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卢子跃,“亿元巨贪”的蜕变之路
    发表时间:2018-06-06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 江 心

      2017年5月31日,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浙江省宁波市原市长卢子跃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卢子跃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法院经审理查明,卢子跃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者通过其家人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47亿余元。

     

      他的党性这样蜕变

      1962年3月,卢子跃生于浙江省永康市芝英街道堰头村的一户普通农家,兄妹6人,他排行老三。他父母亲年轻时曾到江西开翻砂厂、铸造铁器,靠手艺养活一家老小,生活并不富裕。卢子跃的大哥、二哥子承父业,当起了铁匠。卢子跃学习刻苦,成绩也不错,尤其写得一手好字,在学校里出的黑板报广受赞誉。

      只读了一年高中,卢子跃便在父亲的支持下参军入伍。两年后,他退伍回到家乡,在永康市棠溪公社当上了乡镇干部。

      起初,卢子跃干得并不顺心,看到当地五金产业快速发展,他也动过下海经商的念头。卢子跃的一个哥哥办起五金企业,但哥哥还是建议卢子跃继续留在官场,觉得家里有一个人当官,能为家族带来荣耀。

      卢子跃的第一个官职是公社人武部副部长,后来又当上了公社党委书记,在基层干了十多年。1999年,37岁的卢子跃在金华市下辖的东阳市担任市长。两年后,他任义乌市市长,没多久又被任命为义乌市委书记。义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卢子跃担任义乌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积累了能量,也因此得到重用。而后面的查案证据表明,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卢子跃走上了贪腐之路。

      有位熟悉卢子跃的人说,卢子跃看上去为人豪爽,酒量很好。在多场宴席上,他都提到一件事,说自己的两个哥哥在永康市做五金生意,身价上千万。“每逢过年过节,我是最尴尬的人,兄妹们都会给父母一个大红包,我只能拿出一个小红包意思意思,没办法,我是靠工资吃饭的,拿不出多少钱。”

      但卢子跃并非如他自己所说是兄妹中最“尴尬”的人,其实他才是家里的核心人物。卢子跃利用职权,多次为家族企业协调生意上的事,说是“协调”,实际上就是“权钱交易”。卢子跃的哥哥曾说:“有个当市委常委(金华市委)的兄弟,家里的生意自然好做一些。”

      2012年,卢子跃担任丽水市委书记。这个时候,正是他疯狂敛财的巅峰时期,也恰恰是在这个时期,他做足了表面文章。2012年,卢子跃大力推行丽缙五金科技产业园建设,园区占地千余亩。当地村民反映,该五金科技产业园用地,建设前有不少是肥沃的桑田,产出的丝绸织品远销国内外,而这一美好风光,因卢子跃的贪婪被一手摧毁。

      如今,6年时间过去了,而该产业园的开发却不足十分之一,致使桑田荒芜、山林被毁、石基裸露,动迁户得不到有效安置。而卢子跃却从中收了企业主不少好处。其中有120亩地被卢子跃的亲属以超低价收购,再以高价转手卖出,从中获利千万元。卢子跃自然从亲属手中拿到了巨额好处。

      很多人都记得,2012年8月,卢子跃又一次去丽缙五金科技产业园调研,其目的是想吸引更多企业主来投资,方便自己从中获利。调研后,卢子跃居然在《丽水日报》头版以《干净干事 能干实事》为题发表署名文章。在文中,他这样写道:“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时刻算好‘利益账、法纪账、良心账’,经常反思自己的思想,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既要做到‘身子干净、手脚干净’,以自己的模范带头作用去抓班子、带队伍、干事业;又要做到‘思想干净、心灵干净’,怀着干净的动机和目的去干事,正确地运用权力来造福人民,使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看,卢子跃写得多么冠冕堂皇啊!

      一面发表廉政文章,一面疯狂敛财。卢子跃不断接触想通过自己拿地、做工程的老乡及丽水当地商人,收受数百万钱物。有的商人假装要卢子跃题字,一个字开价10万,卢子跃顺水推舟,收钱也就有了心安理得的理由。还有的人投其所好,给卢子跃送去了古玩字画,价值不菲。

     

      女儿婚礼、母亲生日,成敛财好时机

      2013年3月,卢子跃升任浙江省副省长。这时,恰逢女儿出嫁。亲家是杭州的知名企业家,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婚宴在杭州市举办,酒席多达百余桌,非常奢侈和高调。和卢子跃平日素有来往的很多官员、商人都出席了婚宴,送上厚礼。那时,中央八项规定已经出台,婚礼过后便有人举报卢子跃违规。卢子跃解释说自己没有收礼金,婚礼的相关费用都是男方出的。

