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钢铁战士”红心永向党
    发表时间:2018-05-10 来源:《党建》杂志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海军原91708部队副部队长 麦贤得

     

      麦贤得,广东饶平人,海军原91708部队副部队长。1963年入伍,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海军611号护卫艇机电兵,在1965年著名的“八六”海战中英勇战斗,身负重伤,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评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百位感动中国人物之一,2017年首届“八一勋章”获得者。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渔家娃穿上绿军装

      前几天,通过电视看到了新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和自豪。回顾我这一生,正是因为参加了人民海军,才和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有了血肉联系、鱼水深情,是党把我从一个贫苦孩子锻造成一个革命战士。

    年轻时的海军战士麦贤得

      1945年,我出生在广东省饶平县汫洲镇汫北一个贫穷的渔民家庭。汫北人家世代以捕鱼打蚝为生,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渔民出海经常会碰到倭寇和海盗,性情豪爽彪悍的渔民们总是团结起来,与凶恶残忍的海匪渔霸斗争。

      我从小就在这样勤劳善良的民风和骁勇正直的村落里长大,对恶势力欺凌霸弱的行为恨之入骨,对乡亲们不畏强暴的精神感奋钦佩。所以,当我懂事起,就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加入革命队伍。

      1963年12月,刚满18岁的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人民海军南海舰队联合学校的一名新兵,毕业后被分配到离汫洲镇不远的南海舰队某水警区527号护卫艇当机电兵。入伍后,在部队党组织的思想教育下,我不仅学习了革命道理,而且还了解了带领人民翻身得解放的中国共产党,知道了什么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员”。从此,为了早日向党组织靠拢,我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处处以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英雄为榜样,1964年8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迈开了入党的第一步。

      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的那段日子,我国周边并不太平,美帝国主义扩大越南战争,整天对我们虎视眈眈。所以,我所在的海军部队护卫艇第41大队所有新兵老兵,都苦练出一手绝活——“夜老虎”。所谓“夜老虎”,是指在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仍然能够熟练操作机舱里的装备。为了不掉队、不拖后腿,平日里,我经常蒙住自己的双眼,在轮机舱一个螺丝一个螺丝、一个接口一个接口地揣摩、操作,直到将机舱里的几十个管路、几千个螺丝摸得滚瓜烂熟。熟练掌握这些技能后,我又开始向老兵们“偷师学艺”,很快又掌握了只有老兵才会的无照明条件下换油的绝技。

     

      永生难忘那场海战

      1965年8月3日,527艇官兵接回了我国自行制造的新型军舰611号高速护卫艇,从厦门返回汕头。8月5日,因为补休,我就到一位婶婶家里串门做客。刚到不一会儿,就突然听到喇叭中传来“老海老海!家里有事!”的呼叫,这是部队紧急召回外出人员的暗号。我立即赶回艇上,完成出航准备工作。直到此时,大家才知道,原来是台湾国民党军大型猎潜舰“剑门”号和小型猎潜舰“章江”号已经出动,企图输送特务到闽南苏尖角和古雷头一带登陆,准备对我进行袭扰和破坏。

    毛主席亲切接见麦贤得

      得知敌情后,大家个个义愤填膺,主动写请战书,我在请战书里特意写了一点:不怕牺牲、勇敢战斗,争取火线入党。8月5日22时,由我海军4艘高速护卫艇、11艘鱼雷快艇组成的突击编队在夜色中紧急出发了。行驶3个多小时后,8月6日凌晨1时24分,大家终于在海上发现了目标,2时51分,编队开始集中火力攻击“章江”号,“八六”海战正式打响了。激烈的战斗中,611艇的后左主机突然意外停车,我立即跑去帮助启动机器。就在这个时候,敌人的两发炮弹打进了机舱,只听见两声巨响,弹片四溅,我一下子就觉得头上一阵剧痛,整个人感到天旋地转,全身无力,疼痛无比。

