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祖国北疆筑牢“铁门闩”
    发表时间:2018-06-06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黑河好八连”见闻

      

    本刊记者 孙进军 通讯员 李 亮 刘坤厚

      编者按:界江奔流,哨所挺立。汹涌浩荡的黑龙江水,哺育了一个享誉全国全军的英雄群体,它就是被中央军委命名为“黑河好八连”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五营八连。一代代戍边官兵,扎根边防、建功北疆,用忠诚奉献铸就铁血军魂,在界江江畔筑起一道牢不可破的坚固屏障。

     

      黑龙江是中俄两国的界江,两国以主航道的中心线为界。边城黑河,与俄罗斯远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最近处相距仅有500米,素有“中俄之窗、欧亚之门”之称。作为高寒区,这里冬季长达6个多月,最冷时气温达零下47摄氏度。而无遮无拦的界江上,冬季气温经常低至零下50摄氏度,冰层可达5米厚。“黑河好八连”就驻守在这里。

      建连55年来,官兵们不畏艰苦、爱国奉献,严守国土、一尘不染,被誉为“北疆铁门闩”。连队先后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2次,被评为“全军先进基层党组织”。

     

      忠诚刻进界碑

      “巍巍兴安,滚滚江水,我们驻守在祖国的北陲。钢枪支撑国门,红心照亮界碑……”踏着《前进,黑河好八连》的嘹亮歌声,记者走进这个仰慕已久的光荣连队。

      “这是我们连的连歌。进了八连门,就是八连人,八连官兵个个会唱!”指导员黄红波边介绍边将记者带进连史馆。一进馆室,“下江代表祖国,上岸代表军队”12个金色大字赫然入目。

      “在我连官兵心目中,‘下江代表祖国’,就是站在界碑前、哨位上,要展示中国军人的最佳形象,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上岸代表军队’,就是要牢记我军宗旨,做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时代革命军人,争当习主席的好战士!”黄红波信心满怀地说道。

      在八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新人入营,首先要在连史馆接受“洗礼”,在《好八连传人册》上签名,并由连队支委讲连史。介绍连史时,他们都从血泪斑斑的黑河屈辱史讲起:这里是中俄《瑷珲条约》和《尼布楚条约》的签订地,江对面便是“海兰泡惨案”和“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的发生地……

      “弱国无外交,落后就要挨打!界碑象征祖国,边界线就是生命线。作为边防军人,哪怕失去生命,也决不可丢掉寸土!”五营教导员赵维军的话掷地有声。

      赵维军曾在八连当过6年主官。谈起连队的发展,他如数家珍:“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身在边防,必须把战斗力放在第一位。而衡量一个连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关键看支部、看党员。盘点这些年八连参加各类比武获得的荣誉,80%是党员和干部的‘功劳’。”

      赵维军说,连队党支部的“五个好传统”令他引以为豪:每次重大节日,党员干部都要替换哨兵站“零点哨”;每年除夕夜,军嫂陪丈夫站“夫妻哨”,让战士吃年夜饭、看春晚;每年冬季,4名党员承包一个最偏远、最艰苦的执勤点站哨;每次执行危急任务,由党员打头阵、当先锋;每年江上封冻后开辟首条巡逻道,都由党支部书记或副书记带头,为战士生命安全“护航”。

      江中哨,是八连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也是全军唯一的江上哨位。每年冬季江面封冻后,连队便将哨位前移至江中。趟冰道、做标识、架钢网……拉上边界线,背后便是祖国。

      去年冬,江上刚刚封冻,时任连长张书辉就手持钢钎,身绑背包绳,小心翼翼地在江面上探路开道。战士们手拉背包绳,远远地跟在后面,心都吊到了嗓子眼。突然,“咔嚓”一声,冰面破裂,张书辉“嗖”地滑入清沟。战士们见状,手忙脚乱地将他拽上来,一会儿工夫他就变成了“铠甲勇士”。

      “在这里守防,官兵们面临的考验不仅仅是寒冷,还有各种诱惑。”现任五营营长张书辉心有感触地说。一天,上士姜玉芳正站在哨位上执勤,一辆入境客车向他驶来。行至哨位转弯处,一名少妇神色慌张地递出一个布包,悄声说道:“兄弟,这里装着6只外国名犬,没有检疫,我怕过不了关,拜托你替我保管下,每只给你2000元保管费。”姜玉芳二话没说,一把夺过布包,将人和车扣下,当即报告了当地执法部门。

      八连所在边防旅政委杨宝权欣慰地说:“江中守卡子,岸上数票子。面临种种诱惑,一代代八连官兵把忠诚刻进界碑,把奉献嵌入哨位,真正做到了‘金钱买不通、女色迷不住、亲情说不动’,用青春和热血铸就了祖国北疆的‘铁门闩’。”

     

      使命扛在肩上

      “身披冰铠甲,笑傲风雪寒;祖国心中装,使命重于天”,这是对八连的真实写照,也体现了官兵的使命担当。

      有年大年初一,江中6号哨位上,哨兵贾秀飞已是满脸冰霜,俨然一名“白眉大侠”。他紧握钢枪,鹰一样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着江面。突然,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不好,有人越境!”贾秀飞立即向连队报告,并迅速奔下哨位朝黑影追去。镜子一般的冰面上,负重10多公斤的贾秀飞被落得越来越远。而此时,黑影已越过乙道警戒线,正向甲道警戒线靠近。

      危急关头,贾秀飞边追边甩掉大衣和毡靴,赤脚覆冰,紧追不舍。锋利的冰凌刺破了他的脚掌,冰冷的江面上留下一串殷红的脚印。在离黑影只有两三米远时,贾秀飞咬紧牙关,奋力一扑,将他按倒在地。那时,离边界线只有几步之距!

