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巍巍太行有你的传说
    发表时间:2018-06-06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 徐怀中

      编者按:4月底的一天,编辑部突然接到一位“中国老兵”的电话。他说:“最近为家乡革命前辈写了篇纪念文章,希望能在贵刊发表。”这位老兵就是89岁高龄的著名作家徐怀中。他16岁离开家乡参军入伍,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跟随刘邓大军转战太行山、挺进大别山;他的《西线轶事》,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领军的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曾培养出一大批至今仍享誉文坛的优秀军旅作家。无论走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徐怀中的纪念文章,是对家乡的思念回望,是对英雄的崇尚敬仰。

      记忆不确,应该是1963年初或许稍后,我订下一个采访计划,打算拜访家乡河北磁县全国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田裕民。希望我的一支秃笔,能够为这位受人们敬仰的传奇英雄,留下一部真实而又鲜活的传记。

      当我向田裕民老县长正式提出要采访他时,他却笑吟吟地说:“不急,以后看情况再考虑。”我懂了,老县长从内心不愿意张扬自己。直到1975年2月13日,老县长病逝,我再也没有采访他的机会了。

      我自幼崇拜田裕民县长,高仰而视之。

      田裕民是1901年生人,抗战前已经从学校走向社会,在黑暗中探索着他的人生路径。1932年初春,由李巨川、王维纲作介绍人,磁县县委书记刘大风带领田裕民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正受到左倾路线严重影响,出生于地主家庭的田裕民能够加入党组织,实在是一个特例。

      常见有文章写道,某某人背叛了他原属的剥削阶级,毅然离家出走,成为一名立场坚定的革命战士。田裕民则有所不同,他彻底背叛了地主阶级家庭,却未离家出走,而是利用家庭关系及社会地位,广交政界要员和有识之士,以利开展工作。田家先后接待了直南特委派来的巡视员李振山等多人,提供职业掩护,安排食宿起居。他常常分派妻子和岳母站岗巡风,以保障安全。他在岳父家里和前妻的娘家,也都办起了联络站与接待中心。1932年,河北省委发动磁县小车社工人武装起义,指挥机构就设在田家后院。

      开展工作需要大量开支,田裕民主动承担了为组织筹款的重任。他利用亲友关系,在县城开办了“震亚实业社”,在乡镇开办了布店、瓷器店,以作筹集经费的主要来源。但几个商铺远远不够,他先是打起了自己家里的主意,再三恳求父亲一次次满足他的需求,随即开始变卖财产,到后来只得忍痛卖地,一出手就是几十亩。

      日军进抵磁县前夕,田裕民将“震亚实业社”的枪支物资转移到山区抗日根据地。又征得父亲及家人同意,将财产悉数处理,一部分存粮分给本村贫苦群众,一部分运往山区充作军粮。卖棉花的钱,留下一小部分维持家用,其余全部交给组织用于抗日军饷。这说明,在田裕民矢志不渝确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的同时,其本人及一家老小,也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产者。

      又何止于此。田裕民家门及亲属中出了几位革命烈士,胞弟田静渊、堂侄婿侯振东、内侄李修身、堂侄田宜之,都是面临生死考验,毫不犹豫地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田静渊也是一个有抱负有作为的人,田裕民每一项任务完成,都少不了他的热心参与,顺理成章,他成了兄长的一个得力助手,一个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山根据地施行大扫荡,田静渊时任磁武县抗日高级小学校长,为掩护躲藏在山洞里的全体同学,他故意暴露自己,以吸引敌人注意力。敌人追逼急迫,他纵身跳下悬崖,被日军连刺十数刀,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37年11月,田裕民在全县各界代表协调会议上获得通过,正式就任全国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

      时下人们很难想像当年的华北地区社会动乱达到了何等地步。日军疯狂进攻,“国军”溃败南逃,一路任意为害地方。加之盗匪四起山头林立,种种恶势力及会道门兴风作浪花样百出。社会矛盾高度敏感,投出一个火星,便会引发一场霹雳闪电。

      田裕民这个县长,就是在如此纷繁复杂混乱不堪的特定社会条件下走马上任的!对敌斗争形势要求你,必须具有足够的胆识与气魄,以自己身高撑起一方天地!

      田裕民宏观意识很强,善于从全局出发,把握事态发展,做事则谨慎细密,具有全方位的组织领导才干,面对敌人强势高压,总是能够积小胜为大胜。

      这位“父母官”颁发的第一道政令,即鲜明地体现了抗日民主政府宗旨。规定了统筹统办粮草办法,严禁向民众乱征乱要,先向大户富户筹借粮款,20亩地以下的农户不出负担。不是宣传标语,不是空喊口号,而是县长署名的政府文告,极大鼓舞了民众抗日救国的决心与信念。

      磁县小车社工人武装起义失败后,党内同志充分认识到:没有自己的一支军事力量,终成不了大事。田裕民便将他的工作侧重点,转移到创建抗日武装这个方向来了。

      他奔走各地,说服地主富商以及亲戚朋友家,把他们的枪支弹药捐献出来,同时派出大批人员,收集“国军”南逃时丢弃的武器装备。至1937年下半年,部队已达千人,组建了统战性质的“磁县抗日保卫总团”。此后数年中,武装力量先后进行多次整编,依次组成了“磁县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八路军129师先遣支队一大队”、“冀豫抗日义勇军”,均由田裕民兼任司令,即所谓“军政一肩挑”。

      日军投降后,田裕民任太行第五专署专员。原由他呕心沥血创建的“冀豫抗日义勇军”,奉命改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六纵队十八旅五十四团;磁县独立营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六纵队十六旅四十八团。由磁县地方输送出的这两个主力团,跟随刘邓大军转战南北屡建奇功,为磁县乡亲父老赢得了很大荣誉。

      田裕民自幼入私塾,读过诸子百家,从不曾学过怎样拉起一支队伍,怎样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但他并不怵头,军事指挥艺术,说到底是血性的结晶。一个指挥员只要做到与士兵共生死,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学到手的军事知识才能发挥巨大作用。田裕民带兵打仗的诀窍就在于此。

      1938年农历大年初一,为保障部队过节安全,田裕民率小分队执行营地巡逻任务,意外遭受日军袭击。一发迫击炮弹在他身旁爆炸,腹部受重伤,血流不止。不讲止血带,连一包药棉都没有,只得用毛巾捂住伤口,继续指挥部队退出战斗。事后,夫人发现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牛皮挎包里,军用地图和日记本都被弹片穿透了,用作部队给养的几块银元也穿透了一个月牙洞。幸亏有这几块银元,不然命就难保了。

      新中国成立后,田裕民先后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党委书记,唐山铁道学院党委副书记,铁道部参事室副主任等职。1959年,组织上安排他到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任副主任、党总支书记。中央统战部还交给他一项特殊任务,即帮助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在植物园一边劳动,一边进行思想改造。一天,他提醒说:“天要下雪了,溥仪先生可要注意添加衣服。”不想第二天果真飘起了雪花。溥仪大为惊异,问道:“田主任怎么会未卜先知的呢?”田裕民仰天大笑:“我身上有‘晴雨表’哟!”他撩起衣襟,露出腹部近半尺长隆起的伤痕。溥仪这才明白,原来人的伤口可以准确预报气象。

      其实,田裕民不必宣讲许多大道理,只消把他的革命经历如实讲述给这位皇帝听,就足以使他大受感动。

      人老思故乡。我今年89岁了,写过不少文学作品,却没能完成为家乡革命前辈作传的心愿,这是我此生深深的遗憾。每念及此,不禁怆然泪下……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