      正在甲板上指挥战斗的副指导员周桂全听到剧烈的爆炸声后,立即赶到机舱查看情况,看到我负伤了,满脑袋都是鲜血,迅速解开一个急救包,帮我包扎好伤口。我想着停转的主机,心里十分着急,想站起来去检查故障,周桂全一把把我按下,命令我原地休息,然后又投入战斗去了。我深知,主机就是舰艇的“心脏”,主机停了舰艇就无法行动,会直接影响战斗。可是此时,鲜血和脑浆已经粘住了我的眼睫毛,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我只能凭着之前练就的“夜老虎”功夫,用耳朵判断出是三号主机出了问题。我实在放心不下,就忍着剧痛、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连爬带钻地摸索着到了前机舱,开始一颗颗螺丝、一个个阀门、一条条管路地检查,终于在几十条管路、数千颗螺丝里,查出一颗只有拇指大小、被炮弹震松的油阀螺丝。我拿起旁边的扳手将螺丝拧紧,用身体顶住移位的变速箱,用双手狠狠压住杠杆,把损坏的推进器推到原来的位置,直到听到机器又开始正常的运转轰鸣。因为失血过多、体力透支,我就倚靠在机器旁边,一直守到战斗结束。

      后来才知道,在这3个多小时的战斗中,我611艇艇员伤亡过半,舰艇17处中弹,4部主机3部故障,但是仍和兄弟舰艇一起,击沉国民党海军大型猎潜舰“剑门”号和小型猎潜舰“章江”号,击毙国民党少将胡嘉恒等敌军170余人,生俘“剑门”舰中校舰长王蕴山等敌军34人,取得了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海军最大一次海上歼灭战的胜利。611艇首发命中“章江”号指挥台,打出近战夜战的威风。战斗结束后,海军党委给611艇记集体一等功,并授予“海上英雄艇”荣誉称号,国防部通令嘉奖参战部队。

     

      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战斗结束了,而我因为弹片削去大片头盖骨、插入脑部,部分脑组织外露,严重伤害了脑神经,导致神志不清、不能说话、肢体瘫痪、生命垂危。毛主席和周总理要求组织全国最精干的医护力量对我全力抢救,多位全国顶级的脑外科专家一起会诊,确定救治方案。周总理还亲任抢救指挥小组组长,下令专辟了由汕头到广州的空中救护通道,经过8个多小时的手术,我才被救活过来。后来又经过4次脑手术,直到把插在我颅脑中的弹片取出来,并且植入两块有机玻璃片代替部分头盖骨,这两块有机玻璃片,也一直完好无损地伴随我生活至今。治疗期间,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关心我的伤情,特别是毛主席、周总理一直对我关怀备至。有一次,毛主席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送来的苹果,他老人家舍不得吃,专门托贺龙、叶剑英两位老帅送到广州军区总医院慰问我。

      我只是做了一个革命战士在祖国需要时应该做的事情,但党和国家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给了我很多崇高的荣誉。此后,海军授予我“模范共青团员”荣誉称号,国防部授予我“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让我最激动的是,艇党支部书记周桂全专门主持召开党员大会讨论我入党的问题,1965年8月30日,上级党委批准我入党后,周桂全第一时间代表党支部到医院告诉了我这个喜讯,给我过了第一次难忘的组织生活。

      1967年12月3日,我迎来了人生中最难忘、最激动的时刻。那天,我和其他400多名海军部队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随后,毛主席又在人民大会堂小会客厅单独接见了我。当我刚走进小会客厅时,神采奕奕的毛主席站了起来,紧紧握着我的手,关切地问:“小麦,你的身体好得多了?”我激动地回答道:“好,好,主席好,我好多了!”毛主席勉励我要用硬骨头精神战胜疾病,养好身体,为人民再立新功……