      其实,女儿结婚,卢子跃收受的礼金只是冰山一角。而逢年过节,在卢子跃老家永康市芝英街道堰头村,官商扎堆拜访他母亲,那场面真是蔚为壮观,豪车排队堵满巷道。除了过年,卢子跃母亲每年过生日,也是官员、商人送礼的好时机。

      卢子跃为人高调,从其老家可以窥见一二。他老家的围墙后面,有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小公园,一块两三米宽的大石头上有“憩园”两个红漆大字,落款为“卢子跃”的繁体字公章。这是卢子跃在台州临海市任市委书记期间,台州商人出资捐建的绿地公园。

      在堰头村小学校门、村祠堂牌坊、村委礼堂及村公交巴士站等场所,均有卢子跃留下的“墨宝”。

      卢子标是卢子跃的同宗兄弟,因这层关系,卢子标担任老家村支书多年。但卢子标在其位不谋其政,长期在外面开办公司做生意,村民一年到头很难见到他。日常村务都是卢子标通过电话遥控指挥村委会其他工作人员处理。

      说起卢子跃,早年与其一起共过事的东阳一名退休干部感慨颇多:在卢子跃的身上,良莠并存,亦人亦鬼,不同的性格兼容一体,他出身贫穷,文化程度不高,开会讲话时常爆粗口,但他同时又喜欢舞文弄墨,平日里酷爱书法,写的字也不错,对于古玩字画似乎也很有兴趣。卢子跃平时不拘小节,有些大大咧咧,处理人际关系尤其结交上层人物时手法却颇为细腻。这或许就是卢子跃混迹官场的一种手段,八面玲珑,钻营有术,在特定的时代背景和大环境下,竟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这名退休干部还说起一件“当地新闻”。2000年,38岁的卢子跃在东阳任市长,年纪轻轻就位居要职,说话做事随心随意,高调粗放,不计后果,凡事似乎都是他说了算。当年,一名上海企业家来东阳考察,准备投资发展商业,结果他在酒店因为嫖娼被抓。卢子跃大怒,打电话把公安局长臭骂一顿,要求立刻放人,还要公安局赔礼道歉。后来还是另一名市委领导出面,说人放了就可以了,赔礼道歉就免了吧。

     

      仕途“贵人”殊途同归

      在卢子跃的仕途升迁中,有一个关键人物是绕不过去的,他就是2015年2月落马的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2016年底,斯鑫良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两人相识,是在卢子跃担任东阳市市长的时候。身为斯鑫良老家的父母官,两人在一个东阳籍企业家的撮合下,建立起特殊关系。而此时,斯鑫良已由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转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手握人事大权。此职务他竟连续担任了8年。

      那些年里,究竟给斯鑫良送了多少钱,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斯鑫良的老家在东阳市虎鹿镇领诀村,卢子跃为了向斯鑫良献上厚礼,作为市长的他,先是到该村调研,之后大笔一挥,由市里投资建设领诀村的村路,虽然这个村不靠省道,但卢子跃还是主张在县道上修了站点,让该村通上了班车。

      除了给斯鑫良老家做足面子工程,卢子跃也公开向斯鑫良行贿,甚至“借花献佛”,将一企业主送给自己的位于上海市中心的一套房产,转送给了斯鑫良。卢子跃的这一份厚礼,深得斯鑫良的欢心。

      有了斯鑫良的关照,卢子跃的仕途称心如意,顺风顺水。2005年,他调任台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转过年,又出任台州市委常委、临海市委书记,2008年,出任丽水市代市长。对于斯鑫良的提拔之恩,卢子跃一直非常感激。斯鑫良退居二线后,每到逢年过节,卢子跃也都去登门拜见,送上财物。

      2015年2月,斯鑫良事发东窗,被中纪委调查,卢子跃的情绪一落千丈,整日郁郁寡欢,说话声也不像以前那么响亮了。在穿着打扮上,卢子跃也刻意朴素起来,几乎看不到他在公开场合穿西服打领带,更多时候身着一件黑色夹克衫,头发也不再油光黑亮。

      除了正常的公务活动外,卢子跃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出入其他场合,甚至一度让媒体不要将他参加活动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出席公务活动,他也刻意保持低调,拿着秘书起草好的材料照本宣科念稿子。

      尽管如此,卢子跃的政治生涯还是进入倒计时。2016年3月,他被中纪委查处。中纪委在调查卢子跃的问题时,指出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生活奢靡、贪图享乐;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欺骗组织,在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在民主推荐中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为谋求职务提拔送给他人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搞权色、钱色交易;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编后:亿元巨贪,触目惊心。从卢子跃的种种行贿受贿事实看,他在一些场合信誓旦旦说过的那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早已成为一句空话。他已完全背离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和初心,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卢子跃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是必然的结果。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