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万里长空尽显英雄本色
    发表时间:2018-06-06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四川航空公司英雄机长刘传健

      

    本刊记者 杨连元

      近万米的高空,民航客机驾驶舱右前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刹那间,强风、低温、失压、缺氧、仪表失灵、副驾驶受伤,一个个险情接踵而至。空客A319飞机上的200多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危在旦夕。生死攸关之际,英雄机长刘传健凭着“一定要把飞机平安飞回去”的顽强意志和高超的技艺,驾驶客机返航并平稳着陆,避免了一场重大空难的发生。

      这位英雄机长就是四川航空公司飞行部“十佳机长”、共产党员刘传健。

     

      惊心动魄的34分钟

      5月14日6时26分,川航3U8633航班由重庆江北机场起飞,目的地西藏拉萨。

      6时42分,该机进入成都区域。当时,客机的飞行高度为9800米。7时08分,飞机即将进入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已飞临四川雅安上空,正在此时,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坐在驾驶舱左侧的责任机长刘传健和右侧的副驾驶徐瑞辰同时发现,驾驶舱右边的玻璃碎了。同时,仪表盘上也出现了诸多预警信息。

      当即,刘传健抓起话筒,向地面管制部门发出“风挡玻璃裂了,我们决定备降成都”的信息,并向副驾驶徐瑞辰弯曲右手食指,做出一个“7”的手势,让其发出“A7700”遇险信号。谁知,两秒钟不到,驾驶舱右侧玻璃飞出了窗外。瞬间,窗外的飓风整个灌入驾驶舱,控制着自动驾驶的FCU(飞行控制组件)面板被吹翻了,许多飞行仪表不能正常工作,客机开始剧烈地抖动。副驾驶徐瑞辰的半个身子被吸出了舷窗外,情况万分危急。

      生死一瞬间,刘传健已经感觉不到寒冷,听不见风声,来不及意识缺氧和窒息,心如止水。他发现操纵杆还能用,就立刻作出备降的决定。他左手紧握操纵杆,尽力维持客机的姿态,右手拿起位于左侧的氧气面罩,戴在脸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平安飞回去,把乘客安全带回去。

      客机风挡玻璃破裂后,不到一分钟,第二机长梁鹏进入了驾驶舱,接管副驾驶工作,他们参考着仅有的PFD(主飞行显示)数据和ND(导航显示)数据,依靠备用仪表的数据,开始了艰难的手动驾驶。

      刘传健回忆说:“整个下降过程中,最为困难的环节是,当我们面临缺氧和寒冷的极端环境时,一方面希望飞机尽快下降到更低的高度,另一方面又担心这个过程中,飞机速度的增加可能导致飞机所承受的冲击力太大,那样的话,飞机的安全又无法保障。”此时此刻,他选择了一个适中的速度,忍受着寒冷、缺氧、座舱释压等折磨,艰难地下降、再下降。

      事后证明,刘传健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从9800米下降到6600米,再下降到3900米,直到最后落地,前后用了34分钟。半个多小时,一顿饭的工夫,可是,对于刘传健来说,却是人生最为漫长、艰辛的时刻。“当我们飞到崇州上空时,就能看见地面了,虽然飞行速度很快,大概保持在每小时400~500公里,整个脸感觉都被风吹变形了,可是,心里踏实多了。直到接近地面,开始建立02R盲降、准备落地时,我更加自信了。后来,慢慢看见跑道了,我更加确定,一定能安全驾驶飞机着陆了。”

      7时42分,在成都机场地面人员的有力配合下,3U8633航班安全落地了。

     

      革命熔炉的钢铁历练

      今年46岁的刘传健,是重庆人,1991年8月从四川招飞入伍,进入空军西安飞行学院的前身——空军原第二飞行学院。1993年5月,入伍不到两年,因为表现优秀,他在同期学员中第一批入党。1995年毕业时,他因政治素质过硬、军事技能过硬被留校任教。

      刘传健曾经学习和任教的空军二飞院颇负盛名,其前身是1946年成立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被誉为“人民空军的摇篮”,曾经培养出战斗英雄张积慧、韩德彩,培养出航天英雄杨利伟、费俊龙等。

      考进航校成为飞行学员十分艰难,要经过政治审核、体检、心理品质和文化课四道关。从学员成为空军飞行员也需经过严格的学习训练,要经过两年的航理学习、体能训练、军事训练和思想政治考核,再有一年的初教机飞行训练,一年的高教机飞行训练,通过飞行考核的才可以正式出师。