      插入我脑部的弹片,不仅损伤了我的语言功能和记忆力,一度还造成了右半侧身体完全瘫痪,每天必须服用安定药片来控制。为了争取早日康复再立新功,在治疗期间,我全力配合医院治疗。右手瘫痪了,我就咬紧牙关,用左手抬起右手,搭到攀杆上逐级抬高。右腿不灵便,我请护士搀扶着练习走路。早晨一听到起床号,我就坚持自己穿衣服、叠被子,喊“一二一”的口令,进行队列训练。

      虽然我的身体逐渐康复,但负伤后还是留下了严重后遗症,这让我的个人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这时候,又是党组织为我操心操办。我的老艇长崔福俊和当地政府领导帮我介绍了一位叫李玉枝的好姑娘。1972年结婚后,我的伤情几经反复,有时喜怒无常。李玉枝受了我不少气,甚至还挨了打,但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一直细心照顾我。后来有了孩子,她又经常把我战斗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教育孩子要理解、尊重我。“文化大革命”后期,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一段时间里我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甚至被人说是“假英雄”,残疾的身躯屡次被拉上批斗会,走在外面经常被一些心术不正和不明真相的群众扔石头,正在读书的孩子也经常被同学欺负。那段时间,我经常发癫痫病,夜间还做噩梦,我的家人也为此受到牵连。但是我和妻子李玉枝始终觉得,跟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们相比,我们是幸福的、满足的,而且我们始终相信,我们这个小家和国家这个大家是紧紧联系在一起,都是不断向前进步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决不能因为一时的委屈和不公正,就丧失了信念和信仰。

     

      为祖国富强献余热

      20世纪80年代,党组织不仅为我平反,恢复荣誉,而且还再次将我的事迹向全国报道,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接见了我,鼓励我继续养好身体为国建功。平反以后,我始终认为,是党和人民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必须铁心跟党走到底,为党、为祖国、为人民服务,要像雷锋一样多做好事。为了告诫自己时刻牢记党的恩情,时刻铭记牺牲的战友,我和一些老战友商量后决定,将每年的8月6日定为自己的生日。一段时间里,不少商家来找我,许以高额报酬,让我给他们的产品做广告,有些药品企业打听到我一天要吃十几种药,就打着登门拜访的幌子让我做产品代言,一些茶商知道我喜欢喝茶,也找上门来,请我做广告。甚至还有一家公司托人找到家里,带来摄像设备准备当场拍摄广告。对这些,我要么拒之门外,要么就当场翻脸。我始终觉得,拿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去谋私利,就是给党和人民抹黑,我绝不能这样做。

      20世纪90年代,我的儿子女儿相继长大成人,考入海军院校,成为人民海军的一员。为了教育他们不要吃老本,做到拒腐蚀、永不沾,将革命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在他们离家前,我专门给他们定下两条“铁律”:谁在外面打着我的旗号办不该办的事,不准进家门;谁在外面玩歪的、搞邪的,不准进家门。我还特别送给他们三句话:一是要在心里记住党和祖国,做一颗小小螺丝钉,为人民服务;二是要努力学习,多方面发展;三要和大家搞好团结,尊重领导,关心同志。

    麦贤得为新一代“海上英雄艇”官兵讲战史 陈健摄

      2006年,我退休了。从那以后,除了养养花、练练字养身体以外,我还力所能及地发挥一些余热,参加军地各种公益活动,到部队、学校、企业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与官兵、青少年座谈交流,给大家讲讲战斗故事,勉励他们要永远记住我们党和人民军队的光荣历史,成为祖国的有用之才。

      2017年7月28日,我再次受邀赴北京,光荣地接受习主席亲自颁发的“八一勋章”,这既是党对我个人的褒奖和鼓励,也是对无数革命先辈丰功伟绩的缅怀和纪念。这些年,看到祖国翻天覆地的新变化,看到党带领全国人民迈进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十分高兴。我的命运与伟大的祖国连在一起,我的红心永远向着伟大的党。●

      (本文由陈健根据麦贤得及其夫人李玉枝口述整理)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