    巡逻在中俄界江 孙进军 摄影

      来到连队障碍训练场,一个矫捷的身影吸引了记者的目光。他叫汪兆寰,下士,战斗班班长。去年春节前夕,气温骤降至零下40摄氏度,滴水成冰。汪兆寰被安排在5号哨位附近执行潜伏任务。夜里10时许,他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踉踉跄跄向江中晃动,他迅速上报情况并仔细观察。

      凭借经验,汪兆寰判断对方可能是醉酒,于是小心翼翼靠近目标。眼看醉汉距离边界线越来越近,他闪电般扑上去将醉汉按住。事后,他得一绰号叫“闪电侠”。

      “新时期护边固防,光靠人力是不够的,还要发挥高科技的威力。”来到指挥室,记者刚好赶上连队边境封控演练,代理连长周秀边组织边介绍。电子显示屏上,记者清晰地看到演练各班组行动的同步实况。从接到上级命令,到官兵抵达指定地域展开行动,仅用了15分钟。

      据周秀介绍,近年来,八连逐步摸索出“视频监控全线观察、防阻设施重点封控、江中哨兵站哨设卡、巡逻车辆机动支援、快反分队快速处突”的执勤新模式,实现了辖区“全程可视、无缝对接”。如今,轻点鼠标,“电子哨兵”巡江界;敲击键盘,边境信息速反馈。

     

      携手强边固防

      “北疆巾帼不让须眉,兴安白桦守望边关。”在黑河的车地营子,有个女子民兵观察哨。这群八连的“编外哨兵”,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时间回溯到49年前,为弥补边防连队执勤力量不足,经上级批准建立了这个观察哨。最初,他们在黑龙江边的悬崖峭壁上选了一棵大树,用木棍在树杈上搭起了简易观察哨。就这样,第一任哨长武翠红,带领5名女民兵走上了哨位。无论是冬天寒风刺骨,还是夏季蚊虫叮咬,她们都在默默坚守。

      “能和八连官兵一起守边防,我们感到很光荣!”谈起军民合力护边固防,现任哨长别秀珍满脸自豪。她18岁开始站岗,“岗龄”已有32年。有句话她常挂嘴边:“虽然咱们不穿军装,但与解放军战士肩负着同样的职责。站在哨位上,一点儿也不能马虎!”

      隆冬的一天,江面上风雪弥漫。别秀珍心里明白:越是这种天气,越容易发生越界事件。她不停通过望远镜瞭望观察,主航道上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突然进入她的视线。“有人要越界,赶快报告连队值班室!”别秀珍边朝哨兵李贵凤大喊,边跃下哨楼向主航道奔去。几分钟后,她和闻讯赶来的官兵一起将越境分子制服。

      几天后,一个在俄罗斯经商的老板又找到别秀珍,说在对岸有批货物急着年前运进来,可对岸海关手续一直办不下来,恳求她们从巡逻通道放行,承诺事后付2万元好处费。别秀珍当即拒绝。“装啥装,你又不是当兵的!”那人扔下一句话,气急败坏地悻悻而去。

    我为祖国站岗放哨 张雷 摄影

      “在她们的影响和带动下,越来越多的边民自觉加入到义务护边队伍。军民携手护边,在界江畔筑起一道坚固屏障。”指导员黄红波说道。去年夏天,在界江边一家酒店打工的老秦,无意中发现对岸有人越过主航道边界线向这边游来,赶紧报告黄红波。与此同时,八连哨楼上的哨兵也发现了此人。官兵们立即前去埋伏,将邻国越境者抓获。经盘查,是俄方军队一名士兵,因在部队长期遭受虐待导致私自越境。后通过双方会晤,将越境人员交给俄方。

      今年2月的一天深夜,老秦正在江边散步时,一个黑影凑上来轻声问道:“大哥,对面是俄罗斯吗?”老秦见他手提行李箱,神情慌张,形迹可疑,便没有作声。待黑影转身离去后,他立即报告了连队。官兵们在老秦带领下,很快追上可疑人员。经盘查,他的行李箱内装满了钢锯、钳子和手电等。原来,他从外省远道而来,本打算剪断钢丝网越境,没想到被军民合力抓获。

      据八连所在边防旅旅长贾国福介绍,近年来,连队成功制止违边事件百余起,堵截企图越境违法分子280余人次。“这其中,像老秦一样成百上千的‘编外哨兵’,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贾国福欣慰地说。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