    川航英雄机长刘传健当年戎装在身的留影

      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政治工作部某处处长侯文辉是刘传健同期战友,至今两人还是经常联系的朋友。他这样评价刘传健:“面对特情,能够非常完美的处置,离不开人民军队革命熔炉的历练,离不开优秀政治素质的养成,离不开勇敢顽强、勇于担当的军人本色。”侯文辉说,刘传健当时唯一想的就是把飞机飞回去,把乘客带回去,保住国家财产和乘客生命安全,体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提起刘传健当飞行学员的经历,当年他的高教机教员姚峰说道:“爱飞行,爱钻研,飞行中总爱问个为什么,这是刘传健留给我的最深印象。”而且,他的头脑很灵活,不仅过目不忘,还常常举一反三。说起刘传健的反应灵敏,当年和他同期入伍、同为飞行教员,两人一起共事十几年的战友赵永洪说,平日里他的性情温和开朗,待人接物真诚有加,同事之间、师生之间的人际关系处理得体。可是,到了篮球场上,他就像换了一个人,闪转腾挪,每球必争,绝不服输。

      提起刘传健这次空中特情处理,曾任他的飞行大队长的李庆堂评价是:“相当专业,稳定发挥,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动作。”李庆堂介绍,在平时训练中,学院一直坚持飞行特情演练,从没有间断过。小到通讯、仪表故障,大到座舱盖爆裂、飞机起落架下不来、发动机骤停,还有蒙住仪表盘、蒙住座舱盖等等,只要是可能影响飞行安全的故障,都要“背、记、熟”,还要模拟操练和实战演练。“一遍拆洗一遍新”,久练久熟。多少年了,“地面苦练,空中精飞”,这八个字已然烂熟于心。面对这次极其罕见的空中特情,除了特有的政治素质和心理承受力,还有就是他的技高一筹,沉着应战。

     

      翱翔蓝天的初心坚守

      5月18日,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发出通知,号召各级党组织、共产党员“学习英雄机长,弘扬英雄精神”。九龙坡区陶家镇友爱村是刘传健的家乡,他在这里出生长大,也从这里招飞入伍。童年的生活磨炼给他留下深刻记忆:“也就是十来岁的时候,为了家里的生活,我和堂兄一起往家挑过煤块呢,往返3个多小时,一次挑上十几公斤,压得两个肩膀生疼,差不多每个月就得走一趟。”

      他的初中同学回忆,刘传健的学习成绩一直排名前列,而在生活上他一直很俭朴,“很少吃肉,不乱花钱”。有一次,大家聊起自己的梦想,有的说想开车,有的说要做买卖,他却说想开飞机。后来,他果然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从一名高中生走进空军航校成为学员,从一名飞行学员成长为战斗机飞行员,再到毕业留校任教,刘传健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向着一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的更高境界登攀。

      1995年,经过千挑万选,作为同期飞行员中的佼佼者,刘传健被选拔留校任教,担任初教机教员。其间,他还当过飞行大队中队长和训练股股长。七八年的时间里,他先后带教过二十五六个学员,成才率接近95%。

      现任西安飞行学院参谋部某处飞行检查主任的陈晋,就是刘传健带教过的学员之一。提起自己的教员,陈晋亲切地称之为“师父”。他说,这是学员们最传统、最有情感的一种称呼。“他的飞行技术、对飞行动态的判断乃至对飞行事业的认知,无时不在影响着我们。”陈晋回忆说:“‘师父’有自己独到的教学方法,摸索出一些成功的教学规律。平日里,他对学生体察入微,关心备至。除了睡觉,我们一日三餐都在一起,包括散步时,他也在循循善诱,以理论指导实践,运用高等数学微积分原理,帮我化解一些飞行难题。”

      陈晋说,刘传健不沾酒、不抽烟,却有侍弄兰草的雅兴。逢年过节,赶上空闲,他都邀请学员到宿舍做客。他的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就连擦桌子的抹布,都叠得方方正正。那长势喜人的兰草,郁郁葱葱,满屋飘香。守着兰草,刘传健看书学习,练练书法,听听音乐,心静如水。

      2006年刘传健停飞转业到川航工作,2008年被聘为A320责任机长,2009年获得优秀党员称号。他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记录,至今连续10年荣获公司安全星级奖。与此同时,他带出了一支技术精湛、作风过硬的飞行团队。刘传健对记者说:“作为一名党员飞行干部,一个强不算强,带出一支优秀的飞行团队才算真本事。”

      飞好每一个航班,带好每一个学员,这是刘传健不变的信念。他曾经100多次驾驶客机飞越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寒地区——青藏高原,每一次也是其传道授业的最佳时机。副驾驶徐瑞辰就是他带飞的学员,第二机长梁鹏也与他搭档多年。刘传健说,整个机组成员训练有素、团结协作、配合无间,加上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必胜信念,成就了此次安全备降。“这是集体的力量,也是民航人的通力合作。感谢广大群众和社会各界的关注,一段时间后,我们还要重返蓝天。”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