习主席日理万机、公务繁忙,还牵挂着这么偏远的一个小连队,而且问得那么细致,让我们倍受鼓舞。”赵加龙深有感触地说道。

      顶着烈日,记者跟随赵加龙来到军事训练场,只见官兵们正在进行武器装备操作训练,杀声震天,场面火热。小憩间隙,四级军士长、防空班长张立亮走过来,他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边攀谈起见到习主席时的感受:“与习主席的握手,让我终生难忘,很有力、很温暖!”

      张立亮回忆,那一天,习主席登上30米高的“东极哨所”哨楼,当时站哨的正是他和刘威。习主席察看执勤设施,询问执勤情况,与他俩亲切交谈,还在观察情况登记本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与他俩合影留念。“当听到主席亲切地说‘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一直惦念着你们,大家辛苦了’时,我们的眼泪都出来了。”时过两年,张立亮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激动!特别激动!”旁边的三班长孔祥鹏,也迫不及待地打开话匣子。当时还是列兵的孔祥鹏,亲耳聆听了习主席对戍边官兵提出的新要求,他倍感振奋。从此,他自我加压、刻苦训练,每项课目成绩提升很快,去年年底转改了士官、当上了班长,还荣立了三等功。

      “孔祥鹏的进步,只是连队官兵成长的一个缩影。”赵加龙告诉记者,今年年初有几天,岛上气温骤降至零下42摄氏度,我们组织全连官兵进行徒步行军、检迹和野外生存等实战化课目训练,3天下来,全连包括新兵在内没有一人掉队,个个生龙活虎。

     巡逻在边境线上的“东极卫士”。孙进军摄

      登岛第二天,正值连队所在旅旅长戴军带领巡逻艇编队绕航界江,记者跟随官兵一起巡逻。航行中,戴军手持望远镜,不停地观察、询问。据同行的旅宣传科长杨磊介绍,每逢重大巡逻任务,旅领导总是坚持带队。“习近平强军思想已在边防部队落地生根,我们一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朝着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阔步前进!”戴军坚定地对记者说。

     

      赤诚刻进东极界碑

      一个岛,分属两国,陆陆接壤,水路相连;一个岛,驻有两国军队,营房对着营房,哨塔对着哨塔。官兵们心里清楚:连队虽小,处处彰显尊严;官兵虽少,人人代表祖国。

      北京时间凌晨3时许,火红的太阳喷薄而出,阳光洒满黑瞎子岛,整个大地一片金黄。迎着朝阳,记者登上“东极哨所”哨楼,正值在连队蹲点的营教导员曾祥飞前来查哨。曾祥飞曾任该连指导员,对连队情况了如指掌。

      “你刚登上的这个哨楼共有171级台阶,象征黑瞎子岛171平方公里的划归面积。”曾祥飞向记者介绍说,营区在规划时特意把一组组具有特殊含义的数字融入其中:国旗台底座面积10.14平方米,铭记2008年10月14日登岛接防的历史时刻;哨所学习室棚顶79颗星,代表着黑瞎子岛离开祖国怀抱79年……

      曾祥飞说,黑瞎子岛因黑熊常出没而得名,也是猛兽聚集之地。登岛之初,这里沼泽遍地、荒草丛生,官兵们每天不仅要承受蚊虫袭扰,还常常与黑熊、野猪、恶狼等野兽不期而遇。岛上无水无电无营房,仿佛一下子回到远古洪荒时代。

      “天当被,地当床,喝江水,吃干粮,草棍蒿杆当筷子,泥浆尘土裹衣裳”,这是对当时状况的真实写照。登岛接防当天,没安家先设哨,未住下先巡逻,官兵们在界碑旁、界江畔留下了中国军人的第一行脚印。从此,“边境就是战场、哨位就是战位、执勤就是打仗”的观念,在官兵心中深深扎根。

      为尽快安营扎寨,当时上级雇了110名民工登岛搭建营房,没过几天,民工们突然不辞而别,只在工棚墙上留下一首打油诗:黑瞎子岛上真荒凉,蚊子咬得直叫娘;黑龙江水浪打浪,谁来干活谁上当。

      “民工走了,咱们自己干!”面对千难万苦,官兵们没有退缩。当时,摆在官兵面前的迫切任务是:建设保温板房,搭建高架观察哨,焊接边界线钢结构防阻设施,修筑通往岛外的简易公路……整整26个日日夜夜,官兵们披星戴月、手搬肩扛、连续奋战,有的战靴磨成了翻毛皮鞋,有的手指裂开的口子能夹住硬币,人均一天磨烂4副手套,创造了1个班1天搬5万块砖、60人10小时搬运360吨水泥、全连一周扛4万个沙袋的记录,亲手在荒岛上建起首座中国军队营盘。

      “来到东极,面对界碑,你才能真正理解‘站立的地方是中国’这句话的含义,才能真切感受到边防军人的光荣与神圣。”走在巡逻路上,连队副指导员王林道出了全连官兵的心声。身后的列兵王功博也插话道:“第一次见到界碑,就是四个字:庄严,神圣。看着醒目的国徽和‘中国’二字,我当时就流泪了。”

      “界碑,对我们边防军人而言,比生命更重要!”蒙古族战士辛扎那有着更深刻的理解。今年1月,他牵着未婚妻的手和连队另外3对新人,在离“东极哨所”不远处的259-4(1)号界碑前举行了集体婚礼。这里,也是2008年10月14日中俄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的举行地。婚礼上,辛扎那的妻子含泪激动地说:“界碑前的婚礼,让我终生难忘。我从小崇尚军人,但未能如愿。如今我嫁给了边防军人,也算圆梦了。”

     

      无愧朝阳的“东极之星”

      在“东极哨所”,官兵最看重的3件事是:迎朝阳、升国旗、守界碑。“身在黑瞎子岛,我们更懂得‘有边无防,国家难有宁日’和‘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作为边防军人,必须用行动兑现诺言:无愧朝阳,无愧国旗,无愧祖国!”连队指导员王阳阳对记者说道。

      这天凌晨,天刚蒙蒙亮,记者又一次早早起床,与官兵一起迎接祖国的第一缕阳光。远处,一轮即将隐没的弯月挂在哨塔上空,在蔚蓝的天空映衬下,与紧握钢枪的哨兵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太阳冉冉升起。在王阳阳带领下,记者来到营区中央,只见3名战士正在整理着装,精神抖擞地准备升国旗。担任这一天升旗任务的擎旗手是三班副班长姜鑫雨,护旗手是下士张龙和张振昌。齐步走、正步走、唱国歌、升国旗……整个过程干净利落、一丝不苟。“我是东极哨所第XXX名战士。我宣誓: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牢记使命、卫国戍边,做一名无愧朝阳的东极卫士!”国旗下,3名旗手庄严宣誓。

      据王阳阳介绍,担任升旗任务和在国旗下领誓的官兵,必须是连队评选出的“迎接朝阳好党员”和“东极之星”。为争当旗手,官兵们真是拼了!刚到连队,列兵路肖梦想当旗手。可苦苦奋斗了3个月,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一个冬日,他和一名战友驾驶摩托雪撬巡逻在界江上,在途经一段渔民凿冰下网的冰面时,不慎连人带撬陷入冰窟,半个身子泡在水中。危急关头,路肖沉着冷静,想方设法,在冰水中折腾了4个小时,硬是将雪撬拽了上来。当救援人员赶到时,他的下半身已结成厚冰,失去了知觉。那一周,他被评上“东极之星”,当上了旗手。

      2013年8月,黑瞎子岛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岛上平均水深达4.2米,连队营房成了汪洋中的“孤岛”。从营房到国旗台15米的距离,水浅时官兵们蹚水而过,水深时就划着橡皮艇升旗。与洪水搏斗的52天里,国旗每天照常升起……

      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在黑瞎子岛,天睡了,地睡了,东极卫士和手中的钢枪始终醒着……一天深夜,连队观察员从视频中发现俄方一艘小艇正向我方哨所靠近。接到命令后,快反分队迅速出动,仅用时7分钟就将俄方船只拦截。经审问,系俄方边民误入,后移交给俄方。

      “在祖国的东极,有一片辽阔的土地,像华夏的每一处山河,是那样富饶和美丽……啊,我守卫在祖国的东极,一天的曙光先照到这里。我代表伟大的祖国,在这里升起五星红旗……”夜幕降临,记者徜徉在营区,军旅歌曲《我守卫在祖国的东极》的嘹亮旋律,在“东极哨所”上空久久回荡……●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